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政殿,今日的早朝要比往日持续的时间更久一些。

    齐国虽然在前些时日被天罚所慑,罕见的吃了败仗,但时日渐久,似乎是天罚的阴影已经逐渐消散,边境之上,两国的摩擦又多了一些。

    除此之外,向来与景国没有过什么纠葛的赵国竟也有些蠢蠢欲动,潜伏在两国的探子传回消息,前些日子,齐赵两国之间来往密切,怕是又要有什么对景国不利的动作。

    赵国的实力要比景国稍弱一些,但也不可小觑,若是两国联合起来,便是真的有天罚这样的利器,景国也同样危险。

    如此一来,临近的几个国家,除了还深陷内战的武国之外,最为强大的两国都与景国处于敌对关系,可谓腹背受敌。

    当然,如今的景国已经今非昔比,尤其是在军事实力上,天罚被研究出诸多妙用,稳压齐国一头,倒也不会因此而手忙脚乱,况且,齐赵两国也是以试探居多,真的大规模的战争,谁也不敢轻易发起。

    即便如此,朝廷对此也极为重视,在边防之上做了一系列部署,许定远将军已经重新奔赴前线,同时带走了一大批的将门子弟,有军神和天罚在,短时间内倒是不用太过担心。

    ……

    景帝看了看下方的朝臣,心中还算满意。

    若是一年之前,遇到如今的局势,朝堂之上必定会手忙脚乱一番,今日上到朝臣,下到民众,心中都有了底气。

    想到这些,他便自然的想起了李易,这几个月来,他虽然一直都是行为懒散,不务正业,但无形中,却给朝廷,给景国带来了如此大的改变。

    一个县伯是有些小气了,等到算学院筹建完毕,若是他还像这段时间一样安分,不乱闯祸,便可以再升一升他的爵位,国公暂时是不用想了,开国之后,这个爵位便不再另封,那小子怕是要失望,但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若真的等到那时候,他自己怕是看不到那小子得意几天了……

    回了回神,下方的朝臣依旧恭敬的站在原地,景帝清了清嗓子,说道:“众卿还有何事启奏,若是无事,今日便退朝吧?!?br />
    等了片刻,没有人再出声,景帝刚要宣布,一位宦官从殿侧悄悄的绕进来,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景帝怔了怔之后,挥了挥手:“宣他们进来!”

    朝臣心中皆是疑惑,转头望去的时候,看到有数人从殿外走了进来。

    景帝看着他们:“诸卿有何事启奏?”

    “刑部侍郎赵光远,弹劾长安县伯李易僭越,阻挠刑部办案!”刑部赵侍郎上前一步,沉声说道。

    “礼部员外郎陈云山,弹劾长安县伯李易,包庇纵容杀害我儿的凶手,扰乱国法,还请陛下明鉴!”礼部员外郎一脸悲怆,声音沙哑。

    两人话音落地,又有数人站出来,刑部,礼部,以及几位御史,分列出长安县伯李易的几条罪状,将密谍司的嚣张和狂妄形容的淋漓尽致,立刻就引起了朝臣的共鸣。

    朝堂之上,刚刚得知此事的礼部尚书登时便站了出来,说道:“陛下,审案向来是刑部和大理寺之事,没有陛下的旨意,密谍司竟敢扰乱司法,还望陛下严惩!”

    登时又有其他御史对长安县伯李易以及密谍司的行为进行了强烈谴责和严正抗议,大谈司法独立,办案是刑部的事情,陛下虽然可以指派刑部办法,但是也不能参与,更何况是密谍司,公然从刑部抢人,这是何等的狂妄,如此一来,还要刑部何用,还要律法何用!

