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打死都不妥协,大白兔就是大白兔,到哪里都是大白兔,大白免、太白兔都不行。

    柳二小姐不屑于和他争辩,问道:“你明天要进宫吗?”

    这么大的热闹可不能错过,李易点了点头,说道:“恩,明天早上的话,应该是要进宫一趟的?!?br />
    “那帮我把这几本书秘籍还给李明珠?!绷〗阕吖?,将几本书册放在旁边的桌上。

    “好?!崩钜子α艘簧?,在她快要走出去的时候,忽然问了一句:“你怎么会想到让人去学狐狸声音的,要是让人发现,可就弄巧成拙了?!?br />
    按照他当初的打算,只是让狐狸嘴里叼一块黄布而已,柳二小姐这一招倒是更觉,是一个造反的好苗子。

    柳二小姐撇了他一眼,说道:“谁说说话一定要用嘴?”

    ……

    片刻之后,李易才摇了摇头,居然把腹语给忘了,对于有些人来说,不用嘴,也是能够说话的。

    不说那些武林中人,勾栏里也不缺少这样的人才。

    小丫鬟在一旁还在失落,姑爷宁愿给那好吃的起一个兔子的名字也不愿意用小环的名字,听到他刚才说的话,立刻将此事忘到了脑后,一脸好奇的问道:“姑爷姑爷,狐狸也能说话吗?”

    李易回过头,笑着说道:“会啊,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九尾狐吗?”

    “什,什么是九尾狐?”小丫鬟顿时瞪大了眼睛。

    李易压低了声音,说道:“传说啊,在一个叫做青丘的地方,就有长着九只尾巴的狐狸,专吃像你这样的漂亮小姑娘……”

    小丫鬟脸色一白,立刻向这边靠了靠,抓着他的手臂,再次抬起头,小声的问道:“然,然后呢……”

    小半个时辰之后,李易将一个劲儿往她怀里缩的小丫鬟轻轻推开,这故事是讲不下去了,再讲就变成了煎熬,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年里吃的好了,以前平板身材的小丫鬟不仅样貌出落的更加水灵,身材也有了很大的变化,这样搂着她,时间久了,还真有些把持不住……

    姑爷讲了狐狸精的故事,小丫鬟心里有些怕,打算晚上和二小姐一起睡,抱着被子走进她房间的时候,皇宫之中,一位宫装妇人也走进了某座宫殿。

    她的脸色阴沉至极,宫殿中所有宦官宫女都屏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想必贵妃娘娘这一次又没有见到陛下,他们便要更加小心,这个时候,即便是犯一点小错,也会迎来极为严重的责罚。

    她看着侍立在殿内的一道人影,问道:“秦相怎么说?”

    那宦官脸上露出无奈之色,说道:“回娘娘,秦相说,这件事情,他也无能为力?!?br />
    “无能为力?”宫装女子的声音陡然尖细了起来,“什么叫无能为力,也不想想他们秦家能有今天,到底是因为什么,这一次我儿有难,他莫非想要袖手旁观,不要忘了,若是贤儿有事,他们也没有什么好下??!”

    听到这些话,殿内的宦官宫女的头更加低了。

    ……

    “父亲大人,外面凉,回屋里去吧?!鼻馗?,秦相一个人坐在院中,有人从后面走过来,披了一件衣服在他的肩头。

    “无妨,我这一把老骨头,还能多撑些时日?!鼻叵喟诹税谑?,说道:“他的身体如何了?”

