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此案不能交由密谍司办理?!?br />
    便在百官都无人出声之时,礼部员外郎站出来,沉声说道:“李县伯与那涉案女子关系匪浅,而李县伯又是密谍司之人,为了避嫌,还请陛下将此案重新移交刑部,臣相信刑部一定能还臣一个公道?!?br />
    作为此案受害者的父亲,他也最有发言的资格。

    景帝看了李易一眼,问道:“果真有此事?”

    “办案是密谍司在办案,臣并未插手,密谍司是陛下的密谍司,怀疑密谍司就是怀疑陛下?!崩钜啄抗庾?,问道:“你难道在怀疑陛下的公正吗?”

    “臣不敢?!崩癫吭蓖饫勺灾约焊詹潘凳а?,立刻躬身说道。

    景帝摆了摆手,说道:“既然如此,此案便移交大理寺处理,刘一手协助调查。大理寺卿何在?”

    “臣在?!背贾?,立刻有一中年男子站了出来。

    李易眉头微皱,此案定然不是曾醉墨她们所为,他之所以把她们从刑部救出来,就是担心她们在审案的时候吃苦,若是换到大理寺,一切就不再掌控之中了。

    一侧的肩膀被人碰了碰,李轩偏过头,小声的说了一句:“放心吧,大理寺卿,我们的人,保证你的曾姑娘在那里住的比密谍司还舒服?!?br />
    刑部的口碑实在是太差,密谍司又难以堵住众人之口,对于将此案移交给大理寺,并没有什么异议。

    就连刑部侍郎和礼部员外郎都没有再出声。

    景帝对下方的宦官说了一句:“刘一手何在,让他即刻将此案移交大理寺,并协助大理寺办理此案?!?br />
    话音刚落,门口便有另一宦官走进来,高声说道:“陛下,刘一手刘大人求见!”

    今日这朝堂可真是奇怪了,陛下宣谁谁到,效率之快令人咂舌,景帝也愣了一下,不过随后便挥了挥手,说道:“宣!”

    “参见陛下!”刘一手走进来之后,先躬身行礼。

    景帝摆了摆手,说道:“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吧,朕命你协助大理寺,三日内侦破此案……”

    “咳,陛下……”刘一手抬起头,看着景帝说道:“回陛下,此案已破,便不用再劳烦大理寺了?!?br />
    此言一出,朝堂上有片刻的安静。

    距离案发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时辰,而密谍司从刑部将人带走也才过了不到一个时辰,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破掉了案子,密谍司刘阎王当真恐怖如斯?

    刑部赵侍郎闻言也是一愣,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之色,刚才在刑部大堂,他们已经将凶手的范围缩的很小,几乎已经锁定在那三名女子的身上,莫非,密谍司直接将那女子定罪了?

    明知密谍司不会这么做,他心中才会震惊。

    “凶手是谁?”景帝回过神之后,立刻看着他问道。

    刘一手笑了笑,说道:“此事不急,容臣慢慢说来?!?br />
    李轩再次碰了碰李易,小声道:“你这属下,教的不错啊?!?br />
    该教的都已经教他了,不得不说,在某些事情上,刘一手从来就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说吧?!本暗鄞耸钡挂怖戳诵巳?。

    “在这之前,还请陛下先看看刑部今晨的审讯卷宗?!绷跻皇执有渲腥〕鲆徽胖?,递给了一旁的宦官。

    那宦官走上去,将那纸张交给景帝,景帝看了片刻,眉头便皱了起来:“缺少人证物证,何来证据确凿,朕早就下过旨,刑部及地方办案,轻易不得动刑,你们刑部就是这么办案的?”

    不少朝臣对视了一眼,陛下这是对刑部不满了,自从那刘一手负责刑部的陈年旧案之后,刑部的种种问题便暴露出来,依照陛下的性子,经此一事之后,怕是会对刑部采取某种措施了。

    刑部侍郎脸色一变,立刻说道:“陛下,那女子藐视公堂,且种种证据都指向那几名女子,若是不用刑,案情很难审理下去?!?br />
    “呵呵……”刘一手看着他,说道:“赵侍郎记住你现在说的话?!?br />
    呵呵这两个词赵侍郎听起来就极不舒服,但此刻,也只能忍气吞声。

    此时刘一手已经继续开口:“今天早上,礼部陈大人的儿子死在自己的家中,经仵作检验之后,结论为中毒而死,经过诸多证人陈词,大抵确认了陈公子的中毒时间,是在昨日未时,而未时,陈公子在做什么?”

    “他刚刚喝过酒,去杨柳巷找了一位姓曾的姑娘,据陈家下人说,陈公子这些时日对于这位曾姑娘有诸多纠缠,意欲纳她为妾,但那位曾姑娘却并不愿意此事,昨日陈公子酒后失礼,与曾姑娘她们发生了一些冲突,而他中毒的时间,大抵也是在这个时候,刑部以此推断,曾姑娘她们便是下毒的凶手,也不是没有几分道理?!?br />
    刘一手说完这些,再次一笑,说道:“然而大家可能不知道,上次秦小公爷和端阳郡王冲撞公主,根源其实也是这位曾姑娘?!?br />
    刘一手说到这里,众人自然也想起了上次闹得很大的那件事。

    为此,此刻朝中许多大臣家中的子嗣还在床上趴着养伤呢。

    “秦小公爷在京都调戏良家,被一过路侠客重伤,他想要调戏的,便是这位曾姑娘,而冲撞公主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在醉月楼中看到曾姑娘,欲要报复……,不过,他们并不知当时公主殿下也在哪里,反倒吃了大亏。

    经过密谍司的调查,这些天,也的确有一些闲杂人等在曾姑娘身边出现……”

    此刻,刘一手已经不用再继续说下去了。

    在场的有哪一个不是老狐狸,一个普通女子,有何胆子敢毒杀朝臣之子,并且在下毒之后,还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此刻,许多人已经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一个普通女子有胆子毒杀礼部员外郎之子,这本就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但经刘一手提醒,众人才发现,这女子似乎也并不是普通女子,一个普通女子,可没有本事和这些人结怨。

    而且,就眼下的情形来看,这女子与长安县伯李易似乎有什么关系,若是范围再扩大一些,与李县伯结仇之人……

    经历了上次的事情之后,怕是端阳郡王,秦小公爷,以及京都的诸多纨绔,都对她们恨之入骨,而这几日最恨李县伯的,又要非蜀王莫属……

    而刑部审案如此潦草,别说陛下,连他们都有些看不过去,其中怕是也有什么猫腻……

    几家小辈,哪怕是秦余,也断然不可能大胆到计杀朝臣之子,影响到堂堂刑部侍郎,那又会是谁?

    细思恐极啊……

    到这里许多人已经不敢再想------此事,怕是大有文章啊。

    礼部员外郎脸色猛地沉了下来,丧子之痛,的确让他心中充满了愤怒,但是也并不代表他失去了所有的理智,设身处地的想想,区区一个么民间女子,有什么胆子,做出这种事情?

    “你是说有人故意栽赃陷害?”这时,刑部侍郎眉头一挑,质问道:“可当时除了那三名女子之外,并无人在场,难道说,还有人能隔空下毒,然后再栽赃嫁祸给她们?”

    刘一手看着他,反问道:“赵侍郎确定,当时真的没有其他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