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打算去皇宫的时候,心中都会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所以李易这几天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

    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思考人生的时候,眼睛忽然从后面被人蒙住,“猜猜我是谁?”

    身后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小环没有这么调皮,如仪不会做这种幼稚的事情,柳二小姐自然更不可能,虽然故意捏着嗓子,但从声音还是不难听出来,折腾了他两个月的小魔头又来了。

    “我猜猜看啊,是小环?”

    “不对?!鄙砗竽巧粲行┑靡獾乃档?。

    “那是端午?”李易又说道。

    “再猜!”傲娇萝莉显然得意坏了,这次连声音都没有掩饰。

    “李冰凝,你的手刚才碰什么东西了?”李易把她的手拿开,揉着眼睛问道。

    “没有碰什么东西啊……”傲娇萝莉惊讶的说道:“就是母妃昨夜受了风寒,我刚才亲手为她熬了一碗姜汤……,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

    傲娇萝莉简直就是他的克星,李易一边用清水洗着眼睛,一边在心里这样想道。

    用生姜催泪是勾栏里那些没有演技的新人惯用的方法,李易猜测,傲娇萝莉今天熬姜汤时用的姜一定很老。

    李易洗眼睛的时候,傲娇萝莉在一旁用青菜叶子逗弄着那只她亲手抓到的兔子。

    现在的时节,用青菜去喂兔子,实在是一件奢侈的行为。

    幸亏暖房今年早就建了起来,以后再也不至于吃一冬天的干菜。

    “我前几天和父皇说过了?!卑两柯芾虮ё磐米?,忽然说了一句。

    “说什么了?”李易也随口问了一句。

    心中猜测大抵是让她能随意出宫,老皇帝这个皇帝当的没有一点架子,压根就不像是个皇帝,对傲娇萝莉更是纵容到了极点,李易觉得他以后怕是有罪受了。

    傲娇萝莉得意的说道:“我告诉父皇,让他过几年下旨把我许配给你?!?br />
    哐当!

    因为手上的动作幅度太大,铜盆掉在了地上,李易的衣襟下摆和鞋全都湿了。

    “你说------什么?”他怕自己刚才听错了,再次问了一句。

    “我让父皇把我许配给你啊……”傲娇萝莉理直气壮的说道。

    李易站在院子里,不由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终于知道这几天那种不祥的预感到底是来自哪里了。

    他看了看站在院外的宫中护卫以及灰衣老者------不知道自己现在跑的话,还来得及吗?

    早熟的小姑娘很危险,李易忽然间没有了安全感,万一他在老皇帝面前再说些什么更出格的东西,自己怕是就真的该跑路了。

    他叹了一口气,将铜盆捡起来,走进屋内,对傲娇萝莉招了招手,说道:“寿宁啊,你过来,先生和你说点事情……”

    ……

    ……

    傲娇萝莉走了,临走的时候还说过几天会回来看她的兔子,并且还提醒李易,自己还欠她一顿烤肉没有吃,这次来不及了,下次补上。

    人都快没了,还吃什么烤肉啊,李易觉得有一天他会被傲娇萝莉给坑死,不知不觉的那种。

    这时,老方从外面走进来,看着他疑惑的问道:“姑爷,我刚才听到要把谁许配给你,你不会想让皇帝帮你吧,硬来的话,大小姐怕是不会答应的?!?br />
    “老方啊……”李易看着他问道,“最近有没有人说你话很多?”

    “没有啊?!崩戏揭×艘⊥?,看着他说道:“小红说我最近说话都很有道理,姑爷你觉得呢?”

    李易看着他,认真的说道:“从现在开始,在我面前不许说话?!?br />
    老方点了点头,开始用手势比划着些什么。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片刻之后,李易摆了摆手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方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一脸无辜。

    李易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可以说一句话?!?br />
    老方点点头,说道:“曾姑娘和宛姑娘那里,这几天发生了一些事情?!?br />
    “什么事情?”李易看着他问道。

    一秒,两秒,十秒。

    “什么事情?”李易又问了一遍。

    老方再次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李易觉得自己最近的脾气好了很多,叹了口气,说道,“庄子里的几个暖房,这些天有些忙不过来,你要不回来帮忙吧,离家也近一点?!?br />
    “最近有不少闲人在曾姑娘和宛姑娘住的地方周围出现,似乎不怀好意,我让人抓了几个也没有问出什么,后来居然还来了高手,幸好派出去的人里面也有几个实力不错,我们有两个人受了伤,我昨天在那蹲了一下午,却再也没有遇到过什么人……姑爷,我们要不要再派些人过去守着?”老方一口气流利的说完,脸不红气不喘。

    果然还有不知死活的,李易脸色微沉,问道:“天榜上现在有多少我们的人?”

    老方想了想说道,“十几个?!?br />
    “请两个人过去,地榜之上的高手,再增派十人?!?br />
    自从柳二小姐组建了柳盟之后,天榜之上女子的数量就陡然多了起来,那些得到指点的女子,对她,对如仪都崇敬至极,有时候李易也在惊叹,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爱武成痴的女子……

    她们平日里自然不止练功,有时候也会有一些任务,大都是和勾栏有关,让天榜高手去暂时盯着一段时间,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至于宛若卿的出行,则完全不用担心,作为勾栏的首脑,她身边的防卫力量,非同一般。

    如果只是些泼皮闲汉还好,若是真有人丧心病狂的请来了厉害的人物,也能够保证万无一失。

    暂时不知道是谁不要紧,反正就是那么几个人,依照当下的情形来看,早晚要讨回来,至于眼下,暂且全都记在蜀王身上。

    “对了,姑爷,还有一件事情?!毕袷窍氲搅耸裁?,老方从袖中取出一张纸笺,说道:“差点忘了,刚才有人送来了这个,说是什么秦府的?!?br />
    “秦府?”李易从他手中接过纸笺,打开看看之后,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他再次看了一遍,脸上的表情有些说不清楚。

    “秦相?”

    秦相怎么会邀请他过去,两人很熟吗,难道是鸿门宴?

    说起来确实不陌生,因为他不仅和秦余有仇,更是坏了秦相一系和蜀王一系不少事情,不能说仇深似海,但仇怨还是有不少的。

    如此一来,这一封纸笺上的内容,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

    ……

    “区区两个女子,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搞定,本王要你们何用?”蜀王看着下方几人,淡淡问道。

    一名年轻男子诚惶诚恐的说道:“回王爷,实在是那女子的身边有高人,我等,我等无法接近??!那几名闲汉有两人被打断了腿,王府中的高手也遇到了强敌,胜算不大,这才无奈退走……”

    “再给你们半月时间,本王交代的事情你们要是还无法办到,那便不用回来了!下去吧!”蜀王看了他们一眼,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

    几人如蒙大赦,赶忙退走,蜀王看着手中纸笺上的一个名字,拳头紧握,那纸笺顿时被揉成一团。

    “当日之辱,本王必定百倍奉还!”

    殿内传来一道压抑着的阴森声音,之后便没有了任何声息。

    【ps:今天来不及了,这一个剧情的思路其实还是挺顺的,没有意外的话,明天找傻兔子拼字?!?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