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翠,你过来?!?br />
    永宁和寿宁两个小姑娘在院子里玩过家家的游戏,李易坐在石凳上,对小翠招了招手说道。

    “李公子,什么事情?”小翠从那边跑过来。

    “你们家小姐,这几天是不是来月事了?”虽然他知道问这个问题似乎有些不太合适,但是为了那几颗瓜子,曾醉墨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理过他了,曾大姑娘不至于这么抠,李易觉得问题应该出在其他方面。

    “啊……”小翠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脸色便红的像是要滴血一样,这种,女子这种事情,能随便告诉别人吗?

    随便说这种事情的话,小姐要是知道了会打死她的……

    “没,没有,还要过几天?!毙睦锩嬲庋胱?,小翠红着脸说道。

    “这样啊……”李易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原因的话,还有什么其他的可能?

    小翠低着头,嘟嘟囔囔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小姐这几天怎么了,总是一个人发呆,也经常丢三落四的,小姐以前可从来都不这样,总之,总之很奇怪就是了……”

    房间里面,曾醉墨坐在桌前,手持画笔,眼神略有涣散,面前的宣纸上却一片空白。

    敲门声持续了很久她才听到,放下笔,说道:“门没有关,进来吧?!?br />
    “哗啦!”

    李易将一大包东西扔在桌上,看着她说道:“椒盐味,五香味,奶油味,红枣味,话梅味的……,不就是吃了你几颗瓜子,至于生这么久的气吗?”

    曾醉墨怔了怔,打开其中的一个小布袋,便有一种奇特的香味散发出来,她尝了一颗,俏脸上表情略有变化,然后将之全都收起来,这才对李易说道:“我什么时候生气了?”

    死不承认是女人的天性,就差把生气两个字写在脸上了,还说没生气,没生气倒是把我的瓜子还给我???

    “你昨天说的成衣店,是怎么回事?”曾醉墨故意岔开话题。

    李易摇了摇头,总算能正常说话了,说道:“内衣的名气已经打了出去,可以再扩展一下业务,做成衣,除了常见的款式之外,也设计一些新的款式,分好尺码,客人看中了哪一件,付了账就能直接穿出去?!?br />
    这个时代是没有服装店的,有的只是布庄,小户人家买了布匹回家自己裁剪做成衣服,大户人家则会请或者压根就有专门的裁缝订做,成衣的概念暂时还没有。

    衣食住行,无论什么样的时代,人们都离不开这四样,从事这四种行业,永远不用担心被时代淘汰。

    虽然成衣这个行业会和公主殿下共同涉足,但她向来是出钱出人出力,坐等分钱,对于管理方面是不会过问的。

    曾醉墨一边磕瓜子一边说道:“新开了两家内衣店之后,人手就有些不够用了,若是还要开成衣店,便要更多精于女红的女子,勾栏里怕是凑不出来这么多?!?br />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这个不用担心,马上就不缺人手了?!?br />
    京都附近,对于新的婚姻法可是强制施行的,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内,会有不少十三岁以上十六岁以下的女子待在家里无所事事,这同样是朝廷很头疼的一件事,要是能让她们有事可做,解决适龄女子就业问题,朝廷绝对会大力支持。

    “那等若卿姐回来以后,我和她商量?!痹砟盗艘痪?,然后看着李易,又道:“我,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br />
    “什么?”李易回头看着她。

    “你……”曾醉墨张了张嘴,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没事了?!?br />
    说话说一半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尤其是对有强迫症的人来说,李易这次反倒不急着走了,看着她问道:“到底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情,你走吧?!痹砟行┎荒头车陌诹税谑?。

    “真的没事?”