    中年男子知道他说的是谁,摇了摇头,说道:“旧伤未去,新伤又来,太医说需要好好休养,若是再有什么意外,恐怕会伤及根本?!?br />
    中年人声音顿了顿,又道:“父亲,您明日告假,崔贵妃和崔家那里,怕是不好交代?!?br />
    这些年来,秦家能够在朝中始终稳固,大部分都是崔贵妃和崔家在朝中使力,如若不然,曾经显赫一时的秦家,怕是也只有这一位宰相。

    一旦父亲退下来,秦家的没落,已成定势,得罪崔贵妃,得罪崔家,得罪很有可能继位的蜀王,不是明智之举,也会让秦家这么多年来的努力付诸东流。

    “再显赫的家族,显赫几十年,一百年也差不多耗光了气运,总得有人去挣,否则是不可能数百近千年的显赫下去的……”秦相并没有回答,望了一眼夜空,说道:“老夫老了,以后这些事情,还是交给这些年轻人去做吧……”

    看着父亲背影落寞萧索,缓缓的走进屋内,中年人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身体微微一震。

    ……

    ……

    今日的早朝注定不寻常。

    白狐开口,石碑显字,敏感歌谣京都城中的五岁幼童也能吟唱,这两日,几件事情几乎闹翻了京都。

    蜀王殿下在民间已经成了一个传说,真龙之身,天命之人,继承皇位的不二人选,就差说陛下应该尽早让位给他,在如今的时局之下,这种举动,简直愚蠢到了极点。

    御史台近乎所有御史联名上书,朝中数十位大臣同时弹劾,秦相告假,蜀王一系无一人敢在这样的情况下发声,一人弹劾,退下,另一人再接着,整个朝堂井然有序。

    陛下的表情一直很平静,似乎和往日的早朝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平静的下达了某些旨意。

    崔家,陈家,秦家……,十余位朝中官员的职位变动,还是说明了这平静背后酝酿了怎样的风波。

    蜀王一系多年来的努力,便在这平静中化为乌有,却没有一人提出异议。

    谁都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但谁也不知道,陛下的平静到底会持续多久,或许便会因为某人的一句话,一个动作而爆发出来,到那个时候,可就是真正的雷霆了。

    此后的另一道旨意,则让所有人的心里再次掀起了风浪。

    作为成年皇子,蜀王即日起便要前往蜀地,此后若无圣旨相召,不得回京。

    这已经是极其严重的惩罚了,此道圣旨一下,蜀王和其他的成年皇子相比,优势已经微乎其微,离了京都,离了景国的权力中心,还有什么资格去争权?

    在朝堂之上的影响力锐减,蜀王更是被直接驱逐离京,重挫之后的蜀王一系,又要花费多少力气,才能驱散头顶厚重的乌云,为他将优势重新建立起来?

    当然,还有一件极其严重的事情,他们并没有细想。

    在蜀王境况如此危急的时刻,秦相作为蜀王一系的核心人物,竟然没有上朝?

    莫说短短一夜的时间,能患上什么病,连朝都不能上,就算是真的病入膏肓,也该有一封奏章??!

    难道说,秦相已经放弃了蜀王?

    一时间,众人的心中更加慌乱。,

    李易则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要想,他看了看傲娇萝莉,又看了看已经不知道吞咽了多少口水的晋王,说道:“你就不能给他一块吗?”

    傲娇萝莉抱着手里的一个盒子,委屈的说道:“我也没剩几块了……”

    嘴上这么说着,却已经打开了盒子,取出一块奶糖递给了晋王,说道:“既然先生说了,那就给你一块吧,再多就没有了?!?br />
    说罢,又立刻扭头看着李易,将手里的盒子在他眼前晃了晃,说道:“你看,我都没有了,一会儿跟着你去家里拿,把这个盒子装满……”

    “拿吧拿吧,想拿多少拿多少……”李易摆了摆手,向某个方向望了一眼,已经有朝臣从大殿走了出来。

    李轩从远处走过来,将刚才的情形全都告诉了他,脸上犹有些难以置信,“没想到,这次的事情居然闹得这么大,蜀王明日便得离京,一刻也不得拖延……”

    “辛辛苦苦二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崩钜淄玖艘豢谄?,说道:“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李翰对于已经听到无数次的先生家已经极度向往,可是他却不能像皇姐一样想去哪就去哪,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皇姐,你去先生家的时候,给我也拿一些,我用夜明珠和你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