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说过跳跳虎吗?”傲娇萝莉愣了一下,看着站在李易身旁的永宁问道。

    “听过啊?!庇滥愕阃?,说道:“维尼,跳跳虎,屹耳,我都听说过呢?!?br />
    “不玩了……”

    “你们两个合起伙来骗我?!卑两柯芾蚱艉舻南蚍考淅锩孀呷?。

    “皇姐没有啊,我真的听过的,不信我给你画?!庇滥戳死钜滓谎?,跟了上去,连美羊羊都不知道的皇姐是很可怜的,现在连小熊维尼和跳跳虎都没有听过,对她来说实在是不能想象。

    李易摇了摇头,这么快就不玩了,他还有一条能够吃大象的哮天犬没有派出来呢。

    ……

    ……

    京都到底是天子脚下,任何异动都在朝廷的监视之中,永远不会翻起太大的风浪。

    因长公主一事而引发的京都乱象,也并未持续太久,在朝廷的重压之下,于之后的数日之内逐渐平息。

    京都勾栏之中,再也不闻《孔雀东南飞》,市面之上,也难以买到已经被列为**的《西厢记》与《牡丹亭》,但外人难进的女子闺阁,枕下褥下,却少不了一两本薄薄的书册,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细细品读,时而面红耳赤,时而垂泪而泣,个中滋味,不足与外人道也。

    街头巷尾,亦是有游魂一般的身影游荡,眼神四处乱瞄,提心吊胆的躲避官差,倘若看到有年轻女子在街上探头探脑,便会小心翼翼的接近,将衣衫拉开一条缝,压低声音道:“姑娘,精校版西厢记,牡丹亭……要伐?十文钱一本,童叟无欺……”

    而那曾经闹出了不小动静的“女子联合会”,在陛下取消长公主的禁足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大的行动了,只是在帮助朝廷推行女子婚嫁新政的时候出了不少力,不仅在朝堂上得到了不少赞扬,在民间女子中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

    朝廷依然没有放弃对于无名氏的调查,这种居心叵测,煽动民意之人实在是可恨,若是不加以控制,以后怕是会造成更大的麻烦。

    当然,这些都和李易没有什么关系了。

    他这些日子颇为清闲,长公主殿下在忙着别的事情,傲娇萝莉出宫的频率自然就不能太频繁,虽然这使得他的超级无敌哮天犬到现在还没有用武之地,但每隔几日和如仪出去逛逛街听听戏,带着永宁和小环各种玩,日子过的倒也悠闲。

    转瞬之间,从永宁出宫,到现在也有月余的时间了。

    “那是谁家的孩子?”曾醉墨看着在院子里小翠和玉珠在逗弄的小姑娘,看着李易问道。

    “一个------亲戚家的?!崩钜字荒苷饷椿卮?。

    连老夫人第一次知道的永宁的身份时都差点没有把持住,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而且对她来讲,也更喜欢眼下的这种普通人的生活。

    他这些日子偶尔会带永宁来这里,毕竟勾栏现在越做越大,除了京都之外,已经不知道蔓延到多少州县,扩张的速度令人瞠目结舌。

    作为幕后黑手-----掌柜,作为幕后掌柜,他自然不能什么事情都不管,事实上如今的勾栏内部,已经被拆分成了一个个部门,孙老头负责的只是唱曲演戏之类,宛若卿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勾栏名下的生意上,曾醉墨作为新式内衣的首席设计师和总经理,走在潮流前面的那些女子穿什么,怎么穿,都是由她决定的。

    细节上李易已经不可能再对她们指手画脚了,只要能保证大方向上不出什么错误,随她们怎么折腾。

    当然,如今的勾栏,自然不止明面上这些东西。

    复杂的情报整理机构,柳二小姐的柳盟,具有强大号召力的豪侠榜,都是这个庞然大物的组成部分,到如今,原先那个小小的窝棚,已经到了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地步。

    永宁从远处走过来,给李易嘴里喂了一块桂花糕,说道:“哥哥,这个桂花糕好好吃啊,我们回去的时候,给如仪姐姐,小环姐姐,还有端午姐姐都带一点吧?!?br />
    站在她身后的老者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丝毫没有因为公主殿下对李易的称呼而感到惊讶。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曾醉墨蹲下身子,将永宁抱起来,在她的鼻子上点了点说道。

    “我叫李心怡?!庇滥坏愣疾蝗仙?,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只会呆呆看天的痴傻公主。

    她回头看着李易,说道:“哥哥,这位姐姐我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br />
    “殿……殿试?”曾醉墨一脸的疑惑不解。

    李易也没有和曾醉墨解释,永宁毕竟是小孩子,虽然自己告诫过她许多次,以后说话要注意,以前知道的那些东西,不能随便和别人乱说,但五岁的小姑娘,有时候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即便是在家里的时候,也会时常出现这样的尴尬场面。

    如仪和小环她们对此早就习惯了。

    “电视的意思就是……,总之就是在夸你长得漂亮呢?!崩钜紫肓撕镁靡裁挥邢氤鲆桓龊侠淼慕馐?,看着她,说道:“小孩子童言无忌,千万别往心里去?!?br />
    小孩子的分辨能力不高,或许将她当成了之前电视上某个古装剧里面的角色。

    还别说,经她这么一说,李易也觉得她和某个以古装剧出名的女明星有着几分相似。

    “童言无忌?”曾醉墨愣了片刻才明白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咬牙看着李易,目露寒光。

    “走,姐姐带你出去玩?!痹砟闪怂谎?,抱着永宁走了出去。

    那位灰衣老者一闪身,正要有所动作,李易拽了拽他的衣服,说道:“无妨?!?br />
    外面曾醉墨已经在陪着永宁荡秋千了,李易一只手托着下巴,还是没有看到他想看的内衣秀,不过最新款的样图还是看到了不少,曾大姑娘到底是曾大姑娘,全京都青楼女子的内衣都被她承包了,虽然还远远没有到取代肚兜的地步,但她居然同时做起了肚兜生意,内衣铺子如今也已经在京都打出了名气。

    到现在,虽然购买量最大的还是青楼女子,但也已经有一些大胆的女子开始试探,尤其是在店铺内诸如“做女子,挺好!”,“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只因有我在挺”,“托住的不是自己,是他的心”之类的广告语打出去,并且在女子之间流传之后,销量就开始直线上涨……

    就是他拿出这些广告词的时候,因为多看了曾大姑娘几眼,被她丢了几枕头……

    当然,即便这种内衣还是略微保守,也极少会有女子会将其穿出来,夫妻闺房之乐是一方面,大多则是在家中偷偷试穿,毕竟谁也不想自己在几年十几年之后,失去女子的某些特征……

    怎么说这也是在为女子着想,李易喝了杯茶润润嗓子,心中计划着要不要发动长公主的力量,帮着宣传宣传的时候,外面有歌声传了过来。

    曾醉墨从小就是被当做台柱子培养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唱功自然也不俗,李易就听她唱过几次,功底不是一般的好。

    可是,哪家的清倌人会唱《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绿草因为我变的更香,

    天空因为我变的更蓝,

    白云因为我变的柔软……”

    声音清脆动听,悦耳至极。

    李易一口茶水没有来得及咽下,全都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