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往下点,再往旁边,对,对,就是那里?!崩钜着吭诖采?,手上拿着一本小册子在看,小环坐在床边,双手放在他的腰上轻轻的揉捏着。

    “姑爷,这样行吗?”她试了试力气,低头看了一眼李易问道。

    “恩,这个力道就可以了?!崩钜椎懔说阃?,将那小册子从头到尾的翻了一遍,见李轩从外面走进来,随手将那册子扔了过去。

    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趴着,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好了,你自己再看看,科学院院长是你又不是我,多大人了,什么时候能独立一点……”

    李轩随意的翻看了几眼,就一脸满意的将小册子收了起来,问道:“你这两天有没有什么要紧事?”

    “有?!?br />
    这才刚过完年没几天,本来想和如仪好好待在家里温存温存,前两天被老夫人赶着拜访了一些长辈,直到今天才闲下来,一听李轩的语气就是来给自己找麻烦的,仔细想想,登门必有事,他简直就是自己的扫把星。

    李轩自动忽略了李易刚才的回答,说道:“年节刚过,我想去几位老将那里走动走动,你应该也是要去的,要不我们明日一起?”

    几位老将那里,自然是要去的。

    大朝会那天,薛老将军把专属的那根柱子借给他打盹,当时就提过,以往不懂礼数也就罢了,要是过年还不上门拜见,就亲自上门来堵住大门。

    他来堵住大门,自己这边倒是不打紧,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在家里做全职相公,要是挡着柳二小姐的路被打断腿,可要赔一大笔银子。

    “你想去就先去吧,我歇两天?!闭饬教焓翟偈遣幌攵?,李易摆了摆手说道。

    李轩看了他一眼,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一个人去的话,可能会出事?!?br />
    “不就是上门拜访长辈吗,能出什么事情?”李易瞥了他一眼,语气颇为不屑。

    ……

    ……

    “这里就是薛府?”李易站在一处深宅门前,看着李轩,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李轩点头道:“就是这里?!?br />
    “这里就是薛爷爷的家???”傲娇萝莉也是一脸的惊讶。

    本来是和李轩一起来的,但是出门的时候恰好碰到傲娇萝莉和永宁过来,傲娇萝莉的兔子生了一窝小兔子,永宁在家里逗兔子,傲娇萝莉非要跟出来,这显然是一件不可能拒绝的事情。

    薛府并没有李易想象的那么气派,门口只有一位缺了胳膊的老仆,应该是门房之类的,世子府的下人跑过去递上了拜帖,不一会儿,便有一位管家模样的老者从里面匆匆的走了出来。

    “老爷昨天还在念叨,说是世子殿下和李县伯怎么还不来,是时候给他们教教礼仪了……”

    听着老管家的话,李易和李轩的脚步同时一顿。

    李易转头看了他一眼,眨了眨眼睛,意思是:“现在撤还来得及吗?”

    李轩眨了眨眼睛,再微微摇了摇头,意思是:“!@#¥%*!@#¥%*……”

    交流失败,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薛老将军的府邸,简朴的实在有些过分,府上的下人看不到几个,极少数遇到的,年纪也都偏大,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面前这位管家,居然是他遇到的唯一一个完整的人。

    薛家下人不仅身体方面有着某种缺陷,身上也散发出一阵危险的味道,向来胆大的傲娇萝莉都有点怕,紧紧的抓着他的袖子。

    管家老者将他们带到一处地方,说道:“老爷和其他几位将军就在里面,世子殿下和李县伯自己进去吧?!?br />
    “和……”

    “其他几位将军?”

    李易和李轩对视了一眼,拉着傲娇萝莉的手就往外面走,今天出来之前应该看看黄历的,上面一定写着,“宜宅在家里,忌拜会薛老将军”。

    “小子,来都来了,这样就想走,拿我薛府当什么地方了?”一道冷哼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两人脸上同时露出苦笑。

    无奈的走进屋内,一阵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一抬头便是几张严肃脸,只能无奈的躬身行礼,“见过薛老将军,马将军……”

    给五人一一见礼之后,薛老将军当下便冷哼一声,说道:“薛老将军,马将军……,老夫看起来比这老匹夫老吗?”

    这话没法接,而且也不用接。

    根据李易的经验,接下来,他们就要开始内斗。

    果然,马将军撇了薛老将军一眼,说道:“呸,你这老匹夫整日倚老卖老,自然便是老了……”

    桌上有瓜子,李易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和三位老将军笑谈着,堂中两位加起来有一百岁的老家伙吵的脸红脖子粗,就谁更老的问题展开了深入讨论。

    对面一位老将看着坐在李易身边的傲娇萝莉,老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问道:“这位小姑娘,看起来有些面熟啊,莫不是……”

    他想了想,终于是意识到了什么,立刻站起身说道:“老臣见过寿宁公主?!?br />
    傲娇萝莉虽然还只是一只萝莉,但也是公主萝莉,小环不懂事,整天和她们瞎玩,但身在朝堂上的这些老将,却不会因为她年纪小就忘记了礼仪尊卑。

    薛老将军和马老将军也不吵了,大步的走过来,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这才发现刚才站在李易身边,被他们忽略了的小姑娘,竟然是寿宁公主,立刻见礼……

    傲娇萝莉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摆了摆手,说道:“薛爷爷和几位爷爷不用多礼……”

    这是私下里的场合,用不着那么正式,薛老将军也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此时当然也不会拘束。

    安排小公主坐在上方,这才撇了李易和李轩一眼,问道:“你们两个小辈,就是这么来拜会长辈的?”

    “来人,将礼物拿进来?!?br />
    李轩显然是懂规矩的,往年年节来京的时候,没少走这样的套路,拍了拍手,立刻就有数名下人抬着礼物走了进来。

    李易自然也早有准备,准备什么礼物,礼物到底要多丰厚,都是他和李轩合计过的。

    马老将军看了他们一眼,说道:“便只想着拜会薛老匹夫吗?”

    李轩脸色顿变,今日没有想到所有人都聚在薛老将军家里,眼珠一转,立刻笑道:“当然不是,怎么能少的了几位长辈,今日本就想着一一拜会的……”

    指着自家下人抬进来的东西,说道:“这些是薛老将军的,这些是马老将军的……”

    再伸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只准备了四个大箱子,撇了李易一眼之后,指着李家下人抬进来的一个大箱子说道:“这些是宋老将军的……”

    “晚了一步……”

    李易怔怔的看着他,脑海中开始极力回忆,李轩的良心,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狗一口口啃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