棚帐之内,收拾的十分干净,中心的一张桌案上摆着新鲜的瓜果时蔬,邋遢老者随手捏了一块放进嘴里,拍开旁边一壶酒的封盖,猛的仰头灌了一口,啧啧道:“好酒,当真是好酒!”

    又尝了几块糕点,这才舒服的躺在椅子上,老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武林盟主?倒是有些意思……”

    伸手去拿桌上一只散发着香味的整鸡,看到桌案另一边,一位老者举着鸡腿,撕咬了两下,摇头说着“火候不到,浪费浪费”,又将手伸向了另一只。

    邋遢老者浑浊的双目中猛的爆出了两团精光,整个人的气质浑然一变。

    早在十几年前,他的一身武学就已臻至化境,也就是武林中人所说的宗师境界,却在不知不觉中,让人靠近到身前,就算对方也是宗师,也万万做不到这一点,眼前的一幕实在是诡异至极。

    他看着那眼睛半眯着的老者,警惕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老者将手中的鸡腿放下,抬眼看着他,打了个哈欠,问道:“你叫什么来着……,徐小怪?”

    “徐……小怪?”邋遢老者因行事怪异,江湖人称“徐老怪”,其实也是有着敬称的意味在里面,何时被人当面如此侮辱过?

    “老东西,你找死!”

    他话音未落,面前的虚空中已经出现了一道残影,转瞬间就出现在了对面那陌生老者的喉咙处。

    下一刻,看着扣在他手腕上,枯如树皮的手,邋遢老者脸上狰狞的表情直接凝滞。

    “老东西?”对面的老人擦了擦手,半眯的眼睛张开,看着那邋遢老者问道。

    ……

    ……

    如仪拉了一下李易的衣袖说道:“相公不用去找,二叔公可能找个地方睡觉了,等到比武正式开始的时候,他就会出来的?!?br />
    “你说二叔公怎么就那么多瞌睡呢?”李易对此十分好奇。

    如仪笑了笑,说道:“二叔公练的功夫便是那样,相公不必奇怪?!?br />
    李易诧异道:“难道是睡拳?”

    “睡拳是什么拳?”如仪看着他问道。

    “这个不重要……”李易摇了摇头,问道:“什么功夫需要睡这么久,听老方说,二叔公这样睡了半辈子了?!?br />
    “是叫做龟息功?!比缫墙馐偷溃骸岸骞雌鹄词窃谒?,其实无时无刻不在练功?!?br />
    李易总觉得“龟息功”这个名字有点耳熟,直到想到常老头那一张不讨喜的脸,才终于在脑海中搜寻到了某些信息。

    龟息功,可以在睡梦中增长功力,而且比别人正常修炼的速度还要快,一个修炼龟息功的人,招式上可能并不出奇,但随着年纪的增长,内力的雄浑程度,是能够吓死人的。

    更重要的是,修炼这种功夫,真的能够活的和乌龟一样,轻松迈过百岁大关。

    这一点李易倒是能够理解,人在睡觉的时候,体内的新陈代谢会降到极低的水平,科幻片中休眠之类,应该也是同样的道理。

    这么算起来,自己很有可能熬不过二叔公?

    这就有点太伤人了,李易摇了摇头,那个什么龟息功的,必须搞到,回去就把所有**的方法都找出来,一天三顿不重样,吃到二叔公吐,也得把龟息功学到……

    ……

    “前,前辈,是晚辈有眼无珠,还,还望前辈恕罪!”某一处帐中,邋遢老者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低着头,声音发颤。

    坐在桌旁的老人家捡起刚才的鸡腿,说道:“刚才外面那个道姑,你看到了吧?”

    “看,看到了?!毕氲侥俏蝗盟炀醯轿O盏牡拦?,邋遢老者立刻点了点头。

    老人懒洋洋的问道:“等一会儿她要是上场,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邋遢老者面露难色,说道:“前辈,那,那道姑实力不俗,应该也……”

    话说了一半,见那位恐怖的前辈半眯着的眼睛似乎是快要张开,邋遢老者身体一颤,立刻说道:“前辈放心,晚辈今晚便将那道姑绑到前辈的房中,一定不让前辈失望?!?br />
    “啥?”老人抬头看了他一眼。

    邋遢老者愣了一下,试探的问道:“那,前辈的意思是……”

    ……

    ……

    棚帐门口,二叔公拍了拍那邋遢老者的肩膀,说道:“小怪啊,作为宗师高手,要有骨气一点,你这样子,是会被人看不起的……”

    邋遢老者闻言,只觉得胸口一阵热血翻涌。

    骨气?

    刚才他辛辛苦苦练了一辈子的武功都差点被废了,还说个屁的骨气!

    要不是打不过眼前这位老怪物,对面这一把老骨头早就被他拆了。

    不过此刻,堂堂宗师高手,也只能陪笑着脸说道:“前辈,那解药……”

    “等你办好了事情,自然会给你解药?!崩先思业乃盗艘痪?,便背着手缓缓的离去,脚步蹒跚,一副将行就木的样子。

    但也只有邋遢老者清楚,要是真的将他当成了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迟暮之人,怕是宗师也得栽一个大跟头。

    他此刻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真的达到宗师境界了吗,宗师之境已然在武林中登顶,敌手难寻,便是同等境界,若非生死相搏,轻易也难以分出胜负,但刚才,他才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摧枯拉朽。

    虽然他主修的武学走的是阴柔的路子,本就不是以内力雄浑而著称,但宗师高手,便是有所差距,又能差到哪里去,可刚才那短暂的一瞬内力比拼,便像是江河碰到了大海,触之即?!?br />
    不得不说,纵横江湖数十年,他心中的某些观念或者说信仰,在刚才那一刻,轰然崩塌。

    舔了舔嘴唇,还留存有一丝丝的甜味,刚才被逼着吃下的东西,尝起来似乎并不是毒药。

    不过,越是无色无味的,毒性便越发猛烈,至于苦极而甜……

    他伸手摸了摸肋间某处,还有些隐隐作痛,这便是那毒素的聚集之处,若是明日这个时候还没有得到解药,即便是宗师高手,也会毒发身亡。

    邋遢老者的面色阴沉下来,看了一眼刚才那道姑离去的方向,转身回了棚帐。

    若是早知今日会遇到那样的老怪物,这个热闹不看也罢,毒药的事情,此等高手应该不会骗他,怕是也只有和那道姑拼上一拼,才有一线生机。

    ……

    “二叔公,你回来了?”

    李易看到老人家背着手从外面走进来,指了指面前的桌案,说道:“这里有两只鸡腿,还热乎着?!?br />
    二叔公摆了摆手,说道:“放着吧,老头子先去睡一觉,没什么事情别叫我?!?br />
    随后,他便躺在帐中那简易的床上,下一刻就有鼾声响起。

    李易心中奇怪,二叔公居然能抵抗住鸡腿的诱惑,向那边看了一眼,这睡眠质量,还真是让人羡慕……

    【ps:码字的时候地震了,还以为要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