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岁的大姑娘了,唱这种歌不嫌幼稚啊……

    李易摇了摇头,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听到曾醉墨的丫鬟小翠和小珠正在窃窃私语。

    “上次那位陈公子,后来怎么样了?”小珠撇了一眼秋千的方向,见曾醉墨没有注意到这边,小声问道。

    小翠撇了撇嘴说道:“还能怎么样啊,上门好几次了,小姐都没见他?!?br />
    “听说那陈公子家境还不错,家里是当官的……”

    “当官的了不起啊,我们还认识封爵的呢!”小翠丝毫不以为然,说道:“那陈公子长得不好看,小姐才不要给他做妾呢,当官的不好,小姐过去会受委屈的?!?br />
    如果小姐过去了,她自然也是要跟着过去的。

    那位陈公子长得其实还算可以,白面小生一个,可是和李公子比起来,还是不如啊,就算是不为小姐,为她自己着想,也肯定会选择一个她更喜欢的人。

    不过小姐和李公子两个人好像都没有那个意思,这不行啊,要不然,等到下一次小姐洗澡或者是换衣服的时候,再把李公子放进去?

    这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如果能生米煮成熟饭,那就再好不过了。

    “什么陈公子?”李易走过来好奇的问道。

    “就是一个小姐的仰慕者,想要纳小姐为妾,来了好几次了?!毙〈浠赝房醋爬钜?,立刻说道。

    说完眼睛就死死的盯着李易脸上的表情。

    “纳妾?”李易脸色一变,这可不行啊,洛水神女要是跟别人跑了,他上哪里去找这么好的首席设计师,首席画师,首席勾栏经纪人……,这一个个的,不得全乱套?

    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小翠终于放下心来。

    “说什么呢?”曾醉墨抱着永宁走过来问道。

    “说陈公子?!毙≈榱⒖趟档?。

    “说他干什么,没关系的人……”曾醉墨心中莫名一慌,看了李易一眼,摇了摇头说道。

    “就是?!崩钜椎愕阃?,无比同意的说道:“女子十八一朵花,连朝廷都说了,女子二十岁以后再谈婚嫁才是最合适的……,对了,那位陈公子什么来头?”

    小翠想了想说道:“陈公子家里,好像,好像有什么员外郎?”

    “员外狼是什么狼,咬人吗?”小珠疑惑的问道。

    “员外郎?”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区区一个员外郎,能配得上你家小姐?员外郎的儿子就更配不上了,下次他再来的时候告诉他,等他什么时候把礼部尚书踹了自己坐上去,再来谈这件事情?!?br />
    小翠使劲点头,曾醉墨看着他,虽然他说的这句话很中听,但为什么还是有一种忍不住想要抽他的冲动呢?

    曾醉墨瞪了他一眼,说道:“呸!礼部尚书已经是正三品大员了,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李易叹了口气,说道:“女子贵在自强,要是连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还有谁能看得起?礼部尚书怎么了,正三品大员怎么了,你还是闻名景国的洛水神女呢,只要放出一句话,求亲的人能从这里排到城外,怎么能连这点儿自信都没有?”

    曾醉墨:“------”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你放心,今天之后我就多安排几个人守在这里,姓陈的要是再敢来骚扰,打断他的腿!”

    “我还没想着嫁呢!”曾醉墨撇了他一眼说道。

    李易点头道:“这就对了,身为景国子民,我们要响应国家号召,千万别急着嫁……”

    ……

    ……

    来的时候心情格外轻松,走的时候却有些烦闷。

    这个王八蛋姓陈的,关键时候来捣什么乱啊。

    曾大姑娘满打满算也才十八,差两年才满二十周岁,结婚证都不能领,求个屁的亲。

    再说了,礼部,姓陈,这不摆明了是和陈国公府有关吗?

    礼部根本就是陈家的地盘,想来这个员外郎应该也一样,怕就是陈家的某个分支或者亲戚什么的,和陈国公府有关的,没几个好人,他能把曾大姑娘往火坑里推?

    显然不能!

    为朋友两肋插刀赴汤蹈火是他应该做的,就算为此得罪陈家也在所不惜,虽然好像大概差不多是已经早就得罪的死死的了……

    李易叹了一口气,曾大姑娘要走的话,她是真的舍不得,虽然两个人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一直都不怎么对付,但好歹也一同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不仅仅是因为她在勾栏和其他地方的重要性。

    刚才也只是玩笑而已,以她的性格,若是真想要做什么事情,怕是没有一个人能拦得住。

    从她当初毅然决然在最受欢迎的时候,从群玉院抽身而出,即便是因洛水神女而扬名,身价暴涨百倍千倍,也依旧没有反悔,和小翠两个人过着艰苦的生活,就能看出她有着怎样的主见。

    当然,若是她真的选择离开,李易倒也不会阻------当然该拦还得拦!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诱之以利,说什么也得把她留下来!

    再自私也不能让她在勾栏耽搁一辈子,那一天总会来的,李易有些头疼,有没有一种办法,能够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呢?

    “哥哥,我喜欢刚才那位曾姐姐?!弊咴诼飞?,永宁牵着他的手,忽然转过头说了一句。

    李易蹲下身子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肩头,说道:“心怡为什么喜欢她呢?”

    “她给心怡唱歌听?!庇滥巫判⊥人档?。

    李易摇了摇头,永宁对曾醉墨的好感自然不会因为她愿意给她唱那种幼稚的歌曲,在她的潜意识里,怕是也将她当成了前世某一个熟悉的人,哪怕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但对她来说,已经难能可贵了。

    “哥哥喜欢曾姐姐吗?”永宁抓着李易的脖子问道。

    “……”

    “喜不喜欢嘛……”

    “喜欢……”脖子都快要被摇断了,李易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耶,我就知道!”小姑娘明显的高兴起来。

    “哥哥,我想听你唱歌?!焙屠钜椎ザ涝谝黄鸬氖焙?,她的话就变的多了起来。

    “好啊,想听什么歌?”

    “《两只老虎》?!?br />
    “……”

    “能不能……,换一首?”

    “换什么?”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怎么样?”

    “这个刚才听过了嘛……”

    “好,好吧……”李易只能再次无奈的摇头,片刻之后,就有声音传来出来。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

    跑得快,跑得快,

    一只没有耳朵,

    一只没有尾巴,

    真奇怪!真奇怪……”

    身后几步远处,几名宫中侍卫紧紧的抿着嘴唇,却又不敢笑出来,身体微微颤抖,脸色已经憋得有些发青。

    就连两位灰衣老者,抬头望向前方的时候,脸皮都不由的抽了抽。

    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异动,李易回过头,看到他们的表情,冷冷的说道:“今天谁要是敢笑出来,明天就给我推一天的旋转木马!”

    这可是要命的活,几名侍卫闻言,立刻面色一正,再也看不出丝毫异色。

    李易满意的回过头,继续唱道:“两只老虎……”

    “噗!”

    “哈哈!”

    “真的忍不住了……”

    众侍卫捂着肚子东倒西歪,李易表情平静,没有回头。

    老方这几天是有些辛苦,也该休几天假放松放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