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点,慢点,所有人都有?!蹦巧倥游枳派鬃?,不时有乞丐围过来,她只有一个人,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不行不行,下次要让她们过来帮我!”她心里这样想着,继续挥手:“吃完了,记得去别的勾栏问问啊,下一次就要凭票领饭了……”

    街道之上,一名乞丐有些疑惑的挠了挠脑袋,自言自语道:“不对啊,我刚才明明看到的,难道是我看错了?”

    “不会错,肯定不会错?!鄙砼阅乔嗄暌∫⊥?,眼睛里面满是光彩,说道,“一定是娘娘显灵,只有娘娘才会有这样的善心!”

    “那,那我能加入圣教吗?”那乞丐看着他,有些忐忑的问道。

    “你随我来?!鼻嗄甑蜕盗艘痪?,又望了一眼这处勾栏,将之记在心里,上一次他自己亲眼见到娘娘显灵,也是在这附近。

    两人转过身,身影很快消失在茫茫人流中。

    不多时,京都城某一座荒僻的院内,紫衣男子挑了挑眉,问道:“天后娘娘又显灵了,是你亲眼见到的?”

    那青年摇了摇头,说道:“虽不是属下亲眼所见,但那新加入的信众所言应该不会有假,属下上一次有幸看到娘娘,也是在那附近?!?br />
    紫衣男子目光闪了几闪,片刻之后才说道,“行了,我知道了,天后娘娘虽是神仙中人,但心念信众,也会转世人间,广布恩泽,你们看到的,是娘娘抛弃神力的转世化身,切记不要惊扰?!?br />
    “属下明白!”青年恭敬的拱了拱手,退了出去。

    他脸上表情虔诚,不管是娘娘,还是娘娘的转世之身,都是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存在,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待那青年走后,紫衣男子走到一处房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吧?!蔽菽诖匆坏赖纳?。

    紫衣男子推门而入,还未开口,那盘坐在床上的中年道姑便开口说道,“你做的很好,既然京都信众都相信那一位娘娘,那么她就是天后娘娘?!?br />
    “可其他地方的信众那里,我们又该如何解释?”紫衣男子试探的问道。

    中年道姑淡淡的说道:“既然天后娘娘能有一位化身,那为何不能有两位,一位福泽众生,一位专掌刑罚,有何不可?”

    那紫衣男子愣了一下,立刻恭敬的说道:“娘娘英明!”

    “那画像上的女子,应是确有其人,传告下去,娘娘抛却神力,封存记忆,化身人间,便是要体验人间疾苦,如此才能造福更多的信众,让他们不要惊扰?!倍倭硕?,中年道姑再次开口,说道:“另外,你亲自调查一下,看看那女子到底是何人?”

    “属下遵命?!弊弦履凶恿⒖痰阃?。

    当日之事,虽然是在他们的计划之外,但经过娘娘的合理安排之后,反倒有无穷的益处,只是对那女子,还需小心谨慎,若有丝毫差池,他们在京都的所有努力,怕是要付诸东流了。

    “还有一事?!蹦亲弦履凶酉肓讼?,又道,“官府似乎已经发觉了些什么,近日,对于这些事情的调查力度又大了几分,属下担心,要是再这样下去,怕是会出什么疏漏?!?br />
    “那便让他们停止一切行动,先恢复正常生活?!敝心甑拦玫懔说阃?,问道:“英雄大会怎么样了?”

    紫衣男子说道:“这次的英雄大会,几乎将整个武林都搅动起来,天榜之上,竞争激烈,比原先的日期已经延后了一个月之久,最迟应会在半个月之后举行。那些不世出的门派,也派了真正的高手出来,只是天榜第一,还是那个叫做柳如仪的女子……”

    说起那些不世出的门派,中年道姑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但当紫衣男子提起那个名字的时候,眉梢却不由的动了动。

    柳如仪,庆安府遇到的那位年轻女子,和她一样的宗师高手,也是此次她想要夺得盟主之位的最大阻碍。

    一个武林盟主的位置,对于圣教有着多大的作用,不言而喻,要不然她也不会从那么早之前就开始部署,尤其是在见到皇宫的些许力量之后,她就更清楚的意识到,以圣教如今的实力,还是远远不够。

    盟主之位,不容有失。

    “柳如仪……”她闭上眼睛,轻声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

    ……

    这两天,京都日报娱乐版头条,无疑是某皇族失足青年遭遇眼神杀意外湿身,堂堂亲王竟胆小如鼠,到底是蜀王还是鼠王?

