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居然没有卖过苹果,这让李易的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

    等到他意识到李轩从始至终居然都没有再提过科学院的时候,这一丝失落又扩大了几分。

    以前多傻多天真的一个孩子啊,现在居然也懂得了这么多的弯弯绕绕,套路九曲十八弯,明明是求人的事情,到头来居然变成自己欠了他……

    李易觉得自己最近的智商有点下降,要多吃点核桃补补。

    小丫鬟夹核桃从来都是用门,脑袋被门夹了是骂人的话,李易有些怀疑,被门夹过的核桃还能不能补脑,会不会越吃越蠢。

    “姑爷,好啦!”

    小环从门口跑过来,将手帕放在李易面前的桌上,手帕上面是一堆她刚刚剥好的核桃。

    李易先给她喂了一颗,这才看着她,问道:“小环啊,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姑爷?!?br />
    “没有啊?!毙⊙诀咛房醋潘?,说道:“小环没有事情瞒着姑爷?!?br />
    李易再次问道:“那你告诉我,大小姐昨天和你说什么了?”

    小丫鬟愣了一下,然后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低头搓着衣角,小声说道:“没,没什么……”

    低头,红脸,搓衣角……,那就是真的有什么了。

    李易叹了口气,女大不中留,小丫鬟长大了,居然也知道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了,摆了摆手说道:“天色不早了,早早回房休息吧?!?br />
    “恩?!毙⊙诀叩屯酚α艘簧?,声音像蚊子一样。

    如仪不在,晚上得一个人睡,李易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脑海中整理着近日以来发生的事情。

    武林方面,所有的事情都逐渐的走上了正轨,勾栏一如既往,所有的事情都井井有条,新式内衣开始从青楼走出去,虽然还未被完全接受,但眼下的销量,也算得上是火爆了。

    老皇帝的身体每况愈下,倒是有一些出乎他的预料,这使得他的一些安排和准备,显得有些仓促,到时候可能会和预计的有很大偏差,需要重新准备后路,不过,这件事目前并没有那么的迫切,真的到了那一步,也根本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准备。

    抛开这些不谈,他也发自内心的不想让老皇帝太早的驾崩。

    君臣关系,在两人之间倒是极少体现,在他心中比重更大的,是那个在宁王府的花园里面,能和他对着几碟小菜,一碗银耳莲子羹品头论足的邻家大叔。

    “好好活着啊……”

    李易叹了口气,耳边传来一道细微的“吱呀”声音。

    “不是说要布斋三天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房门打开又关上,黑暗中有一道曼妙的身影走进来,房间里面没有光看不太清楚,李易有些疑惑的问道。

    脚步声渐进,那身影走到床边,没有回应,耳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是在脱衣服。

    下一刻,李易便感觉到被子被掀开,一道小小的身影钻了进来。

    如仪的身高有近一米七,标准的女神身高,大长腿,睡在身旁,绝对不是这样的感觉,鼻尖萦绕的熟悉香味,让李易的脸上浮现出了极度惊讶的表情。

    “小环……”他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姑,姑爷……”小丫鬟的身体缩在一起,声音有些发颤,李易感觉到她的身体似乎也在发烫。

    “你怎么跑来这里了,快回去睡觉?!崩钜状哟采献鹄?,说道:“要是一个人害怕的话,就去和二小姐一起睡?!?br />
    “姑爷,姑爷不喜欢小环吗?”李易感受到被子里的小丫鬟身体不颤抖了,声音里面却带着哭腔。

    “不是……”

    李易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这时,黑暗中,小丫鬟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坐在床边,弯着腰,似乎是在找鞋。

    “小环,小环……马上就走?!彼沟蜕羲祷?,却有细微的几乎听不见的抽泣声传来。

    “------”

    “干什么啊……,过来!”

    李易愣了一下之后,将她拽过来,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下,盖好被子,小丫鬟的身体扭动了几下,李易伸手扯了扯她的脸,“别动!”

    于是她就真的不动了。

    “是不是大小姐教你的?”黑暗中,李易在她额头上点了点问道。

    “不,不是,是小环自己……”她不再抽泣了,揉了揉屁股,声音细小的像蚊子一样,“姑爷,小环已经十六岁了……”

    李易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十六岁,还太小了……”

    小丫鬟在被窝里挺了挺胸,小声说道:“不小了呢……”

    本来就只有一床被子,两个人面对面挤在一起,李易刻意保持的距离,在她这么一挺之后,瞬间便化为乌有。

    “别~~~动~~~~”李易身体一僵,压低声音说道。

    “哦……”小丫鬟低低的说了一句,过了一会,忽然说道:“姑爷……”

    “什么事?”

    “被子里好像有东西?!?br />
    “别动?!崩钜咨硖逡唤?,说道。

    “真的有东西?!毙⊙诀呷险娴乃档?。

    下一刻,李易咬着牙,将她的手拿开,“说了……,别乱动……”

    ……

    ……

    早上洗漱的时候,李易看着水里的倒影,对着两只黑眼圈发呆。

    昨天和小环折腾到半夜,一夜都没有睡好。

    任谁讲童话故事讲到两三点也会是这个样子,甚至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能看不能动,还得讲故事哄她睡觉,昨天这一夜,可真是身体和心灵的双重煎熬。

    这笔账,等如仪回来就和她清算。

    “姑爷,你醒啦……”

    小环从外面走进来,小脸红扑扑的,李易怎么看怎么不对。

    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她今天梳的不是自己最熟悉的双丫髻,而是将头发挽了起来,梳了一个新妇的发型……

    天呐,她到底知不知道,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李易揉了揉眉心,脑袋越来越乱。

    小环被他看的脸色有些发烫,飞快的跑了出去,府上的一群丫鬟立刻围上来。

    柳二小姐从门口路过的时候,多看了他两眼,李易总感觉她是在笑自己。

    李轩走到门口,又回头望了一眼院子里面,再次回头的时候,诧异问道:“头发都梳起来了,不会吧,你真的把你家小丫鬟吃了?”

    【ps:还欠十一更。在下圣教教主荣小荣,除暴安良,惩强扶弱,各位如果信得过我,就把月票都投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