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的丫鬟们在院子里讨论着哪位大人家的公子昨日在宫门前被打烂了屁股,也不知道是他们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平日里欺压良善也就罢了,现在连公主殿下都敢调戏,打死都活该。

    小环平日里对她们说的这些京中八卦是很感兴趣的,但今天却苦着一张脸,这两天她瓜子吃多了上火,舌头上起了泡,疼得厉害,一会儿的功夫,已经喝了两杯果汁了。

    李易这两天则有些无聊,英雄大会将近,柳二小姐有些忙不过来,武林中那些真正的高手也来了不少,便将如仪拉去镇场子,看起来真的对武林盟主势在必得。

    两位小公主竟然跑出宫外,虽然不知为何,那些朝臣、御史们似乎是达成了某种默契,没有一人在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小做文章也没有,但永宁和寿宁,短时间内再想出宫,却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这群王八蛋,本来永宁回宫的期限还有几天,这下子吃亏吃大了,得找个机会和老皇帝谈谈,看看能不能补偿回来。

    不过这件事情得暂缓几天,这两天,每每想到老皇帝,他都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几天还是少去见他为妙。

    今天还得去曾大姑娘那里看看,昨天那件事,她怕是被吓得不轻。

    准备出门的时候,倒是在门口遇到了一位意想不到的人。

    刘县令一脸笑容,拱手说道:“多谢李大人,昨日要不是您,下官怕是凶多吉少?!?br />
    说起来大半年以前,自称下官的还是李易,才过了不到一年时间,两人所处的位置便颠倒过来。

    “来人,将礼物拿过来?!绷跸亓钕蛏砗蠡恿嘶邮?,这才对李易说道:“一点薄礼,不成敬意?!?br />
    说是薄礼,但以他的身家来说,也算是大出血了。

    昨日之事想起来实在太过惊险,若是带着衙役们冲进房间的是他,昨日那些纨绔的下场便是他的下场,然而他在京中可没有那么深厚的背景,事情怕是会更严重。

    李易昨日的提点,对他来说,可不亚于救命之恩。

    两位公主啊,昨天得到确切消息之后,他是真的惊出了一身冷汗。

    “都是自己人,刘大人,这就有些见外了?!崩钜仔ψ虐诹税谑?,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最初的那一段日子,都是在庆安府度过的。

    因此,在京都之中看到刘一手和刘县令,比起其他人要多些亲切感。

    更何况,刘县令坐在京城令的位置上,对他有益无害。

    刘县令连忙说道,“礼节还是要有的……”

    他这样说,李易自然也不好拒绝。

    到时候告诉李伯一声,差人去刘县令府上拜会,礼物的规格,便依照这一份吧。

    李易伸了伸手,笑道:“刘大人进来坐坐吧……”

    刘县令刚才倒是看出来,李易应该是要出去,虽然想进去喝杯茶,再增进增进感情,但此刻却是不好叨扰,拱了拱手,说道:“受此大恩,下官只想来当面道谢,就不再多打扰李大人了?!?br />
    来李家的客人,都有只送礼不进门的好习惯,请都请不进去,连一杯茶的本钱都省了,李易不由的开始反思,是不是这处府邸风水太好的原因……

    刘县令同样是连门都没有进去就匆匆离去,李易摇了摇头,叫上老方,身后还跟着李家的几名护卫,向京都城的方向而去。

    老方被二叔公调教了一段日子,现在实力突飞猛进,皇宫里面精挑细选出来的护卫,都不够他一拳砸的。

    永宁身边的灰衣老者在这里待了两个月,从一开始挥挥袖子就能轻易地胜过老方,到后来见到他都是躲着走,后来据他自己所说,若是生死搏命,三十招内就能取老方性命,但若是寻常的比武切磋,这一把老骨头经不住他几下拆的。

    身手越来越好,性子越来越窝囊。

    前几天还因为藏私房钱的事情被婆姨发现,两天没让进门,成为了府上的笑柄。

    老方坐在马车上,一边赶车,一边问道:“姑爷这是又要去曾姑娘那里?”

    李易眉头一挑:“什么叫又?”

    老方这才发现自己问的方式不对,改口道:“姑爷今天回曾姑娘那里?”

    ……

    再一次爬上马车,老方叹了口气,靠在车厢上,脸上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怅然,问道:“姑爷,你就没想着纳妾吗?”

    “怎么,你想把小红接回去?”李易看着他反问道。

    老方摇了摇头,说道:“我和小红,没什么的?!?br />
    李易撇了撇嘴,老方这句话,怕是他自己都不信。

    没什么,没什么三天两头的往群玉院跑,没什么还胆大包天的藏私房钱给她买礼物,没什么的话------一个糙汉子的心思会变的这么细腻?

    骗鬼呢吧!

    老方忽然转过头,看着李易,认真问道:“姑爷你就没想把曾姑娘接回来,还有那位若卿姑娘,我不信你看不出来她们喜欢你?!?br />
    李易脸上的表情一滞。

    如仪现在还有一道过不去的心结,她虽然嘴上那么说,但若是自己真的那样做了,又将她放在什么样的位置?

    虽然以后如何并不一定,就目前的相处模式来说,是最为------他抬头看着老方,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家伙是老方吗!

    虽然他对于老方的记忆早就没有停留在将好不容易打来的山鸡送给他们,自己一家吃糠咽菜的憨厚大汉,但眼前这个眉宇间带有三分沧桑三分轻愁三分睿智,还有一分像是看透世事后沉淀出来的某种情绪------这他娘的真是老方?

    “老方,你变了?!?br />
    李易看着他许久,叹了口气说道。

    “姑爷,人都会变?!崩戏娇醋潘?,说道:“你会变,我会变,大小姐会变,二小姐也会变,我们所有人都会变?!?br />
    这一刻的老方,很像一个哲学家。

    李易忽然觉得他小看了老方,小看了所有人。

    “姑爷……”

    “别说话,让我一个人静静?!崩钜装诹税谑?,声音有说不出的疲惫。

    ……

    ……

    李易来这处小院全都是在白天,因此是不太能看到宛若卿的,曾大姑娘倒是每次都在,作为首席设计师,在房间里面画画就行,她不用跑来跑去。

    今天的她没有在房间里,而是坐在院内的石桌旁,看着树下的秋千发呆。

    李易叹了一口气,坐在了她的对面。

    曾醉墨抬头瞥了他一眼,没有言语。

    老方这个王八蛋,几句话说的他开始思考人生,自己却跑去群玉院和小红聊人生……

    沉默了一会儿,李易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看了曾大姑娘一眼,说道:“要不……你唱首歌吧?”

    曾醉墨这段日子学了许多新歌,都是永宁教他的,可能也是觉得气氛略有尴尬,问道:“唱什么?”

    李易低头想了想,片刻之后,抬头看向她。

    “十八mo------怎么样?”[这个词居然屏蔽,只能拼音]

    【ps:晚上有点事,幸好出来的时候带着小电脑,今天缓一缓,明天应该能继续还更?!?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