    而李县伯,身上自然也蒙上了几分传奇色彩。

    当初京就有传言,说是李县伯因为蜀王而惊惧致病,后来在皇宫之中,他当着百官的面将蜀王打成重伤,无疑给了造谣者脸上一个狠狠的巴掌。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件事情几乎已经被京都的民众所遗忘,但“蜀王投湖”一事,又让众人将那些前尘旧事翻了出来,对比之下,则显得讽刺意味十足。

    当然,此事的影响力还远不止如此。

    作为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蜀王这两个字可谓是自带话题,一举一动都在朝臣和百姓的注视之下。

    可这位继承人,却总是干一些丢脸到极致的事情,使得京都百姓不得不开始怀疑,他们的命运,在不久以后,真的要交到这么一个东西手上?

    朝臣自然也有同样的忧虑,许多人本来就对蜀王不太满意,经此一事之后,自然更加反对,而那些还在观望如何站队的,心里的天平也开始逐渐倾斜,至于那些本来偏向于蜀王,却又不属于死忠粉的,更是开始怀疑人生,这他娘的是不是一个假皇子,蜀王到底行不行??!

    其他几位皇子那里,也陆续传来了动作,要是蜀王真的不行的话,他们可得提早换人……

    难怪陛下在秦相他们极力推举蜀王为储君的时候,迟迟没有表态,要论看人的眼光,谁能有陛下高明?

    当然,这些事情,李易暂时都顾不上,他正在皇宫里面,给晋王一个人开小灶。

    “先生,我,我还是觉得我不行……”晋王的胖脸比之前消瘦了一大圈,看着李易,一脸为难。

    “怎么,你不想当算学院院长了?”李易看着他问道。

    “不想了?!崩詈惨×艘⊥匪档?。

    李易想了想,看着他问道:“你知道晋州在哪里吗?”

    “知道,我的封地就在晋州?!崩詈驳懔说阃?。

    李易又问:“那你知道晋州是什么样子吗?”

    李翰面色怔了怔,随后便摇了摇头。

    “晋州啊,距离京都可是好远好远的,坐马车的话,十天半个月都到不了,那里没有冰糖葫芦,没有叫花鸡,夏天没有冰,冬天没有新鲜蔬菜,你一年也别想见到你的父皇和母妃一次……”李易看着他,问道:“现在你告诉我,过几年,你是愿意去晋州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当一个名不符实的王爷,还是想做算学院院长,在京都逍遥自在?”

    李翰愣了一愣,忽然吞咽了一口唾沫,看着李易,目光坚定的说道:“先生,把书给我……”

    ……

    从博文馆走出来的时候,李易不由的叹了一口气,现在的这些小孩子,还真是越来越不好骗------不好劝了,简单一点,单纯一点,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该多好,也不用他每次都要浪费这么多的口舌。

    去看了永宁,陪傲娇萝莉下了一会儿棋,终于将那一张超级无敌宇宙通吃的哮天犬使了出去,这才满意的离开。

    没有去找长公主殿下问问她妇联主席当的怎么样了,死忠粉小妹收了几个,那些官员啊,权贵啊,又拉拢了多少------不是不想,而是刚才和老皇帝谈算学院有关事宜的时候,李易发现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总有一种下一秒就会暴怒踹人的冲动。

    皇宫非久留之地,还是早点离开为妙。

    不过想想这个也正常,他的儿子都成了京都笑柄,“鼠王”的称号比“蜀王”还要响亮,这下怕是要在朝中掉不少粉,秦相他们努力耕耘了这么久,因为这家伙的纵身一跳,不说一夜回到解放前,倒退两年元气大伤总是有的。

    想来秦相他们这几天怀疑人生的次数应该会多一点,唉,老人家年纪一大把了,经常这么操心劳累,可是会有损寿元,真替他老人家担心。

    也难怪老皇帝想踹人,换他他也踹,踹人都是轻的,就该把罪魁祸首吊起来打。

    那个到处传谣言的,简直就是神经病,自己有那么可怕吗,还眼神杀,他真要会这种技能,蜀王还能活到今天?

