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疼,疼!”

    那位年轻的陈公子被人捉住手腕,抬着一只胳膊,身体扭成一个诡异的形状,疼得五官都纠结到了一起。

    “快放开我家公子!”

    几名下人大喝一声,快步跑过去,想要制止那名突然出现的陌生女子。

    “滚!”

    然而一声娇斥之后,他们也只是觉得眼前一花,胸腹间就传来一股巨力,身体向后倒飞出去,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你刚才说什么?”杨柳青的手上再用了几分力气,看着那年轻男子冷冷说道。

    “没,没什么……”突然加剧的疼痛,那位陈公子此时酒已经醒了一半,连忙说道:“疼,疼,你,你赶快放开我!”

    “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杨柳青冷冷的说了一句,那陈公子的身体也随之飞了出去。

    这一下摔的更惨,骨头都快要散架了一般,他从地上爬起来,后退两步之后,这才恶狠狠的指着她们说道:“你们给我等着!”

    这次倒是不敢再继续放狠话,和几个下人扭头就走,毕竟这女子看起来就不好惹,似乎还有同伙从旁边正在围过来,再留下来,怕是会吃更大的亏。

    刚才发生的一幕虽短,却有不少人看到,围在远处指指点点,看着那陈公子离去的背影,眼神略有鄙夷。

    纨绔公子调戏良家女子,这是京都每天都会上演的戏码。

    “杨姑娘,你怎么会在……”

    曾醉墨有些疑惑的看着杨柳青,两人在庆安府之时就认识了,但是交情不深,此刻有些好奇,她怎么会在关键时刻在这里出现,并且看起来一直都在这里的样子。

    杨柳青对正向这边靠过来的几道人影摆了摆手,这才回头看着她们问道:“你们没事吧?”

    曾醉墨摇了摇头,看着退走的几道身影,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她也不再问,看着她说道:“杨姑娘进去坐坐吧?!?br />
    杨柳青摇了摇头,说道:“我就不进去了,这几天有些不太平,你们在家里,若是遇到什么不对的地方,就在里面大喊一声,外面有人能够听到的?!?br />
    说完她便笑了笑,转身离开。

    这几个月她一直在努力的提升天榜排名,但进入到前三十之后,再往前一个,都是极为困难的,已经不能够靠技巧取胜,需要足够的积累,她与人对战无数,对敌经验与之前已有天壤之别,再去参加比斗也没有什么意思,正好有任务,便索性过来,没想到第一天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纨绔子弟而已,倒是不用在意,只是对这位曾姑娘还有些好奇,都这么久了,按说也早该被师伯迎进家门才是,怎么到现在还……想到这里便不再想了,这件事情好像有些复杂,不是她能够参与的。

    “小姐,她们……”小翠看着她们离开,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发,曾醉墨摆了摆手说道:“没事了,我们进去吧?!?br />
    她此刻也能想到,李易应该是给这里加派了人手,只是没想到,秦小公爷的报复没有等来,却等来了这位陈公子。

    不过如此一来,她也的确安心了不少。

    至于那位陈公子,她之前或许还会有些担心,但连郡王,小公爷,以及各种京都顶级纨绔都见过了,一个礼部员外郎的儿子,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

    “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京都城内的某处街道上,陈姓年轻人揉着胸口,脸上的表情还有些痛苦,冷声说了一句。

    “公子爷您没事儿吧?”一位下人见状,急忙上前帮他拍掉身上的尘土。

    “没事?!蹦乔嗄暾驹谠?,等到下人将他衣服上的尘土拍干净之后,这才阴沉的说了一句:“一个妓子而已,装什么良家,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本公子不客气了?!?br />
    “那,公子爷,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春芳阁!”

    陈姓公子有些愤愤的说了一句,豪言放了这么多天,还没有拿下那位洛水神女,怕是会被那些人笑话,此刻憋了一肚子气,需要好好的发泄发泄。

    至于其他事情,还需从长计议。

    ……

    清晨,京城令刘大有从夫人的房中出来,揉了揉腰,不仅有些暗叹,还真是岁月不饶人,这大牛不在,少了那些虎狼之药,自己的身体却是越来越吃不消了。

    夫人这些日子抱怨自己总是去小妾的房中,冷落了他,本想着昨夜好好表现表现,没想到却表现得过了头,身体有些扛不住。

    抬眼看到一道身影走出院外,忙问了一句:“大早上的,去哪里?”

    “去联合会那里?!蹦巧倥赝匪盗艘痪?,下一刻就没了踪影。

    “联合会,联合会,有什么好联合的……”刘县令口中抱怨了一句,为了这个联合会,三天两头的往外面跑,这是一个女子该做的事情吗?

    不过,这到底涉及到公主殿下,女儿身边又有丫鬟下人跟着,倒也不会出什么大事,也就由她去了。

    这几天京都倒是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他也没有太多公务要处理,刘县令坐在后堂,一边喝茶,手里还捧着一本市面上流行的话本,享受着片刻的清闲。

    “大人,出大事了!”

    一杯茶还没喝完,便有一人匆匆走进来,脸色焦急的说道。

    “急什么急什么,能有什么大事!”刘县令不满的等了他一眼,“还能出人命案子不成?”

    赵捕头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大人,真的出人命案子了!”

    刘县令一口茶全都喷出来。

    ……

    一杯茶都没喝完,就得匆匆的往外赶,刘县令一脸晦气,这京都已经多久没有出现过人命案子了,陛下上次才夸奖过,他在任的这几个月,在治安方面的政绩突出,这还没几天,就发生了人命案子,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更何况,这一次死者的身份也着实敏感,礼部员外郎之子,和陈国公府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还需要谨慎对待??!

    “到底是怎么回事?”路上,刘县令问那赵捕头道。

    赵捕头立刻回答:“死者是礼部陈大人家的公子,据说是早上府中的下人见他迟迟不起,那丫鬟去敲门,也没有人应声,后来硬闯进去的时候,才发现他死在了床上?!?br />
    “死在自己的床上?”刘县令皱了皱眉头,问道:“死因呢?”

    赵捕头回道:“仵作那里还没有结果,不过据那报案的下人所说,应该是中毒?!?br />
    死了人本来就麻烦,死的是官员之子,麻烦再加一倍,怎么死不好,好巧不巧又是中毒,难度又上一级,刘一手不在,这件案子刘县令想想就头大。

    他有些烦躁的说道:“查,查那陈家公子这几日都接触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情,一件也不要拉下?!?br />
    赵捕头点头说道:“已经让人去问平日里跟在他身边的下人了?!?br />
    还没走到秦府,迎面便撞到了几名捕快。

    “你们几个怎么出来了?”赵捕头见状,愣了一下,问道。

    其中一人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这件案子,刑部刚刚接手了?!?br />
    刘县令闻言,表情一怔,有些疑惑的说道:“刑部接手?”

    【ps:上月还欠两章,看了一眼,这月月票咋都快五千五了,心累?!?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