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便是宗师之间的比斗?”

    场下众人看着看着,脑海中逐渐冒出了某些疑惑。

    宗师和宗师相互出手,看起来,似乎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那么精彩啊。

    除了速度更快一些,打法更加狂暴一些,招式也并没有多么的出奇,甚至比起寻常的天榜高手,还远远不如。

    就在众人疑惑间,忽有一人恍然说道:“返璞归真,返璞归真,我明白了,这才是宗师,这才是宗师??!”

    听到此话的人怔了一下,片刻之后,再看向台上的时候,不禁肃然起敬。

    返璞归真是武林对于宗师的描述,但因为宗师踪迹难寻,许多人并不知道这四个字代表了什么意思,直至此刻,经人提醒,立刻犹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舍弃一切花俏的招式,拳便是拳,掌便是掌,看似平平无奇,其实已经是返璞归真万法归一的最终境界,这才是宗师,真正的宗师!

    ……

    中年道姑再一次退后数步的时候,嘴角已经溢出了一丝鲜血,她嘴唇微动,在极小的范围内,有声音传了出来。

    “这样下去,只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你若是让出这盟主之位,本宫必有重谢!”

    老者的身体一顿,下一刻,中年道姑的眼中又有一个拳头在放大。

    “不打就认输,说什么废话!”邋遢老者冷哼一声,招式却更加凌厉狂暴。

    中年道姑只见他状若疯狂,殊不知他的心中也在暗暗叫苦。

    若非必要,谁愿意和一位宗师生死相搏?

    实在是这一场比试,他根本不能退,退一步,就是死??!

    就算是那老怪物会绕过他,那剧毒……

    宗师也是人,中了毒也会死……

    那道姑此时也终于知道,此时怕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但武林有多大,武林盟主这四个有多重,她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拥有了这样的势力,再加上圣教,她想的做的事情,便会缩短许多年。

    为此隐忍数十年,关键时刻,岂能放弃?

    她看了一眼那邋遢老者,猛的甩袖,那拂尘从手中飞出,根部没入四周的柱子数寸,衣袍无风自动,似乎有一股极为恐怖的气势在体内酝酿,台下众人屏住呼吸,实力稍弱之人,在这种气势之下,脸色都变的苍白起来。

    邋遢老者见此,也是一脸凝重,脸上露出罕见的认真之色,握紧拳头,一只手臂上肌肉虬起,竟是将衣袖都撑的爆裂开来。

    某一个时刻,他忽然向侧方迈出一步,一拳轰向了一侧的虚空,在一声轰隆声中,脚下木屑纷飞,整个擂台都晃了几晃,向着一边微微倾斜。

    那道姑的身影在原地逐渐消散,出现在了老者的跟前,众人的视线捕捉到这个画面的时候,她的下一掌,已经向那老者当胸拍去。

    看着向一边倾斜的擂台,场中不知道有多少人目瞪狗呆。

    李易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到了,这他娘的,确定不是在拍电视剧?

    如仪轻声的开口说道:“那位老人家到底还是年老力衰,同为宗师,实力稍逊那道姑一筹?!?br />
    李易偏过头看了看二叔公,年老力衰,用在他老人家的身上似乎不太合适。

    这一刻,大多数都看出来了,这一场比试,终究是那老者落了下风。

    面对当胸一掌,老者面上浮现出一丝阴狠,竟是丝毫都不闪躲,一拳向那道姑的面门轰去。

    “他不要命了!”

    紫衣男子身旁的年轻人脸色顿变,这老者的举动,分明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砰!

    一道沉闷的响声之后,老者口中喷出鲜血,倒退数步,面色瞬间苍白下来,而那道姑,虽然伤到了他,但也被那一拳逼退,身体划过一道弧线,向后方飞去,稳稳的落在了------场下。

    按照比试的规则,落在场下,便算是输了。

    宁愿拼着重伤,也要逼自己落场,中年道姑深深的看了台上一眼,转身离去。

    两名紫衣男子和那年轻人也看了看台上,脸上的表情僵住,接着便是浓浓的难以置信。

    不多时,他们便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台上的老者,追逐那道姑而去。

    场下诸人面色有些复杂,若是真正的生死相搏,台上的老者怕是已经没有命在了,毕竟那道姑虽然被逼退,但却没有受伤,若是再战,结果定然不同。

    然而这是擂台斗,自有擂台斗的规则,规则不容更改,落场便算输,这样算起来,则是那道姑输了。

    老者似乎受伤颇重,站在台上,身体有些摇晃,凶狠的望了台下一眼,说道:“还有谁要上来!”

    场下一片寂静,受伤的宗师也是宗师,依旧不是普通人能够战胜的。

    但武林盟主的诱惑也不小,沉默了片刻之后,便有人跳上台,说道:“在下楚风,排行天榜第七,愿领教前辈高招!”

    砰!

    话音落,楚风的身体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几口鲜血,落地之后便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老者站在台上,看了下方一眼,大笑两声,说道:“还有谁!”

    下方又有一人咬牙道:“想不到此生能有机会和宗师交手,天榜第五,请前辈赐教!”

    ……

    天榜第五躺在天榜第七刚才躺的地方,挣扎了几下,终究是没有了动静。

    老者嘴角再次溢出鲜血,长笑道:“还有谁!”

    “天榜第四,请前辈赐教!”

    ……

    看着再次飞出来的天榜第四,众人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宗师到底是宗师啊,即便是身受重伤,也和天榜之上的高手有着天壤之别,怕就是柳二姑娘,也不是他的对手。

    今日除非她的姐姐出手,否则,这武林盟主,便是台上的这位老前辈了。

    吕洛看了看那老者,摇头说道:“方才那一掌避开了要害,远不到致命的程度,宗师,果然恐怖……”

    柳二小姐握紧了手中的秋水,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的走到了台上。

    吕洛微微一愣,立刻转过头,担忧的说道:“他还有大部分实力,二小姐她……”

    “别担心……”李易回头对他笑了笑,说道:“自己人?!?br />
    吕洛闻言再次一怔,琢磨了一下李易的话,看了看台上的老者,再联系到之前的情形,喃喃道:“不会吧……”

    “是柳姑娘!”

    “就算是柳姑娘上场,也赢不了的……”

    “这老前辈下手狠辣,柳姑娘怕是……”

    “老前辈……,我想起来了,他,他是徐老怪……”

    ……

    柳二小姐在武林中显然人气颇高,她刚刚走到台上,下方便立刻传来了一阵哗然。

    台上的邋遢老者看到她走上来,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不打了不打了……”

    他拍了拍屁股,径直的跳下台子,向场外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