    算了,这些日子还是少来皇宫为妙,就算来了,也少见老皇帝,四十多岁的人了,可能也到了更年期,惹不起躲得起。

    今天又帮晋王坚定了一下信念,相信在叫花鸡……,在知识的吸引之下,他一定会更加努力钻研算学,努力做好一个算学院院长的接班人……

    ……

    “他刚才干什么了?”景帝一边批阅奏章,随口问道。

    常德从殿外走进来,说道:“回陛下,李县伯在博文殿为晋王殿下讲了一会算学,又陪着两位小公主玩了半个时辰,刚刚出宫?!?br />
    景帝放下奏章,揉了揉眉心,说到两位小公主,他就有些头疼。

    常德笑了笑,说道:“陛下不要怪老奴多嘴,寿宁公主童言无忌,当不得真,李县伯在这些事情上,向来懂分寸……”

    “懂分寸?”景帝重新拿起一道奏章,说道:“眼神杀李县伯,一眼另蜀王投湖,皇家的颜面都被他败光了,他还懂什么叫分寸?”

    常德笑了笑,不再开口。

    陛下虽然这么说,但其实他自己近些日子以来,做事也有了几分那小子的风格,蜀王代表不了皇家颜面,况且……

    看到陛下不再作声,他缓缓的退出殿外,秋日的天空上没有什么云彩,他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来。

    “世道,终究还是这些年轻人的啊……”

    ……

    “陈公子,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小翠将院门打开一条缝,探出脑袋,看着门外站着的年轻人问道。

    “你们家小姐在家吗?”那年轻男子摇了摇折扇,笑着问道。

    一股浓重的酒气被扇了过来,小翠皱了皱眉头,她在青楼长大,最讨厌的便是酒气,闻言说道:“陈公子有什么事情,告诉我就行,我会转告我家小姐的?!?br />
    “怎么,客人登门,连大门都不让进吗?”那陈公子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身后的几名下人亦是上前一步。

    小翠虽然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说道:“男女授受不亲,院子里只有我和小姐两人,为了避免别人传闲话,陈公子还是就在这里说吧?!?br />
    “你这贱婢……”那陈公子脸上浮现出怒容,刚说了一句,院门打开,曾醉墨从里面走出来,淡淡的说道:“陈公子有什么事情,说吧?!?br />
    面前这位满身酒气的年轻人,便是这些日子对他纠缠颇多的陈公子,对方一开始还装的彬彬有礼,礼数周全,但碰了几次壁之后,也就逐渐的恢复了纨绔本性。

    这样的人,她之前见过不少。

    看到曾醉墨出来,陈公子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笑容,说道:“醉墨,你出来了啊,我们进去说,进去说?!?br />
    “就在这里说吧?!痹砟判〈浜笸税氩?,声音里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

    那陈公子脸上一丝怒色闪过,不过下一刻就又露出了笑容,说道:“醉墨,我对你的感情,你是知道的,我保证,只要你答应了我,日后便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若是此事,那便不用再说了?!痹砟诹税谑?,这种话她听的耳朵都快要起茧子,看着他说道:“陈公子身份尊贵,小女子实在是配不上,此事陈公子以后还是不要提了?!?br />
    那陈公子今日到底是喝了酒的,闻听此言,便是涵养再好也忍不住了,不过是一个风尘女子,竟要自己费这么大的力气,大怒道:“本公子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以为你是谁,洛水神女又如何,真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了!”

    “我还真告诉你,本公子今日,要定你了!”说罢,他便伸手向曾醉墨的胳膊抓去。

    小翠脸色一变,猛的将那陈姓公子推开,慌忙道:“小姐,快进去!”

    陈姓公子身后,两名随从迅速上前,抵住了院门。

    曾醉墨和小翠见此,面色双双一变。

    “私闯民宅,我们可是能报官的!”曾醉墨脸色一寒说道。

    那陈公子此时已经稳住身形,闻言笑了出来,“私闯民宅算什么,本公子今日,还要强抢民女呢!”

    随后,他便再次伸手,向曾醉墨的脸上摸去。

    【ps:这一章合,能偷懒两百字,晚上还有补更?!?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