    对于密谍司职权的扩张,朝臣们心中早就极不满意了,此刻倒是有无数人站出来,礼部员外郎之子被毒杀一事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引子,此刻更想要的,是削减密谍司的职权。

    景帝闻言皱了皱眉,密谍司是只属于他的一个机构,他虽然给了他们很高的职权,但是也没有到滥用的地步,至于直接从刑部带人,若是没有他首肯,也根本没有人敢这样做。

    当然,总有一些不安分分子除外。

    他当初给李易密谍司那块牌子,便是让他在朝中方便行事,毕竟一个县子还是太小了,而他也极懂分寸,并未真的如他所说,凭借这个身份,在这京都闹一闹。

    李易为何会直接从刑部带人,他并不关心,若是有一日他不闯些祸事才不正常,他此刻关心的,是那个案子的事情。

    京都乃是天子脚下,整个景国,没有比这里更安定的地方了,往日里更是极少发生命案,朝廷命官的儿子被毒杀,影响实在是太恶劣。

    “李易何在,宣他进宫!”景帝沉声说道。

    “臣在?!?br />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道身影出现在殿外。

    朝臣包括景帝都没有想到,众人在殿内弹劾他,他居然就在殿外听着,此刻殿内的气氛不由的有些尴尬。

    李易和李轩以及李明珠一同进殿,百官面色各异。

    刚才众人自然也提到了长公主和李轩世子,只是他们都一致的将矛头对准了长安县子李易,没有人会没眼色到触另外二人的霉头。

    毕竟京都三杰之中,也就这位李县伯好欺负一些。

    “刚才他们说的,你都听到了?”景帝看着他问道。

    李易点点头,“都听到了?!?br />
    景帝又问道:“那你可有话说?”

    一众朝臣闻言,心下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担心。

    担心他再次说出“臣有罪,臣知错”,无颜见陛下,接着辞官提前告老,扔下算学院一个烂摊子……

    毕竟这种事情,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

    “臣有话说?!崩钜浊辶饲迳ぷ?,说道:“在京都之中,谋杀朝廷命官亲属,这是何等恶劣的行为,若是不抓到凶手,朝廷威严何在,陛下威严何在?又如何给京都的百姓一个交代?”

    “密谍司食君俸禄,为君分忧,为了不耽搁时间,延误办案的最佳时机,密谍司派人进宫奏明陛下的同时,立刻便前往调查……”

    “奏明陛下?”刑部侍郎站出来,立刻说道:“这分明是狡辩,若是已经奏明陛下,为何陛下到现在都不知此事?”

    景帝看着李易,思忖了片刻,回头看了常德一眼,问道:“刚才你说密谍司有急报,因朕和众卿在讨论战事耽搁了,到底是何事?”

    李易还在想着下一刻该用什么理由来解释这件事情,闻言微微一怔。

    常德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不过到底跟了陛下几十年,下一刻便上前一步,说道:“回陛下,密谍司说的是,京都之内发生了重大命案,向陛下奏请调查?!?br />
    “既然如此,便也不算僭越……”景帝说了一句,声音又陡然转向阴沉:“此等重案,朕定是要严查的!”

    没想到连这种操作也有,李易抬头看了老皇帝一眼,顿时觉得自己的三观有些被刷新了。

    本来还想让公主殿下做个伪证呢,现在连这一步都省了。

    那刑部赵侍郎也是一愣,倒是没有怀疑陛下会说谎,看来弹劾对方一事是有些不可能了,咬牙又道:“回陛下,查案向来是刑部的事情,密谍司名不正言不顺,陛下应重体统、尊祖制,司法不可乱??!”

    “刑部?”

    李易摇了摇头,嘴角扯出一个勉强笑容:“呵呵……”

    呵呵……,这本是笑声。

    可朝臣们竟然从李县伯的这一声“呵呵”中,听出了嘲讽,不屑,无奈,同情……,甚至是,去你MA的!

    当然,对于这些感情,他们也是能够理解的。

    因为刑部的破案率,实在是低下的可怜,前段时间陛下派密谍司的人去刑部审核卷宗,不知道翻出了多少了陈年的冤假错案,着实令刑部在六部中大涨了一次脸,刑部尚书这几日因病请辞,怕是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羞的。

    反观密谍司,刘阎王声名在外,屡破奇案,便是朝中的一众大佬,也听过他的名字,不仅如此,密谍司掌控的资源,也远非刑部能比,破案这种事情,更是小菜一碟,陛下要是认真起来,连刑部侍郎晚上和小妾做了几次都能调查出来……

    站在密谍司的角度,李县伯的这一声“呵呵”,呵的倒是没错……

    领会到这句“呵呵”内涵的刑部赵侍郎,一张脸迅速涨的通红。若不是这里是朝堂,定要和这位口出狂呵的李县伯大战三百回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