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曾醉墨抬头看着李易,眼中闪着危险的光,“十八什么?”

    “十八弯啊?!?br />
    李易看着她,疑惑的问道:“你难道没有听过,我给你唱两句……”

    他清了清嗓子,便有炸裂一般的声音响起。

    “呦……,大山的子孙呦,爱太阳啰!”

    “哐当!”

    厨房中,正在洗碗碟的小翠被外面突然的一声大喊吓的魂飞天外,手中刚洗好的碗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院内,曾醉墨一脸黑线,在李易下一句唱出来之前,果断的捂住了他的嘴。

    “这是我们家乡某一个民族的歌曲,好像是狂野了一点,不太适合你唱?!崩钜仔】诘拇牌?,刚才差点被她捂死。

    “你的家乡不是在庆安府吗?”曾醉墨看了他一眼。

    “我说的是……梦里的家乡,哎呀这个不重要……”李易摆了摆手,说道:“要不我教你两首我们家乡的曲子,一个叫《最炫民族风》,一个叫《小苹果》,你听听啊,挺好听的……”

    李易这次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被捂住了嘴,他有些遗憾,如果这个世界的中年大妈们也跳广场舞,他一定会在京都多修几个大大的广场,免费的。

    曾醉墨看着他,语气中有些火气的问道:“你不是说,心怡和冰凝,是你亲戚家的孩子吗?”

    两个小姑娘走了,曾大姑娘连歌都不愿意唱,混到这种程度,是时候该好好反思反思了。

    “是啊,天下李姓是一家,往上数,五百代以内,肯定沾点亲带点故?!?br />
    李易觉得这个解释堪称完美。

    曾醉墨再次瞪了他一眼,昨天回来之后,从震惊中回过神,仔细想想,自然能想明白李易当初为什么要隐瞒她们两个的身份,但昨日在醉月楼中------她是真的被吓到了,心中自然对他有些埋怨。

    小翠昨天晚上甚至不敢一个人睡,整夜的问她她们会不会被抓起来,因为她曾经捏过公主的脸,会不会治她一个大不敬的罪……

    当然,她的气恼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心怡……,永宁公主上次说的话,让她的心乱了好多天,偏偏某人自己又没有一点点表示,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过,最近其实心里是憋着火的。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不用担心,公主哪有那么可怕,以前是什么样,以后还是什么样,你们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情?!?br />
    普通百姓对于皇家存有一种天然的畏惧,如果对皇家不敬就要被治罪,那他有几百颗脑袋也不够砍啊。

    担心这个,倒不如担心秦余那死变态会不会暗中搞什么小动作。

    不过想想这个可能也不太大,听说昨日在宫门之前,他当场就被打的昏死了过去,李易估计着老皇帝还是让人留手了,否则秦府今天应该准备办丧事才对。

    还有那些其他的纨绔,包括那位端阳郡王,十天半月之内,根本蹦跶不起来,这次将他们一窝端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之内,京都城中,怕是会清静不少。

    作为大家公认的“京都三杰”之一,他还是很称职的,不经意间就又为老百姓做了一件实事。

    不过,这种事情也难保,谁知道那些王八蛋的底线在哪里,小院周围的安保力量还是要加强一些,现在的情况早已不是当年在柳叶寨,不说柳二小姐手下,仅仅勾栏中招揽的高手已经不计其数,在京都城中网状的铺开,只要一方有动静,短时间之内就能聚集起来无数人。

    这些事情都是吕洛在做,他对于江湖这方面熟悉,威信也高,再加上两兄弟的智商他一个人就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堪称智计卓绝,做事罕有遗漏,所有事务,桩桩件件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很多意外或者突发事件也能够以强硬的手腕摆平,柳二小姐从来没有服过谁,他便是其中一个。

    要不然,就柳二小姐凭着一腔热血管理豪侠榜诸多事宜,怕是没多久就要整个崩盘。

    “店铺先不急着扩张,手下如果有聪明机灵点儿的人,可以往掌柜或者管事的方向培养一下,当然根底要干净,别让若卿整天往外跑,活是忙不完的……”

