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醉墨一脸担忧的看着李易,欲言又止。

    “我什么我,吃饭?!崩钜装诹税谑?,又道:“瓜子还有没有,还是要奶油味的?!?br />
    曾醉墨从腰间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绣着花的袋子,说道:“奶油味的没有了,只剩五香味的了?!?br />
    “算了,凑合也能吃?!崩钜椎懔说阃?,又看着她放在桌上的两个锦盒,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给冰凝和心怡的礼物?!被蛐硎抢钜椎牡桓腥镜剿?,曾醉墨心情略有放松,说道。

    “什么?什么礼物?”听到礼物,傲娇萝莉放下鸡腿,用手帕擦了擦嘴巴说道。

    “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打开看看吧,看看喜不喜欢?!痹砟鹾械莨?,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道。

    “哇,有礼物??!”傲娇萝莉还是少女心性,迫不及待的将锦盒拿过去,两只锦盒上面分别写着她和永宁的名字,她将另一只递给永宁,将自己的锦盒飞快打开。

    “好漂亮?!笨吹教稍诮鹾兄械亩?,傲娇萝莉不由的惊呼出声。

    李易看了看,原来是一条手链,这种在后世很常见的配饰,在现在自然是没有的。

    他曾经和曾醉墨说过,以后可以开一间饰品店铺,和成衣搭配售卖,当然,自然不可能用这个世界也十分珍贵的宝石之类,前提是他先将玻璃烧出来,这样可以极大的降低造价,不过,这个想法怕也是要等好久才行。

    毕竟那种晶莹剔透的东西,价格都十分不菲,就算是将普通的玻璃卖到宝石的价格,怕是也会有无数人争相购买,这其中的利润大得无法想象,甚至远超香水烈酒,此时却是不适合太早拿出。

    这两条手链上穿着的东西,自然不是玻璃,但也算珍贵,以曾醉墨现在的身家,倒也能轻松地买下这些。

    而这款造型奇特的手链,应该是她亲自设计的,虽然傲娇萝莉身在宫中,见过的珠宝不计其数,却也不可能见过这种。

    “谢谢曾姐姐!”傲娇萝莉回过神来之后,便甜甜地对曾醉墨一笑,又考虑了片刻,将自己碗里的另一只鸡腿给她夹了去。

    “谢谢姐姐?!庇滥谋硐置挥兴敲醇ざ?,但是看起来也很高兴。

    曾醉墨看看她们两个,又看看门外,担心的说道,“他们……”

    李易给她碗里夹了一块豆腐,说道:“放心,打扰别人吃饭的人一般没有什么好下场,快点吃吧,一会真该凉了?!?br />
    小翠真的快要哭出来了,外面那些人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们都要去叫官差了,小姐和李公子怎么还能吃下去?

    她眼眶里含着泪水,夹了一块豆腐。

    “哎呀,这豆腐可真好吃,难怪三两银子才这么一点,可得好好尝尝……”

    ……

    ……

    “此人如此大胆狂妄,我不信你能忍到现在?!绷硪淮Ψ考?,端阳郡王看着秦余说道。

    秦余低头喝一杯酒,并未言语。

    以他的性子,对于得罪他的人,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

    然而明面上,他根本无法做些什么,这些日子里,爷爷对他管教甚严,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禁足,或是养伤,其实暗地里的动作却也不少。

    然而第一次派去跟踪的人,被人狂殴一顿,扔在了幽深的小巷里,第二次则是直接被打断了腿,他之后又派出暗自招揽的武林好手,结果也是一样,秦府现在断手断脚的人都养了不少。

    此后,他便断了暗中报复的心思。

    即便他再为自傲,也不得不承认,他对李易束手无策。

    本来在殴打蜀王一事之后,他就将此事寄托在了蜀王身上,却没想到蜀王自从宫中出来之后,就变成了一个乖宝宝,整日在家读书,或是拜访一些朝中官员,直到现在,他都没能再见蜀王一面。

    上次在街头所受的耻辱,让他成为全京都的笑柄,至今难忘。

    此次在醉月楼再遇到这两位女子,他自然不会放过,但有李易插手,却也不得不万事小心。

    最好的办法,便是借刀。

    借的是朝廷的刀,只要咬定那两名女子和那位贼人有关系,接下来的事情,自然顺理成章。

    他便是再狂妄,胆敢干扰朝廷办案,自有人不会饶他。

    这时,房门被人推开,秦府的一位下人走进来,说道:“公子爷,刘大人到了?!?br />
    秦余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出门外,对刚刚走上楼梯的一人拱了拱手,笑道:“此次倒是给刘大人添麻烦了?!?br />
    如今的京城令刘大有并不属于秦相一系,他曾在京兆尹董文允手下做事,而董文允的岳父,是与他爷爷地位等同的沈相。

    因此,虽然瞧不上这位京城令,但此刻的态度也不能太过倨傲。

    “秦小公爷言重了?!绷跸亓钔傲斯笆?,笑着说道:“这是本官的分内之事,小公爷不必客气?!?br />
    秦余微笑的指了指身旁的年轻人,说道:“这位是端阳郡王?!?br />
    刘县令心中一震,没想到此事竟然还牵扯到端阳郡王,这位可是一个他更加惹不起的存在,急忙抱拳道:“下官参加端阳郡王?!?br />
    那年轻人摆了摆手,说道,“这位大人还是先办正事吧,那两人就在你身后这房间之中?!?br />
    刘县令听闻此言,心中立刻升起了几分警惕。

    此地有端阳郡王,又有秦小公爷以及这些京都纨绔,哪一个不是背景通天,却要特意去请官差过来,要说此事没有什么内情,打死他都不信。

    然而作为县令,这确实也是他的职责,此时,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大人,要砸门吗?”见刘县令指了指房门,一名衙役立刻问道。

    跟着他过来的十余名衙役,脸上的表情倒是有些激动,这可是在为这些大人物办事,要是办得好了,刘县令的好处少不了,他们的好处,自然也少不了。

    “敲门?!绷跸亓畹闪怂谎鬯档?。

    一群没脑子的东西,要是真有什么好事儿,这些人会让他们过来?这摆明了就是有麻烦。

    那衙役还没来得及敲门,房门就从里面打开,李易看着站在门口的刘县令,惊讶道,“哎,刘县令怎么在这里,好久不见??!”

    刘县令愣了片刻,脸上立刻露出喜色,说道:“李大人,怎么是您,的确是好久不见了?!?br />
    对于这位曾经的李县尉,刘县令心里是充满感激的,要不是他,自己现在怕还是在安溪县令的位置上等着养老,哪里会坐上京城令的位子,前途更是一片光明,怕是在数年数十年之后,那几个最高的位置,也能够一够了。

    眼看着两人就站在门口聊开了,端阳郡王一脸愕然,秦余愣神之后,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其余众人则是看着刘县令,心中更是意外至极,让他过来是抓人的,谁成想,这位刘县令,居然和对方聊开了?

    【ps:第三更八点左右?!?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