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老匹夫,这小子说的话,你信吗?”马老将军看了薛老将军一眼,问道。

    薛老将军再次灌了一碗酒,说道:“老夫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军粮的事情解决了,日后我军将士,便少了许多后顾之忧,老夫明日便到君前为这小子邀功,依老夫看,要是他再做几桩这样的事情,这爵位,也就该再升一升了?!?br />
    李易如今的爵位是县伯,再往上升一升,就是县候,到了公侯这一级别,就算得上是权贵中的权贵了。

    几位老将中,薛老将军和马老将军征战了一辈子,立下战功无数,才得以封公,至于其他几位老将军,在朝中威望不浅,爵位却也只是县候而已。

    “邀功之事,岂能你薛老匹夫独占?”马老将军冷哼一声,说道:“明日我们几个老家伙与你同去?!?br />
    李易在旁边看的有些愣神,这几位老人家,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吧?

    邀功这种事,不用征求一下自己同意吗?

    事实上,对于爵位,官阶这些东西,他现在已经看的很淡了,反正等到老皇帝驾崩之后,这些都会是一场空,还不如奖励千儿八百万两银子来的实在。

    “咳,薛老将军,邀功就不必了吧?!崩钜追畔驴曜?,说道:“要不,您和陛下商量一下,能不能换算成银……”

    “换算成什么?”薛老将军眉毛竖起来。

    “邀功就不必了吧?!崩钜装诹税谑?,说道:“都是为国家做贡献,您看我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县伯了,这要是再封赏,朝中怕是会有很多人不服气,不利于朝堂稳定,还是换算成银……,还是算了吧?!?br />
    “屁话!”

    薛老将军狠狠的拍了下桌子,说道:“有功该赏,有罪该罚,自古以来都是这样了,他们不服气什么,有本事他们也帮陛下解决军粮的问题,没有本事就少废话,谁敢多言,老夫捏爆他的卵蛋!”

    傲娇萝莉扯了扯李易的袖子,问道:“先生,什么是卵蛋?”

    “咳!”马老将军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目光狠狠的瞪了薛老将军一眼之后,说道:“薛老匹夫虽然平日里废话连篇,但这句话在理,有功就该赏,你不用担心,朝堂上谁敢有半句废话,老夫捏爆他的……,咳,咳,老夫会和他好好谈谈的?!?br />
    李易心里十万个不愿意,老皇帝封他了一个县伯,朝堂中就有很多人不满意了,这要是再往上升一升,让人家那些为国操劳了一辈子,还没捞着一个爵位的官员们怎么想?

    得罪人的事情少做,平白无故就被这么多人记恨上,这不是他的作风??!

    今天回去以后,怕是又要熬上小半个时辰的夜,写一本《军粮大全》出来,也不知道这次老皇帝会赏些什么,银子呢,怕是没什么指望了,老皇帝抠着呢,给一万枚铜钱取名万金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别想着能有什么丰厚的赏赐。

    上辈子莫不是欠了他们老李家的,累死累活的筹建算学院不说,还要编书,陪吃陪喝,到现在还要为他养女儿,一养就是两个------自己到底图什么呢?

    算了不想了,低头吃饭,薛家的饭菜很清淡,味道也一般,面前的一盘野菜倒是挺合李易的胃口,小时候他就喜欢吃奶奶从地里挖的野菜,应该是叫做浆水菜来着,就着稀饭吃,几乎是每日的固定一餐。

    此时味道虽然还有差别,却也勾起了他不少的回忆。

    傲娇萝莉就有些受不了薛府的饭菜了,经常在李家蹭饭,李易或是如仪亲自下厨,她现在连御厨的手艺都有些嫌弃,见李易只吃面前的一盘菜,眼珠转了转,也夹了一大口,却被苦的差点吐出来。

    一般来说,稍微有些身份地位的家族,各方面的礼仪要求也会多一些,食不言寝不语的,来李府之前的傲娇萝莉对此深有体会。

    然而几位老将却根本不懂什么叫餐桌礼仪,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军粮的事情得以解决,心中高兴,天南海北的聊着,李易想到了某件事情,忽然开口道:“不知道对于军粮的生意,几位老将军有没有兴趣?”

    “军粮便是军粮,生意便是生意,这两样怎么能扯到一块儿去?”薛老将军皱了皱眉问道。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军粮也是粮食,为何不能做生意,更何况,本就是吃的东西,兵将能吃,平民也就能吃,自然也就能做得生意?!?br />
    方便面可是好东西啊,在后世创下了一个个销量神话,熊孩子们离不开的东西,做这笔生意,几乎不用考虑风险问题。

    他也是看薛家的境况,似乎并没有那么好,想来几位老将应该也差不多,平日的朝堂之上,这些老将们对他颇多庇护,若是有什么地方能帮衬上的,自然得帮衬帮衬。

    而且,这桩生意,没有比将门更好的合作伙伴了。

    几位老将此时也明白了他的意思,马老将军看着他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自己生产军粮,和陛下做生意?”

    “不止是和陛下,生产的军粮够用了,也可以卖给平民……”

    几位老将默然无语,对视了一眼之后,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意动。

    家中境况,他们自然比谁都清楚,他们这些老将还在,全府上下的日子也还过得去,但若是再过几年,一切可就未知了。

    要论排兵布阵,征战沙场,他们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但说到做生意,却是一窍不通。

    将门的没落速度,甚至要比其他的文臣家族还要快上许多,他们得在自己埋进黄土之前,为子孙们多留下一些东西。

    “此事当真可行?”马老将军看着李易问道。

    李易并未开口,薛老将军就大笑了两声,说道:“别的可能不行,这小子做生意,可是一等一的好手,只是这和陛下做生意------我们岂不是要占陛下的便宜?”

    薛老将军站起来,在堂内来回的踱着步子:“身为臣子,这岂不是对陛下不忠?”

    马老将军点了点头,站起来,说道:“食君俸禄,为君分忧,解决军粮的问题,本就是我们这些臣子应该做的,又怎么能以此和陛下谈生意?”

    李易看着他们,试探的问道:“所以两位将军------打算出多少银子?”

    “一千两?!毖辖档?。

    “老夫没薛家这么有钱,东拼西凑,砸锅卖铁,大抵也能凑出来一千两?!甭砝辖α诵λ档?。

    “老夫也跟一千两?!彼卫辖圩藕氲?。

    “老夫八百!”

    “老夫也跟八百!”

    李易放下筷子,“成交!”

    【ps:剩十更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