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羊儿的聪明难以想象……”小环嘴里哼着刚刚学会的歌曲,为明天的中秋之夜做准备。

    自她记事以来,每年的中秋都是在寨子里面度过的,先是和老爷小姐,后来只有大小姐二小姐,再后来有了姑爷,自此以后,中秋也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京都什么都好,就是月亮好像没有庆安府的圆,她还记得去年中秋,姑爷给她们讲的嫦娥奔月的故事,当然,还有更多关于月亮的匪夷所思的事情。

    不过呢,月亮不圆就算了,关键是姑爷好像很高兴,在小环的记忆里,中秋或是每月十五的时候,姑爷都没那么开心,所以每到那几天,她的心里都会生出一些担忧。

    不知道现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但改变总是好的,自从那位小公主来到家里以后,姑爷就变的和以前有些不一样,有时候她心里也会有一种酸酸的感觉,后来想到很快她就会回宫,一个人住在很大很大的房间里面,一定很孤独,晚上睡觉不知道会不会怕,反正自己那么小的时候,是不敢一个人睡的……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又有些同情,那一丝酸酸的感觉也随之烟消云散……

    李易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刚刚将永宁哄的睡着,明天就是中秋,虽然很想将她留下来,但是老皇帝肯定不会答应。

    算算日子,这才过了不到一个半月,老皇帝就一共把她召回宫里待了三天,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十天,下个月顺延十天,要不然自己可就亏大了。

    说起来自打进京之后,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大堆,直到最近才彻底的悠闲下来,真希望日子就一直这么下去,什么蜀王,什么陈家,什么秦小公爷,什么算学院,再也不用去管那些乱七八糟事情……

    就像现在这样,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永宁刚刚睡着,小环在厨房忙碌,柳二小姐罕见的没有出门,在院子里面擦拭着她的宝贝秋水,就在自己身侧的房间,傲娇萝莉一脸兴奋,不知道和如仪说着什么------这是多么和谐温馨的场面?

    “如仪姐姐,你让我以后嫁给先生好不好?”李易踏进房门,听傲娇萝莉拉着如仪的手这样说着,温馨和谐的场面瞬间破碎。

    如仪愣了片刻,随后便轻笑了出来,这小姑娘的玩笑话,她还真的没有办法回答。

    “哎呀,我没有开玩笑的?!卑两柯芾蛴行┘绷?,说道:“就算以后我真的嫁过来了,如仪姐姐也是姐姐啊,我会很听话的,就像现在一样听话,我永远都比如仪姐姐小一个?!?br />
    见如仪还是不为所动,傲娇萝莉一咬牙,说道:“小两个,小两个也行,最多,最多比先生偷偷去见的那位曾姐姐再小一个,不能,不能再小了……”

    “曾姐姐?”如仪轻咦了一声,目光越过傲娇萝莉,望了过来。

    “曾姐姐?”柳二小姐的秋水已经擦拭好了,双手环抱,长街斜挎胸前,眼神直勾勾的望着李易。

    李易望了望身前,又望了望身后,有一种天大地大,无处可逃的感觉。

    ……

    “相公若是真的喜欢那位洛水神女,便将她迎回来吧?!狈考淅锩嬷挥兴橇饺说氖焙?,如仪看着李易,说道:“相公不用担心妾身,妾身不是妒妇,京都这些勋贵官员,又有哪一位像相公这般,家中只有妾身一人,只怕是时间久了,也会有人传闲话的?!?br />
    李易眉头一挑,“谁敢传闲话?”

    “况且,妾身和相公成亲这么久,也没有,也没有为相公,为李家有所出……”如仪神色略有暗淡,表情却十分认真:“那位曾姑娘也算是才貌双全,又和相公有旧,若是她能进府,妾身心里也好受一些?!?br />
    “娘子别开玩笑了?!崩钜卓醋潘?,笑着说道:“什么有所出没所出的,这种事情急不来……”

    从上一次开始,她就有些摸不清如仪的套路,她和如意是亲姐妹,或许------性格里也会有某些相似的成分?

    按照如意的性格,如果他稍稍点下头,秋水就要和他的脖子亲密接触了。

    他再次看了如仪一眼,四下里望了望,怀疑的问道:“告诉我,剑藏在哪里了?”

    片刻之后,李易从房间里面出来,看着一侧紧闭的房门,咬牙道:“李冰凝,你给我出来!”

    房间之内,如仪的手无意识的轻抚腹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

    ……

    “这次出宫以后,不要再惹是生非了,和那些大人多走动走动,其他时间,便好好的待在府上,不要再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惫趴?,一辆豪华的马车之内,****对年轻男子说道。

    “贤儿知道了?!蹦昵崛说牧成杂胁园?,低头称是,从马车上下来,又上了另一辆马车。

    “回蜀王府?!?br />
    他低声说了一句,马车缓缓的启动,逐渐的消失在街道上。

    “京都倒是还是那个京都……”人潮拥挤的街道上,马车艰难的前行,蜀王一只手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册,另一只手掀开车帘,喃喃说道。

    同一时间,秦府,另一位年轻人捂着胸口,从房间里缓缓的走出来,大口的呼吸了几口空气,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容。

    “自由的味道,还真是久违了……”

    “奴婢见过小公爷!”一道怯怯的声音从旁传来,秦余转头看着那陌生的丫鬟,脸上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不过,当他的视线看到她侧脸上一道长长的疤痕时,皱了皱眉,问道:“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奴婢,奴婢是半个月前才进府的?!蹦茄诀咝⌒囊硪淼乃档?。

    秦余也并没有再问,只是有些厌烦的挥了挥手。

    “奴婢告退!”那丫鬟心中松了一口气,匆匆忙忙的离开。

    虽然才进府不久,但是对于小公爷,她还是听到了不少传言,府上被他糟蹋的丫鬟不在少数,心中自然畏惧。

    “小眉,你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去?”一个汉子粗犷的声音从旁传来,名叫小眉的丫鬟脚步一顿,说道:“吴大哥,没什么?!?br />
    “恩,这里是后宅,你慢些走路,别撞到人了?!蹦呛鹤拥愕阃匪档?。

    “吴大哥,我知道了?!蹦茄诀叩懔说阃?,吴大哥是五爷跟前的红人,人很好,上一次几个下人欺负她的时候为她出过头,一直对她很照顾。

    “那行,你走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办?!蹦呛鹤踊恿嘶邮?,转身离去,名叫小眉的丫鬟站在原地怔了一会,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复杂之色,直到前方有传唤的声音传来,她才应了一声,快步的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