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一直觉得两个月的时间很长,但日子真正过起来,其实也就是一晃眼的事情。

    如今眼看着景和二年已经进入了九月中旬,要不是忽悠老皇帝好不容易又将永宁回宫的日子延迟了十天,早在几天之前,她们就应该离开了。

    之所以是她们而不是她,是因为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傲娇萝莉以探望永宁为由,整整探望了两个月。

    会有这两个月,给出官方的理由当然是给永宁治病,当然,此事依然只是限于极少数人知道,毕竟为了她的安全着想,老皇帝不会将年幼公主出宫的事情大肆宣扬,朝臣更是没有一人得知此事。

    虽然李易知道永宁根本没有什么病,但让她出宫待些日子是有好处的,有着和这个时代不相符的灵魂,整日待在宫中,怕是憋也会憋出病来。

    再过分的要求不敢提,以后每一个月带她出宫治疗半个疗程三五天,老皇帝应该不太可能拒绝。

    这两个月,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让她明白,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虽然大多数人都将她的话当成是小孩子的胡言乱语,但等到过几年她长大了,若是被有心人听到,怕是也会有一些麻烦。

    “醉月楼,醉月楼,我饿了,我们去这里面吃饭吧?!卑两柯芾蚬浣止涞牟幌牍淞?,走到某一处酒楼的时候,拉着李易的胳膊不停地摇着。

    李易挑了挑眉说道:“你今天不是想吃油焖大虾吗,这里可没有?!?br />
    “那个……,先在这里吃一点,回去再吃其他的?!焙芑崴阏说陌两柯芾蚴谴永炊疾换岢钥鞯?,虽然说好了今天回去以后还要吃很多好吃的,但是那是回去以后的事情,和现在吃什么东西不冲突。

    李易看了看永宁,见她也轻轻点头,无奈的挥了挥手,说道:“那进去吧?!?br />
    “我去那边买些东西,你们先进去?!痹砟退撬盗艘簧?,拉着小翠去了前面一家店铺,金玉阁,卖珠宝首饰的地方。

    永宁现在黏她比黏自己还多,这让李易颇为郁闷,心道难道大姑娘小姑娘天生就比较容易亲近,当然,也只是稍微郁闷,他倒是希望永宁能够在这里找到更多地寄托。

    “找一个安静的房间,靠窗最好?!备崭兆呓?,就有一名伙计笑容满面的迎了出来,李易看着他说道。

    “客官,请问有没有预定过?”那伙计笑着问道。

    “怎么,难道今日客满了?”李易四下里看了看,现在虽然是饭点,但是在这里吃饭的人并不多,应该不太会出现没有房间的可能。

    “客官有所不知,到醉月楼来的客人,都是要提前预定的,这是醉月楼的规矩?!毙《故悄托牡慕馐偷?。

    李易看了看身后的老者,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应该是小菜一碟。

    老者点了点头,走到前面。

    不多时,那伙计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客官楼上请?!?br />
    虽然只是醉月楼的一个小小伙计,但平日里接待的贵人们多了,眼界自然得有一些,这几人虽然依然没有亮明身份,但那老者给人的感觉很可怕,重要的是那牌子,总之,这些人怕是不能轻易得罪的。

    提前预定是醉月楼的规矩,规矩便是用来打破的,针对普通人的规矩,用在一些人身上可不合适。

    “为何不是天字一号间?”上楼的过程中,那灰衣老者皱眉问道。

    伙计擦了擦冷汗,小心翼翼的说道:“客官,不巧,天字一号间,今日被一群贵人包了……”

    “行了行了,有的吃就行?!惫锍隼吹娜司褪敲《?,李易摆了摆手,这种谜一样的优越感,除了皇宫,一般地方真还培养不出来。

    路过那所谓的天字一号间时,正好有伙计进去上菜,李易随意的瞥了一眼,只看到房间里面人影不少,居然还有女子在唱歌,倒是挺会享受……

    他对那里的所谓“贵人”不感兴趣,随后便转过视线,由那伙计领着到了隔壁的一处房间。

    要说这醉月楼的规格,就算是在京都也不算低,包间宽敞至极,连四周的墙壁上都挂着字画之类的,李易扫了一眼便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不低。

    当然,最能体现规格的,还是这里的菜式价格。

    一盘豆腐卖三两银子,暴利啊,这简直和抢钱没有什么区别,难道他们家的豆腐是七彩的?

    这一盘豆腐的价格,就足以抵得上一个还算殷实的家庭一年花销,别说普通人,没有几万两银子的身家,怕是在这里连一盘豆腐都不敢点。

    也就是那些无论何时何地都想要彰显身份的有钱人才好这一口,至少对于李易自己来说,虽然不缺钱,但也不会这么糟蹋。

    当然,如果这些银子宫里报销,则另当别论。

    傲娇萝莉和永宁商量着吃什么的时候,李易抿了一口茶水,想着别的事情。

    算学院依旧还在建设之中,怕是还要很久,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可能会彻底的清闲下来,不过也不可能清闲多久,因为英雄大会,快要开始了……

    醉月楼楼下,曾醉墨和小翠走进来,小翠嘟着嘴说道:“冰凝和心怡这么快就要走了,还有点舍不得呢……”

    曾醉墨只是笑了笑,那两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她自然也是喜欢的,只不过,从她们的穿着打扮,以及平日里的言行举止来看,两人都是受过正统教育的,尤其是叫做李冰凝的那位小姑娘,出身怕是不会低。

    她自己小时候在家中也学过礼仪之类,因此对于这些会稍微敏感一些。

    更何况,前几日两个小姑娘一人送了她一只手镯,另一人送了一支发簪,都不是凡品,看起来便价值不菲,又岂是普通人能够拿得出来的?

    虽然不知道她们的具体身份,但猜也能猜出来一些,像这等大家千金,又怎么会长时间的寄养在别人家里?

    前些日子在金玉阁订做了两条手链,要论价值可能比不上她们送的东西,但当做临别礼物,也不会显得寒酸。

    见又有客人进来,一名伙计立刻迎了上去,小翠向他们描述了几句,那伙计立刻恭敬地伸手,“两位姑娘楼上请,你们要找的人在天字二号房?!?br />
    两人沿着台阶上去,便在这时,从天字一号房中走出来了一位青年,看到迎面走来的伙计,怒骂道:“让你们上的那那两壶千日醉怎么还没上,磨磨蹭蹭的找……”

    他话说了一半,望着那伙计身后的两名女子,表情微微一怔,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挠了挠脑袋,像是想起了什么,立刻便惊呼出声。

    “是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