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是巧?!?br />
    秦余在片刻之后开口,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淡然。

    “公,公子,这叫花鸡……,要端进去吗?”醉月楼的一名伙计站在楼梯口处,看着眼前的一幕,声音有些哆嗦的说道。

    “端进去,我们可是付了钱的……”傲娇萝莉已经想着那只鸡腿很久了,立刻催促道。

    小翠脸上满是惶恐,都快要哭出来了,小姑奶奶,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叫花鸡呢,她们连人都要走不了了!

    “秦小公爷若是没有其他要紧的事情,我们就进去了?!崩钜字噶酥阜考淅锩?,说道:“再晚些时候,菜就要凉了?!?br />
    秦余深吸了一口气,撇了那位陌生的小姑娘一眼,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李县伯自便,不过,这两位姑娘,却是不能走的?!?br />
    李易诧异看着他,问道:“这是为何,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难道秦小公爷又想上演一出强抢良家女子的好戏,?”

    李易说话的时候,刻意加重了这个“又”字。

    秦余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后胸口开始微微起伏。

    其余众人看了他一眼,这他娘的,简直就是**裸的打脸??!

    秦小公爷因为当街调戏良家,被一路过的江湖侠客狂殴重伤,在家休养数月才好,可谓是颜面尽失,众人在提及此事之时,也只会说秦小公爷被歹人所伤,哪有人敢提调戏良家之事,这位李县伯,还真是打人专打脸,骂人专揭短……

    上次在皇宫之中,他才狠狠的扇了秦小公爷两个耳光,如今这句话又不亚于当面打脸,简直是精神和**的双重打击,民间已有传言,这位李县伯,乃是当之无愧的“秦小公爷克星”。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李县伯,慎言啊……”秦余再次开口的时候,已经毫不掩饰眼中的怒意,换做是别人,他此时怕是已经出动了护卫,顺便将这几个月来心中的郁结之气抒发出来,然而此刻,也仅仅是怒意而已。

    毕竟他虽然有着“秦疯子”之称,但对面那位,可是真正的疯子,打人不用负责任,有着太医署证明的疯子。,

    “哎,秦小公爷不要谦虚……”李易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转身对曾醉墨说道,“走吧,出来这么久,饭菜都凉了?!?br />
    曾醉墨丹唇微启,咬了咬牙说道,“你们先进去吧,他们不会拿我们怎么样的?!?br />
    她是知道上次的事情有着怎样的影响,官府将之定义为行刺,如果那位侠客被抓到,后果会是怎样可想而知,但她和小翠,说起来也是受害者,就算是真的到了官府,也是能解释的清的。

    秦府可是有着一位丞相,在朝中也有着非凡的势力,她不想把李易牵扯进去。

    李易这次却也没有着急进去,看看着她问道:“你怎么会认识他的?”

    小翠有些委屈的说道:“是,是上一次我和小姐刚来到京城,他们,他们非要我和小姐跟他们走,有一位路过的大侠看不过,就,就就狠狠的揍了他……”

    “原来那两个女子就是你们……”李易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情,语气稍显惊讶。

    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家门,这秦小公爷和他,八字相冲??!

    见秦小公爷明显不是李县伯的对手,当即便有一名年轻人站出来,说道:“李……,李院监,这两名女子,涉及到行刺秦小公爷的案子,我们已遣人通报官府,马上便会有官差过来,李院监难道是要包庇她们不成?”

    “你是?”李易看着他问道。

    年轻男子开口说道:“在下李健仁?!?br />
    “哦,工部李侍郎家的?”李易对于这个名字还是有些印象的,毕竟名字能起得这么清新脱俗,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也没几个。

    “正是?!崩罱∪时Я吮?,心中却是郁闷,这种场合,他其实是不适合出头的,毕竟以后还要在算学院学习,这还没有正式入学,就得罪了院监,以后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不错,不错,我记住你了?!崩钜椎懔说阃?,说道:“那不着急,先等官差过来吧?!?br />
    回头看了看曾醉墨,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进去吃饭,花了好多银子呢?!?br />
    快要走进去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秦余一眼,认真的问道:“至于吗?”

    “至于?!鼻赜嘈ψ潘档?。

    李易点点头,转过身,将房门关上。

    看着几人重新走进房间,将包间的门关上,那位端阳郡王已经怒容满面。

    “狂妄,简直是太狂妄了!”

    他虽然远在楚州,对于京都之事不甚熟悉,却也没有预料到,一个小小的县伯,就敢在他和秦小公爷面前如此放肆。

    李健仁和崔习新等人摇了摇头,这就叫狂妄?

    端阳郡王,怕是太过小看这位李县伯了。

    殴打秦小公爷,殴打蜀王殿下,逼迫百官和陛下让步,他做的每一件事情,又岂是一个狂妄就能形容的?

    端阳郡王恼怒之下,一脚向包间的房门踹去,却被秦余拦住了。

    “等?!鼻赜嘀凰盗苏庖桓鲎?。

    他和李易打交道已经不止一次,自然不会看轻他,此事自己和端阳郡王都不适合插手,若是官府直接介入,便是公事,纵然他李易圣眷再深,难道他的手,还能伸到京都县衙不成?

    但秦家的手是可以伸到的,虽然陈家的陈越已经不再是京城令,有些事情的确变得麻烦,但一个小小的京城令,在场的诸人之中,怕至少有半数以上都没有放在眼里。

    京城令刘大有当然也知道在那些京都有名的纨绔眼里,他这个京城令什么都不是,处处都会受到掣肘,心中暗自将那位秦小公爷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找到那两名女子顶个屁用,有本事你找到揍你的那名豪侠啊,调戏良家不成反被揍,脸皮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还敢出来丢人现眼,现在似乎又想对那两名无辜女子做些什么,真当这官府是你家开的?

    然而此事他也不能不管,甚至还得亲自前去,毕竟那些人里面,他目前一个都惹不起。

    “再快点!”刘县令掀开轿帘,催促轿夫道。

    醉月楼,天字二号房。

    门外有几人警惕的盯着,以防里面的人溜走,房间之内,傲娇萝莉毫无形象的吃的满嘴流油,李易对于叫花鸡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不得不说,这里的茶还不错,就是价格贵了点,十银子一壶,真替老皇帝感到心疼啊。

    “再去拿一壶茶来?!弊范哉驹诤竺娴幕锛品愿懒艘痪?。

    在他旁边的那名灰衣老者终于忍不住了,皱眉看着他问道:“至于吗?”

    李易看着他,诧异的问道:“不就是两壶茶吗,难道宫里不给报销?”

    片刻之后,他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刚才也听到了------他说至于?!?br />
    【ps;简介应该说过,写这本书,就是为了装逼搞笑的,包括主角的逗比和中二,一切都是为这个主题服务,就是小白文商业文,如果真想看到一些深刻的东西,怕是要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