    “知道了……”曾醉墨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颇有些送客的意思。

    今天的她有些奇怪,李易算算日子,略微推算了一下,就不觉得奇怪了。

    他站起来说道:“那我先回去了?!?br />
    曾醉墨再次摆了摆手,站起来向屋内走去。

    李易叹了口气,走出门外的时候,老方已经蹲在旁等着了。

    看到李易走出来,他站起身:“姑爷……”

    “你别说话……”李易急忙挥手,上了马车,说道:“去城里转转?!?br />
    此时距离天黑还早,如仪她们大抵还要过上一两个时辰才回来,勾栏包括京都的一些店铺,他时不时的都会去看看。

    城内一处勾栏的门口,李易从马车里下来的时候,恰好有另一辆马车从旁驶过,车内的儒雅年轻人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册,看的入神,马车缓缓的驶过几条街道,直到街头的人影渐少的时候,在一处高门前停了下来。

    门口的下人正要上前问询,看到马车上的标志时,面色一凝,立刻恭敬的上前说道:“参加蜀王殿下!”

    年轻人从马车上下来,摆了摆手,问道:“秦相在府中吗?”

    “刚刚回府?!蹦窍氯肆λ档溃骸暗钕虑?!”

    ……

    ……

    “殿下这些日子在看书?”有下人奉上茶水之后,秦相看着蜀王问道。

    蜀王笑着说道:“这两月来,躺在床上,无甚事做,书倒是读了不少,现在竟是习惯了,一时也放不下?!?br />
    “多读点书也好?!鼻叵嗟愕阃?,说道:“只不过,便是读书,也要有所侧重,殿下如今应多学学帝王心术,治国之道,老臣明日会差人送几本书过去?!?br />
    “多谢秦相?!笔裢豕笆殖菩?。

    秦相脸上露出思忖之色,顿了顿,说道:“老夫知道,殿下与长安县伯李易有怨,然此人有经天纬地之才,若是愿意辅佐,日后必将是殿下身边最大的助力?!?br />
    “年轻气盛,这不算什么,老夫也有年轻之时,成大事者向来不拘小节,老夫希望殿下能够不计前嫌,至于李县伯那边,老夫自会为殿下争取,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这已经是秦相第二次向蜀王提及此事,蜀王怔了怔之后,脸上露出喜色,说道:“本王这两月来,静思己过,感慨良多,也正有此意,如此便劳烦秦相了!”

    秦相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欣慰之色。

    蜀王忽然转移了话题,问道:“昨日之事,我已有耳闻,不知秦余贤弟他……”

    “昨日一夜未眠,刚刚才睡下?!彼档秸饧虑?,秦相的脸上又露出颓然和失望。

    蜀王拱了拱手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过去叨扰了,等到过两日再来探望?!?br />
    “殿下这些日子若是无事,对于将门和其他官员府邸,不妨多去拜会拜会,毕竟有些事,其他人哪怕是老夫去做,也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br />
    “李贤明白?!?br />
    ……

    ……

    “好了,秦相不必再送了?!?br />
    秦府门口,蜀王再次对秦相行了一礼,转身上了马车。

    “福兮祸兮,殿下此次,是真正的成长了……”秦相轻声说了一句,转身迈入府邸。

    马车之内,蜀王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片刻之后,他脸上的笑容收敛,眼中异芒闪烁,问道:“那两名女子的底细,查清楚了没有?”

    “回殿下,已经查清?!甭沓低庥猩舸?。

    蜀王脸上笑容再次浮现,手指无意识的摩挲,将那身旁的一本书再次拾起,入神的看了起来。

    【ps:大热天的,没有一点预兆就停电了,妈蛋,热就不说了,今天还要补更呢!一会儿看情况,如果十一点还不来电,估计就jj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