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那手持长刀的身影当真如虎入羊群一般,刀光飞舞,像是砍瓜切菜,甚至连兵器碰撞的声音都没有,十余名黑衣人,竟没有一位是他的一合之敌。

    而那手持长弓的男子,在夜里竟也没有丝毫影响发挥,站立在院门之前,若有人突破那刀客的防线,随手便是一箭,弦声响起,就有一人捂着喉咙倒地,抽搐几下之后便再无声息。

    奇怪的是,那些人明知不敌,却似乎个个都不在乎一样,悍不畏死的冲上来,即便时冲上来只是白白送死。

    “死士?”

    将他们围住的几人对视了几眼,微微点头,迅速加入战团。

    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十余名黑衣人便只有一人站立,一名男子掐住那领头之人的脖子,冷声问道:“是谁派你们来的?”

    他此话问出,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应,便在这时,身旁一人走过来,伸出手指在那黑衣人的鼻间探了探,摇了摇头,抱怨着说道:“你这家伙,下手没轻没重的,人都被你掐死了,还问什么问?!?br />
    那男子松开手,黑衣人的尸体便直挺挺的倒下去。

    他蹲下身子,捏了捏他的嘴巴,站起身,摇头说道:“是服毒自尽,什么人这么大手笔,竟然一次派出了这么多死士?!?br />
    常年行走江湖,他们当然知道死士的存在。

    那些王侯贵族的家中,一般都会养有死士,这些人为主家卖命,自小就被灌输效忠主家的思想,为了主人的一道命令,甚至可以不顾生死,执行的大半是突击或者刺杀的任务。

    这些人虽然也拥有思想,但却只知道效忠,即便是从小学武,成就也极为有限,但人数一多,那种悍不畏死的气势,却会让人十分头疼。

    今日若是没有两名天榜高手以及那位神射手,剩下的几人怕是拦不住他们。

    那名使刀男子皱了皱眉,说道:“叫人过来,把这里清理一下?!?br />
    几人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从巷口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又有十余道身影快步的走过来,走的近了,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立刻有人按住了腰间的兵器,大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看到又有人出现,几人的面色终于发生了变化,那持刀的男子看着人群中一位灰衣老者,不由的握紧了手中的长刀,看着身旁那人一眼,对方立刻会意,退后两步,从腰间取出了一只竹筒。

    “你们又是何人?”那男子点了点头,看着前方的人影问了一句。

    “密谍司行事,马上放下武器!”见到后方的院门未开,开口的密谍司将领稍稍放下心,转头看着对面的人,立刻说道。

    “密谍司?”听到这三个字,那持刀男子表情明显放松,却还是狐疑地看着他,问了一句,“天王盖地虎?”

    “自己人?!?br />
    密谍司诸人闻言,立刻放下了武器,那将领正要上前,却见对面那男子将长刀向前一横。

    他怔了怔之后,说道:“小鸡炖蘑菇?!?br />
    “得罪!”那男子闻言,收起了刀,拱了拱手说道。

    “无妨,是该警惕一些?!蹦墙煲×艘⊥?,指着地上的尸体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全都是死士?!蹦悄凶由艘谎?,说道:“这个时候过来,应该是要对两位姑娘不利,既然你们密谍司来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处理吧?!?br />
    “理当如此?!蹦墙斓懔说阃?,对后方摆了摆手,说道:“把尸体都带回去?!?br />
    对于礼部员外郎之子的案子,陛下非常重视,严令密谍司和大理寺限期破案,然而从刑部侍郎那里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此案一直没有突破,密谍司一直在关注这边的动静,才能在发现异常之后,这么快赶到。

    虽然来迟了一步,,此地只留下尸体,但是对于密谍司而言,是尸体还是活人,区别不大。

    “今夜多亏有几位?!蹦墙煸俅喂傲斯笆?。

    可想而知,若是没有这些人,那两位姑娘出了什么事情,李大人那边如何交代暂且不说,恐怕陛下那边的责罚也不会轻。

    那男子摆了摆手,说道:“客气了,我们几人的职责也是?;ち轿还媚?,倒是这些人的身份,需要你们好好查一查?!?br />
    那将领笑道:“放心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br />
    几人远远的推到远处,看着月色下人影晃动,却并未发出太大的声响,很快的,所有的尸体就被他们全都带走。

    “这里……”那密谍司将领指了指地面。

    一名男子摆了摆手,说道:“交给我们了?!?br />
    密谍司的人退开之后,场间才又传来了细微的声音。

    “今天运气不错,居然被我们碰到了?!?br />
    “不知道这次会有多少积分,若是够了,便去求柳姑娘指点两招,真是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有机会能得到宗师指点……”

    “呵呵,你自求多福吧,吕先生抠着呢,我看你还得再攒一攒……”

    “不会吧,我这次可是干掉了十几名死士……”

    “呸,不要脸的家伙,这种功劳你都抢……”

    ……

    不多时,院内某处房间亮起了灯光,小翠怀里抱着一只美羊羊抱枕出来,穿过月亮门,在外面的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喃喃道,“大晚上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如此抱怨了一句,又打了一个哈欠,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转身走了回去,那唯一亮着灯的房间很快又熄灭。

    ……

    “呀,这是怎么了,昨天晚上发大水了吗?”

    清晨,睡眼朦胧的少女打开院门,站在门前被冲洗的一尘不染的青石板上,惊讶的说道。

    “是小翠姑娘啊,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晚?”

    一道声音从前方传来,小翠偏过头,看着坐在对面茶楼门前的懒伙计,撇了撇嘴,说道:“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大晚上在外面吵……,对了,这里,这里是被人洗过了吗?”

    那伙计点了点头,揉着肩膀说道:“是啊,掌柜的说外面不干净,影响客人喝茶的心情,天不亮就让我们起来,把整条巷子都用水冲洗了一遍,简直累死个人呦……”

    小翠也没有继续搭话,道了声谢之后,就转身向院子里走去。

    她才不信那伙计的话,整条巷子就他最懒,整天就知道睡觉,哪里会突然变的那么勤快。

    不过,那地面洗过了之后,看起来的确是顺眼多了……

    勤政殿,景帝手中拿着密谍司刚刚呈上来的一份报告,叹了口气说道:“果然是李贤吗?”

    “朕这些年未曾管教过他,到底是对是错?”喃喃了一句,片刻后,他将那纸张揉成一团,扔在旁边,说道:“传令下去,此案,让大理寺和密谍司不要再查了?!?br />
    “遵旨?!背5鹿硭档?。

    蜀王一系此次遭受重大打击,在朝堂上的势力几乎被陛下彻底清洗了一遍,怕也到了一个临界的限度,若是压的狠了,怕是会有不小的反弹。

    景帝想了想,又问了一句:“礼部郎中之位,是不是有空缺?”

    常德道:“陛下前日刚刚贬谪了礼部郎中,此前还未任命?!?br />
    景帝思忖了片刻,说道:“罢了,陈云山是礼部员外郎,和陈家已经不是一心,传旨吏部,陈云山任礼部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