“姐姐,我……”

    慧王妃捂着一边脸,另一边脸极度苍白,目光有些躲闪,声音颤抖的说道。

    崔贵妃冷声说道:“琴儿自小在崔家长大,跟在我身边十几年,在这之前,是照顾你起居的,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指使的了她?”

    慧王妃低着头,久久无语。

    片刻之后,她猛地一咬牙,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恨意,厉声说道:“没错,是我!是我让琴儿这么做的,一只玉镯算什么,我就是要毁掉她的名声,这只是开始,他们毁了我的孩子,我要让他们不得好死!”

    “李达怎么了?”崔贵妃皱了皱眉,问道。

    “达儿,达儿受了杖刑之后,从此便不能人道了!”慧王妃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崔贵妃眉头皱的更深,片刻之后,才低声说了一句,“愚蠢!”

    蜀王因上次的事情被驱逐出京,便是今次的大朝会也没有得到宣召,他们在朝中的势力也遭受到了重创,秦家态度不明,秦相一系也开始摇摆不定,对于其他官员的影响更深,崔家和她十几年的图谋,布置,几乎被摧毁小半,要想在短时间内恢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能做的,便是隐忍,因为即便是朝中势力受到重创,他们也依然没有敌手,崔家在士族,朝堂,以及民间都拥有着极其强大的底蕴,任何人包括陛下都不敢小觑,其他皇子想要染指东宫,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若能维持原状,便胜券在握,但若再像之前那样,必将会一步步的被推向深渊。

    崔贵妃看着她,冷声说道:“这件事便到底为止,一年,最多一年,不管是那李易还是什么人,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若是再做出这等蠢事,坏了贤儿的大事,休怪本宫无情!”

    说到最后一句,他的语气已经分外严厉了。

    “我知道了?!被弁蹂懔说阃?,咬牙说了一句,眼睛里面的恨意却依然浓的化不开。

    ……

    ……

    “端阳郡王不能人道了?”从李轩口中刚刚得知这个消息,李易表示十分震惊。

    不是打板子吗,是趴着打又不是躺着打,怎么可能伤到……,伤到那里,难道是因为惊惧而导致的某个地方毛细血管堵塞最终血脉不通末梢神经坏死最终导致海绵体坏死……

    “京中权贵圈子都传开了,你不知道?”李轩看着他问道。

    李易摇了摇头,京都权贵圈子是什么样子,他从来都不知道,况且这几个月都待在家里看孩子,要不就是陪如仪,哪有空去管人家的闲事。

    “据说慧王和慧王妃请了不少神医,就连御医都去了几个,也没能治好端阳郡王?!崩钚玖丝谄?,对于男人来说,这已经是人生的奇耻大辱了。

    “真是可怜啊?!彼淙徊荒芨型硎?,但是同为男人,就算端阳郡王再不是东西,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值得可怜的。

    李易同样叹了口气,说道:“是啊,这好好的……,老天爷造的孽??!”

    李轩转头看着他,一脸无奈,到底是谁造的孽,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

    想到了某件事情,李易看着李轩问道:“对了,刚才那个大婶,就是慧王妃吗?”

    李轩点了点头,说道:“对,她就是慧王妃,崔贵妃的一母同胞,端阳郡王的母亲?!?br />
    “姐妹两个,一个是贵妃,一个是王妃,崔家真的这么厉害?”李易再次问道。

    李轩点头道:“崔家在整个景国,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门阀大族,延续至今,至少有数百年的历史了,影响力更是巨大,除了皇家之外,能与崔家抗衡的,只有寥寥几个家族……”

    关于这些家族或是皇室的事情,李易之前倒是了解过,却也没有李轩知道的这么详细。

    百余年之前,世家门阀势力强横一时,就连皇室也要避让三分,如今虽然不复当时的盛况,但底蕴犹在,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便是皇家也不好招惹。

    当然,这并不是说皇家真的动不得他们,只是那些世家根基太深,在朝堂和民间的影响巨大,即便是当今天子一直都想要削弱门阀的力量,却也要顾及到民生安稳,无法采取强硬的手段。

    更何况,世家与世家,世家与皇族之间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

    宫中诸多妃子,几乎每一个背后都有着某股力量,崔贵妃代表的是崔家,便是皇后娘娘,身后也有一个不弱于崔家的门阀大族,燕妃娘娘,陈妃娘娘,诸王的妃子,甚至是李轩自己的妃子……

    这其中的利益纠葛,不是简单几乎话就能说清的。

    越说李易感觉越乱了,摇了摇头,再次问了一句:“崔家几乎垄断了珠宝生意,肯定特别赚钱,和你老丈人家比,哪家更有钱一些?”

    “整个景国,除了皇家之外,没有比王家更有钱的家族了,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崔家的财富依旧是不能想象的?!?br />
    李易点点头,说道:“那就干了!”

    “干什么?”李轩抬头好奇问道。

    “干杯!”李易举了举手中的茶杯说道。

    ……

    莹翠宫中,很快就有禁卫带来了消息,那镯子是崔贵妃的侍女盗取的,事情败露之后,故意栽赃给李县伯夫人,被陛下严惩,杖责一百,命倒是保住了,但下场依旧凄惨。

    李易对此根本没有多少意外的,刚才那慧王妃一直想要将事情捅到老皇帝那里,殊不知,这根本就是自己找死。

    嫁祸给谁不好,嫁祸给如仪,问问老常,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老皇帝得的是喘疾又不是老年痴呆,这件事是自己一头撞了上去。

    不过,这则消息,对于其他人来说,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一个小小的侍女,偷贵妃的珍宝,嫁祸县伯夫人,还是那位李县伯的夫人,这不得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这么干???

    蜀王殿下曾经的罪过那位李县伯,差点被他当着百官的面打死,现在呢,他仍然能够在芙蓉园中潇洒快意,蜀王殿下在哪里?

    皇长子啊,最有可能入主东宫的皇子,现在被驱逐到蜀州放羊去了,蜀王一系的官员,见了他便像是躲瘟疫一样,在这种关头,居然还去招惹他?

    莫非崔贵妃真的是昏了头不成?

    朝堂如今的形势,所有人都看的清楚,算学院将开,李县伯正是被陛下器重,意气风发的时候,朝堂之上,无人可掠其锋芒,蜀王一系刚刚遭受重创,如今最好低调行事,以待时机,在这种关头去触对方的眉头,当真是愚蠢至极……

    【ps:今天更新完毕?!?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