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我倒要看看,你能回哪里去?”端阳郡王冷笑一声,脸上露出一丝讥讽。

    不过这丝讥讽很快就化为疑惑,转头望向楼下。

    轰隆??!

    一阵异常整齐的步伐声陡然在耳边响起,沿着楼梯看下去,众人看到酒楼的掌柜和伙计,包括楼下的客人,全都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一群身穿甲衣的卫士从门口鱼贯而入,前排十余位兵士手中的羽箭已经对准了他们,箭尖上的锋芒,看得人心中发寒。

    “禁军!”

    “这是怎么回事?”

    “禁军怎么会在这里!”

    ……

    ……

    十余名纨绔子弟,当即被吓得亡魂皆冒,禁军乃是天子近卫,职责便是守卫皇宫,?;さ弁?,每每有禁军出现,代表的是陛下的意志,此时谁敢乱动?

    “楼上之人,放下武器!”

    一名将领模样的男子从后方走出,冷冷的看他们说道。

    哐当!

    端阳郡王回头看着这一幕,额头上满是冷汗,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惊恐之余,却还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宫中禁卫会在这里?

    那几位手持武器的下人,自然也早就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别说是他们,一旦违抗,这些禁卫甚至有当场射杀端阳郡王的权力,他们又算的了什么?

    下一刻,无数人影就出现在了酒楼之中,一队禁卫沿着楼梯上来,包括秦余在内,十余位纨绔子弟靠着墙,被冰冷的羽箭对着,大气都不敢出。

    “末将救驾来迟,还请两位公主殿下恕罪!”

    那位近卫将领走到门前,单膝跪地,沉声说道。

    “公主?”

    端阳郡王只觉得眼前有些发黑,终于知道刚才那位刘县令为何扭头就走,他娘的------公主殿下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刚才干了什么,他在公主殿下的面前动了刀?

    还是两位!

    此时,端阳郡王已经不仅仅是眼前有些发黑了,要不是扶着墙壁,怕是早就瘫软了下去。

    秦余的脸上也是苍白一片,谁能想到,尊贵如公主殿下,竟然会在这样的酒楼里吃饭?

    两人尚且如此,那些地位不如他们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打湿。

    那些禁卫的杀气,他们背过头都能够感觉到,这一次,怕是真的出大事了!

    “哎呀,干什么啊,吃饭都不让人好好吃?!卑两柯芾虼幼簧险酒鹄?,拉着永宁的手,说道:“真扫兴,我们回去吃油焖大虾吧!”

    李易摇了摇头,出了这样的事情,油焖大虾怕是吃不了了。

    你说说这端阳郡王,你说说这秦小公爷,真是吃饱了撑的,来招惹两位公主,这又是何必呢?

    好好的坐下来吃饭不好吗?

    李易感觉到身旁的曾大姑娘呼吸有些紊乱,身体颤了几颤,他急忙转身扶住她,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曾醉墨挥了挥手,自己站稳之后,看着李易问道,“公……公主?”

    李易耸耸肩,指着两位小萝莉,介绍道:“重新给你介绍一遍,这位是寿宁公主,这位是永宁公主……”

    “你……,你扶着我点?!痹砟恢皇执钭爬钜?,看着两位再也熟悉不过的小姑娘,一脸的难以置信。

    心怡和冰凝,不是他……,不是他远房亲戚家的孩子吗,怎么,怎么可能会变成公主的?

    也就是说,她曾经抱过亲过,荡秋千的时候还差点摔着了的,居然是公主殿下?

    这个消息太过意外,也太过惊人了,她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一旁的小翠,脸色比刚才更加的苍白,抓着曾醉墨的衣角,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走吧?!崩钜滋玖丝谄?,外面的世界果然危险,好好一顿饭都能吃成这样,这次怕是连家都回不了了,他走出门外的时候,看了看蹲在墙角的秦余和端阳郡王,无奈的摇了摇头。

    简直是造孽啊……

    曾醉墨和小翠有些浑浑噩噩出来,连秦小公爷的事情都被暂时的抛在了脑后。

    醉月楼门外,那禁军将领对李易说道:“李大人,事关公主殿下,还请您和我们去宫中一趟?!?br />
    李易点了点头,对站在门口的李家护卫说道,“先送醉墨姑娘回去吧,告诉夫人,我可能会晚些回来?!?br />
    那禁卫将领犹豫了一下,说道:“大人,这两位姑娘……”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此事与她们无关,还是算了吧?!?br />
    禁卫将领看了看一旁的灰衣老者,见对方点头,这才不说话了。

    曾醉墨此时脑子里有些乱,她也确实该回去想想,理一理思绪,被那护卫送走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还有些茫然。

    李易和两位公主回宫的时候可以坐马车,其他人可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身份尊贵的秦小公爷,端阳郡王,以及十余位京中有名纨绔,被禁卫押着,穿街走巷,可谓是出尽了风头。

    事关两位公主,自然不可能轻易对待,早已有禁卫进宫禀明天子,与此同时,一道道消息,也向着京中某些高门大户中传了过去。

    户部,某位姓曾的侍郎刚刚从尚书大人那里出来,脸上的表情略有振奋。

    尚书大人刚刚通知的一些消息,让他心中颇为自得。

    户部紧缺算学人才,这是所有人的共识,而自己的儿子,百般波折之下,总算是入了算学院,日后若是想要在户部任职,通过他的关系,或许会容易很多。

    而等到蜀王殿下上位,曾经遭逢大祸的曾家,怕是就要重新崛起了。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自然而然的露出一丝笑容,然而这一丝笑容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有一人匆匆忙忙地从外面跑进来,见到他之后,惊慌的说道,“曾大人,大事不好了,公子爷被禁卫抓起来了!”

    “什么?”曾侍郎闻言,脸色大变,立刻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怎么会惹上禁卫的?”

    那人摇摇头说道,“具体的情况属下也不知,只是知道陛下大为震怒,包括端阳郡王和秦小公爷,十几位大人家的公子,此时都齐刷刷的在宫门前跪着呢!”

    “陛下……,陛下大为震怒?”曾侍郎脸上的表情更加惶恐,立刻道:“备车,去秦家!”

    此时,与曾侍郎反应相同的,并不止一人。

    陈国公府,一名妇人惊慌的说道,“什么,立森被抓了,老爷,老爷,你可要救救立森??!”

    陈冲脸色阴沉,片刻之后,大步的向门外走去。

    “备车,我要入宫!”

    秦府,看着一脸惊慌的曾侍郎,秦相眉头皱起,却也并不知具体发生了何事,不多时,便有一辆马车从秦府驶出,直往宫门的方向而去。

    百余禁卫押着十余名纨绔穿街过市,这是何等震撼的场景,京都的百姓活了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半个时辰之内,各种流言,便几乎传遍了京都。

    与此同时,不少豪门大户,官员府邸,则是发生了更大的动荡……

    【ps:这个月的月票加更还没算,上个月目前还欠五更,今天其实是在和《王侯将相系统》的作者傻兔子打赌,小黑屋里谁没有码出一万字谁是狗,今天码了一天字,我再搞一搞,坚决不当狗。另外,不用怀疑章节长度,每章都是2000字以上,虽然和平时比还是偷懒了几十上百个字,用数量来凑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