    “真没事?!?br />
    “那……,那你让我抓一把瓜子再走,要奶油味的?!?br />
    ……

    ……

    王家村是距离京都不过十里的一个小村子。

    虽说王家村的位置就在景国最繁华的都城之外,但却没有沾上京都什么光,村子里几十户人,守着村头的那些薄田吃饭,年景好了,顿顿都能喝上稀的,光景不好,一家人就得勒紧裤腰带求老天保佑。

    王老二是王家村一个普通的庄户,此时正蹲在院子里的石头上,一边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一边唉声叹气。

    “爹,吃饭了?!币桓龃┳糯植家律?,腰间系着围裙,十岁左右的小姑娘从残破的屋子里出来,走到他的面前,怯怯的说道。

    “吃吃吃,整天就知道吃,你都嫁不出了知道吗!”看到三女儿王老二就来气,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小姑娘见此,身体颤了一颤,急忙又退回到了屋子里面。

    “朝廷这是在搞什么,这不是要我老汉的命吗!”王老二将烟锅在石头上咳了咳,恼怒的说道。

    家里的婆娘不争气,接连给他生了三个女儿,虽然他想要一个儿子的想法依然强烈,却是再也不敢生了,这要是再生一个闺女,日子可就过不下去了。

    虽然是女儿,可也是咱自己的种不是,平日里虽然没少打骂,但紧巴巴的日子过了十几年,也把她们一个个的拉扯大了,大女儿今年十四,刚刚给说了一门亲事,二女儿十三,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

    想着两个女儿嫁出去,家里少两张嘴,又有两家的聘礼,日子能过的好一些,可谁想到,大女儿这再有一个月就出嫁了,朝堂忽然下了令,女子不到十六不得出嫁,这可是一下子就耽搁了两个孩子,王老二一下子觉得压力山大,这日子过不成了。

    “狗日的朝廷,就不让人活??!”王老二恨恨的骂了一句,有一位中年妇人从屋里探出头,说道:“你小点声,这要是被人听到了,可是要吃板子的!”

    不说还好,一说起这件事情,王老二更加恼怒,从石头上跳下来,大骂道:“咋啦咋啦,就准他们干生儿子没PY的事,还不许老子说了,老子就是要说,这狗日的朝廷,连老子嫁女儿也管……”

    “王老二,说谁狗日的呢?”随着这道声音的传来,一位身着皂衣的官差从外面走进来。

    “这狗日的王二狗,欠我的两文钱一个月都不见还……”王老二一脸谄媚的看着这差役,问道:“官差大人,今儿个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那差役摆了摆手,翻了翻手中的一个册子,开门见山的说道:“王老二,你家招娣和引娣,都过了十三吧?”

    王老二闻言,愣了一下之后,面色立变,警惕的说道:“官差大人,我家招娣和引娣,可都是许了人的……”

    “许没许人我不管,过了十三就行,对了,你家留娣……”

    王老二一脸惊恐,“我家留娣,我家留娣才十岁,她,她还是个孩子??!”

    那官差撇了她一眼,直接问道:“上面说了,如果哪家有女子过了十三,缝补的手艺不赖,就能去作坊里做工,一天做工四个时辰,工钱十文,你家招娣和引娣去不去?”

    “不去不去……”王老二连连摇头,官差的鬼话能信吗,还一天四个时辰十文钱,老子一天八个时辰都赚不了那么多,莫不是想诱骗自己的女儿?

    “好,那我就记下了?!蹦枪俨畎诹税谑?,转身走了出去。

    王老二闻言一愣,这就走了,不再逼迫一下自己?

    万一他在吓唬两句,自己就同意了呢!

    “爹,爹……”一道身影匆忙的从外面跑进来,十三四岁的少女气喘吁吁的说道:“爹,听说,听说公主殿下的工坊招人呢,前三个月一天十文钱,三个月以后一天十五文呢!”

    “是真的?”王老二瞪大眼睛问道。

    “是真的!”那少女连连点头,说道,“外面都张榜了,官差大人现在在挨家挨户的登记呢,听说这一次名额有限,我刚才看到官差大人来过了,爹给我和引娣都报名了吧?”

    王老二再次愣住,回过神来之后,撒腿就往外面跑。

    “官差大人,别走啊,我愿意,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