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手中翻阅着密谍司送过来的卷宗。

    两遍之后,依然没有什么收获。

    这一次藏在暗地里那个人,谨慎异常,明明依靠自身就能影响到刑部侍郎,却只是利用了他贪腐的性子,没有露出丝毫马脚,甚至不惜毒杀朝臣之子,此事一旦败露,不管是谁,都承受不住天子以及百官的怒火。

    就算是李易自己,也猜不到到底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魄力。

    不过猜不猜得到,也并不是多么紧要的事情,案子的事情,就让密谍司和大理寺那边先查着,按照之前查到的一些线索来看,蜀王的可能性要大一些,虽然李易还是觉得以蜀王的智商不足以安排这次的事情,但无论是谁都和他脱不了关系,找他准没错……

    思忖了片刻,见柳二小姐像是要出门,李易挥了挥手,说道:“如意,你过来一下?!?br />
    “什么事?”柳二小姐抱着剑走过来。

    “这几天忙吗?”李易随口问了一句。

    柳二小姐皱皱眉,英雄大会在即,她当然很忙,没好气的说道:“有什么事情,快点说!”

    李易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手头上有什么事情,先放一放,组织上有个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去完成……”

    ……

    “王爷,属下已经差人问清楚了,今日的案子,是有人重金收买了陈家的下人,毒害陈公子之后,嫁祸给那几名女子,又贿赂刑部赵侍郎,目的便是拖长安县伯李易下水,只可惜途中被密谍司横插一脚,在朝堂上雷霆破案,又向陛下揭发了刑部侍郎受贿一事,陛下大为震怒,派密谍司和大理寺彻查此事,严惩幕后主使……”

    蜀王府,一名下人向蜀王汇报着这些事情。

    “可惜了……”蜀王叹了一口气,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失望之色。

    将那位叫做曾醉墨的女子作为突破口,也是他一直让人在做的事情,只不过那群废物一直没有机会动手,没想到竟然有人和他想到了一块儿去。

    他此刻心中有些郁闷,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么绝妙的方法,更郁闷的是,便是如此,依旧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麻烦。

    密谍司简直是多管闲事,等到他上位之后,定要对那里彻底清洗。

    除此之外,对于那幕后之人,蜀王的心中也颇有怨言,经此一事,刑部侍郎赵光远怕是完了,他在刑部便再也无人可用,在朝堂上的支持也会少上一分------近来诸事不顺,全都是因为那该死的李易。

    “殿下,还有一事,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蹦窍氯说牧成细∠殖鲆凰坑淘ブ?,欲言又止。

    “吞吞吐吐的,说!”

    蜀王此时心情不佳,看了他一眼说道。

    那下人想了想,开口说道:“外面,外面都在传,这次的事情,是殿下暗中指使的……”

    “什么?”蜀王面色一变,猛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你说什么!”

    ……

    秦府。

    秦相坐在主位之上,下方还有不少人影,虽然都是身着便装,但若是仔细辨认,便会认出来不少朝堂上的熟悉面孔。

    秦相乃是三朝元老,在朝堂之上影响甚广,因他一直以来都支持蜀王,秦相一系,自然也以蜀王为簇拥的对象,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朝堂之上的站队,一旦选择,便不能轻易回头,蜀王若是上位,对他们有着无穷的好处,这种时候,自然也会全心全力的帮他。

    “相爷,难道这次的事情,真的是殿下做的?”一名官员面色无奈,看着秦相问道。

    今日之后,对于那件案子的幕后黑手,朝堂上诸多矛头都指向了蜀王,若是任其发展,对他们是极其不利的。

    秦相抿了口茶,说道:“此事陛下已经严令大理寺调查了,事实自有定论,莫要生谣?!?br />
    “话是这么说,可是朝中以及民间,已有类似的谣言,若是对此不管不顾,怕是会有损蜀王殿下的声誉?!蹦枪僭痹俅慰谒档?。

    此言一出,底下有数人默默的低头不语。

    蜀王鼠王,殿下如今,哪里还有什么声誉可言?

    对于殿下每隔几天便会做些毁誉的事情,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人群之中,陈冲低吟了片刻,说道:“民间的谣言自是要制止的,污蔑亲王,一经发现,必须严惩?!?br />
    “陈大人说的是,这等谣言,不可让之再继续流传?!背鲁宕淼氖浅鹿?,作为给事中,自身在朝中也有不低的地位,话音一落,便有人赞同。

    “此事怕是还得礼部陈大人发声,毕竟……”一人跟着说了一句,却忽然好奇的问道:“陈大人呢?”

    另一人开口说道:“陈大人回到家中之后,便闭门谢客,任何人都不见,今日并未过来?!?br />
    众人闻言,面色微变。

    陈大人通失爱子,心情可以理解,但闭门谢客,任何人都不见,便有些不正常了。

    莫非他……

    想到今日在殿外陈大人看向蜀王的眼神,他们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陈大人可是他们的人啊,他尚且如此,更何况朝中的其他大臣,众人在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殿下啊殿下,您到底在干什么呢,真要让所有人都离心离德吗?

    “殿下这些年来,还是太顺风顺水了?!鼻叵嘀沼诳?,缓缓的说道:“作为陛下长子,本就是最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人,又有我等在背后相助,以至于德行未修,滋生骄纵,变成今天的这幅样子,这是我等之责啊……”

    众人闻言,面色同样变的复杂。

    “德行未修”,能让秦相用这样的词来形容,可见他在秦相的心中到底是什么样子……

    若是早知有今日,他们当初,也就不会这么造孽了,但如今,俨然已经没有了回头路。

    不多时,当众人陆续从秦相府中走出的时候,蜀王看着桌上一张被退回来的请柬,面色逐渐阴沉。

    “殿下,陈大人他……”

    “滚,都给本王滚!”

    听到殿内传来的暴怒声音,以及桌子倾倒,盘碟碎裂之声,站在门外的两名侍女对视一眼,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

    ……

    ……

    万旭背着手走在街上,时而驻足听一听街边民众的闲聊,若是听到有意思的事情,便会驻足片刻,插上几嘴,一身青衣打扮,看起来像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书生。

    京都的各条街道,各个勾栏,和他打扮相似的人也有不少,京都民众自然不会知道,刚才还和他们高声笑谈,评曲听戏的人,会是朝中某位御史,因为他们的几句话,今天早上才刚刚在天子面前参了某个大人物一本……

    万旭近日的心情还算不错,自从家中娘子加入了那女子联合会,能够以内部价买到最新款的香水之后,他那一点微薄的俸禄,总算入能敷出。

    近日御史台事务繁多,京都前两日发生了极其恶劣的大案,礼部员外郎长子被杀,幕后黑手竟然想要栽赃嫁祸给另一位朝中重臣,国朝十几年都没有发生过如此恶劣的案件,大理寺和密谍司在紧张的查案,御史们的眼睛也擦的雪亮,盯着嫌疑最大的那些人,随时准备大干一场。

    当然,可能涉事的那些人身份都极为敏感,甚至还包括某位亲王,御史们倒也不敢乱说话,一切都得讲证据。

    “祖宗制,不可废;嫡长子,坐皇位;天罚起,威名扬;景国兴,贤称王……”

    心中思忖间,一群手里拿着糖葫芦的顽童从他身旁呼啸而过,叽叽喳喳的,唱的好像是某种不知名的歌谣。

    “什么景国兴,贤称王的……”万旭就只听清楚了最后一句,摇了摇头,准备离开,脚步却在某一瞬猛的一顿。

    他回过头,看着那些顽童离去的方向,张大嘴巴,表情惊恐,回过神之后,立刻大步的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