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穿越小说 > 逍遥小书生 > 第五百六十三章 春风得意【为“ 清醉墨”盟主加更】

第五百六十三章 春风得意【为“ 清醉墨”盟主加更】



    “外面都在说,殿下是真龙天子呢!”蜀王府,两名丫鬟一边干着手中的活计,一边小声的说着什么。

    “我也听说了,好像有会说话的白狐狸,还有从河里挖出来的石碑,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我今天出去采购的时候听别人说的?!?br />
    两名丫鬟压低声音闲聊,丝毫没有意识到,身后已经站了一道身影。

    “咳?!痹谀骋桓鍪笨?,蜀王轻咳出声。

    两名丫鬟慌忙的回过头,脸色瞬间一白,立刻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道:“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本王有那么可怕吗?”蜀王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看起来是真的心情不错,挥了挥手说道,“你们两个不错,自己下去领赏吧!”

    直到蜀王一瘸一拐的远去,那两名丫鬟还跪在地上,久久的回不过神。

    殿下平日里最不喜别人在背后议论,甚至还因此杖毙过府中一位下人,怎么今日忽然就转了性子,难道是吃错药了吗?

    不管殿下是吃错了什么药,总归是不用受罚,急急忙忙的从地上爬起来,至于赏钱,哪里有自己的性命重要?

    蜀王府的所有下人都能感受到殿下今日的心情很不错,走路的时候甚至还哼着小曲,这简直是王府数年不遇的奇观。

    “难得遇见一件大好事,今日府中下人,统统有赏!”

    蜀王对王府的管家吩咐了一声,便打算亲自出府看看。

    上次莫名其妙的背了黑锅,着实让他心情郁闷了好几天,然而没多久便峰回路转,这两日民间对他登上帝位的呼声甚高,与之相比,前些日子的嘲笑与猜疑又算得了什么?

    “莫非,连老天都在助我?”

    不多时,他坐在轿子里面,听着街上偶有人谈论着一些事情,脸上的笑容难以掩饰。

    民心所向,那一个位置,距离他还远吗?

    这一刻,他俨然觉得自己已经站在了巅峰。

    ……

    “什么,殿下不在?”蜀王府门外,十余名大臣聚集在一起,听王府的门房所言,同时皱起了眉头。

    这种时候,殿下居然不在,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御史台已经联名上书,弹劾殿下扰乱朝政,蛊惑民心,怕是接下来要迎接的,就是陛下的雷霆震怒,这个时候,他居然不在府中?

    他的脚伤不是还没好吗!

    “去秦府!”他们不是京城令,也不是御史,得到消息的时间自然要比对方晚上很多,在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之后,立刻便联合起来,找蜀王商议对策,然而却没想到竟然扑了一个空。

    时间已经不能再耽搁,有人当机立断,立刻做了决定。

    而此时,秦府之中,秦相望着院中一颗枯萎的老树,喃喃道:“这是诛心??!”

    “这到底是何人所为!”他的身后,有官员大怒说道。

    “愚蠢,简直是愚蠢,这是在害殿下??!”

    这两日京都发生的一切,看起来像是在为蜀王造势,实际则是捧杀,虽然可以使得殿下短时间的凝聚民心,但陛下以及满朝文武,又怎么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若是陛下龙体垂危,这自然是极妙的方法,然而如今时局动荡,正是需要民心稳定之时,陛下和朝臣又对殿下积攒了众多不满,早早的发动,无异于自掘坟墓。

    更让他们绝望的是,不知为何,这些流言的传播速度,快的令人咂舌,完全没有留给他们任何的反应时间。

    白狐献瑞,河中石碑,民间歌谣,近乎将蜀王捧上神坛,然后捧的越高,摔得越惨,御史台的御史们已经疯了,百官的奏章也雪片一般的飞向了尚书省,对于今日之事,就连秦相也不敢压着……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昏的不能再昏的昏招,然而,最令人无奈的是,那幕后之人,很有可能便是殿下的支持者,亦或是殿下自己……

    虽然这种昏招他们做不出来,但殿下------还真不一定。

    眼前的情形,殿下是真的被架在火上烤了。

    一人面上露出无奈之色,说道:“为今之计,只能让殿下亲自进宫请罪,表明态度,陛下或许能宽容对待,毕竟陛下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为了朝中稳定,也不会严惩殿下……”

    “说的对,我们立刻去王府,要不然,就真的来不及了!”

    “什么,殿下不在?”片刻之后,蜀王府外,又有不少人愕然驻足,同一时刻,京都某处酒楼,春风得意的蜀王殿下和席间的一群年轻人连连碰杯,大笑道:“今日心情不错,一切花销都算本王的!”

    ……

    ……

    “景国兴,贤称王……,真龙当为长子贤,一遇风云便化龙……”景帝面色涨红,呼吸急促,将桌案上一叠厚厚的奏章扫落,一只手按着胸口,大怒道:“混账东西,朕还没死呢,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陛下息怒,龙体要紧!”常德一脸惊慌,一只手放在景帝的背后,体内真气运转,片刻之后,景帝的呼吸才逐渐的平缓起来。

    景帝抚摸了几下胸口,声音有些虚弱,问道:“那白狐和石碑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何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查清楚了吗?”

    常德立刻说道:“回陛下,那白狐只是普通狐狸,那些人之所以听到它口吐人言,应该是有人用口技模仿,而那石碑,对于技艺高超的石匠来说,想要做旧也并非难事……”

    他沉吟了片刻,再次开口:“至于那幕后之人,也不过是埋了一块石碑,让人模仿了狐狸的声音,写了几首歌谣而已,他根本无须自己去做,密谍司也无从去查?!?br />
    常德叹了一口气,如此低成本,高效益的计策,给人的感觉,便是对方挥手间做了一些事情,整个朝堂,整个京都,甚至是整个天下都因此而乱……,还真是让人无奈。

    不过,这幕后之人到底是谁并不重要,因为他的目的众人皆知。

    前有谋害朝臣之子嫁祸李易,后又散布谣言为蜀王造势,到底是什么人在幕后捣鬼,这还用猜吗?

    “龙出蜀地,景国当兴!”

    景帝面色阴沉,深吸了几口气,冷声道:“既然如此,那便让他老实的待在蜀地吧!”

    常德看了一眼已经在拟旨的景帝,片刻之后,再次开口道:“陛下,礼部员外郎之子遇害的案子,刘一手查到了一些东西?!?br />
    “查到是谁在针对李易了?”景帝淡淡的问了一句,头也没抬。

    “做的越多,错的越多,老奴却是越来越佩服李县伯了?!?br />
    常德轻叹一声,随后便摇了摇头,说道:“是在查此案的时候,无意中查到的一些事情,使得二十年前的那件事情,有了新进展……”

    景帝手中的笔一顿,缓缓抬起了头。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