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露殿,傲娇萝莉撕下一小条鸡肉,非要塞进李易嘴里的时候,李轩大步的走进来,脸色看起来并不太好。

    “朝堂上形势怎么样?”李易看着他问道。

    李轩对在这里看到李易并不奇怪,语气微怒的说道:“推迟女子婚嫁年龄到十六岁,鼓励适龄女子多生多育,敦促太医署完善接生之法,培养具有专业技能的接生人员……,这些已成定局,不久就会施行?!?br />
    李易心道这样一来,借着这股东风,在京都开一家高档的月子会所,岂不是又会大赚特赚?

    不过,李轩刚才说的这些事情,都是公主殿下要做的,没理由朝廷落实了政策,李轩还是这样的表情,李易想了想,看着他问道:“公主的禁足……”

    李轩气愤的说道:“暂时没人提起,怕是等到这段风波过了,他们依然不会轻易罢休?!?br />
    这件事情能够做成,公主殿下居功至伟,在朝堂上差点砍死韩大儒,归根结底也是因为此事,关乎民生社稷的大事就这么决定了,却揪住这一点不放,就有些过河拆桥的意思了。

    不过想想此事也算正常,毕竟在金殿上拿刀砍人,长公主殿下也是头一个,前无古人不说,后面怕是也没有来者的,不严惩的话,以后要是有人效仿,百官上个朝,脑袋还不得别在裤腰带上?

    “既然这样的话,那也只有……,给他们再添一把火了?!崩钜字浦沽税两柯芾虬鸭ζü扇炖锏淖龇?,心里这样想道。

    “你说,这件事怎么搞?”李轩一屁股坐下,看着李易问道。

    李明珠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目光却同样看向他。

    作为京都三害-------三杰,京都三杰之中,最阴险狡诈------最足智多谋的人,李易想了想,看着李明珠,认真的说道:“要不,下次来给你带碗蛋炒饭?”

    ……

    ……

    京都这两日颇不太平,才升任京城令没多久的刘县令更是一个头两个大。

    刚才又有衙役来报,城东有两亲家因儿女的婚事大打出手,闹上了公堂。

    从昨天开始,这已经是第五起亲家反目的案子了。

    案件起因出奇的一致,女方以女儿年龄太小为由,说是等上三两年之后再成婚,男方自然不答应啊,这聘礼都下了,就等着新媳妇进门,推迟两三年再成亲,这算是什么事情,要是传出去,他们的面子往那搁?

    女方也有正当的理由,朝廷都说了,女子十三岁就生育,十个有三个都活不成,我家女儿今年才十三,你们要我家女儿嫁过去,那就是叫我女儿去死了?

    怎么说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谁要是想害她,看老娘不挠死他!

    刘县令摸了摸脖子上的指甲印,疼的倒吸口气,这还是昨日两家在公堂上打起来,他上去规劝,不小心被那泼妇挠的,晚上和娘子亲热的时候解释了半天,也不知为何,向来通情达理的她这两天的脾气极为暴躁,非是不信,还诬陷说这是自己出去寻花问柳的证据,无奈之下,刘县令只好自己又挠了一道以示清白------到现在还是火辣辣的疼。

    他又开始怀念有刘一手在的日子,这种小事,那里轮到他出手?

    “朝廷马上就要颁布律法,此后我景国女子十六岁之后才能出嫁,违反者便是违抗朝廷,违抗律法……”

    普通的老百姓那里经得住这种吓唬,这一番话说完,男方灰溜溜的走了,女方倒是喜笑颜开,高呼着青天大老爷,稍稍让刘县令的心里得到了一些安慰。

    他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从大义上讲,朝廷此举虽善,但真正的麻烦,怕是才真正的开始。

    将女子最早成婚的日期延后到十六岁,这也意味着,那些贫苦人家,也要将女儿养到十六岁,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增加了许多负担,那些底层百姓,又有多少将女儿当做真正的人来看,朝廷此举,还是欠缺考虑??!

    不仅如此,除了并不安稳的民情之外,这两日的京都,某些方面也开始有些不太寻常,乱象之后,似乎还有一只无形的推手,让人心惊,京都城内莫名失踪的人口,城外某村落几十户人家的异常,神秘的圣后娘娘……

    回到后堂,刘县令在堂内踱步了小半个时辰,连主动贴上来的小妾也没有搭理,思忖了片刻之后,提笔在一张折子上写了起来。

    ……

    “圣后娘娘前些日子再次显灵一事,已经在信众间广为传播,使得他们更加虔诚……”

    京都城外一处寻常院落,紫衣男子面上隐隐有着激动之色,对那中年道姑说道:“这两日之间,我教又多了百余信徒,以此看来,圣教大兴,指日可待!”

    “很好?!敝心甑拦玫懔说阃?,说道:“但也不可太过张扬,这里是京都,万一引起景国朝廷的警惕,便会有数不尽的麻烦?!?br />
    “属下明白?!?br />
    紫衣男子躬身说了一句,想到了某件事情,又道:“启禀娘娘,属下发现近日新入教的一名弟子,能力极为出众,新增的百余信众,便有一半是他的功劳,他也是目睹圣后娘娘第二次显灵之人,属下想将他提拔为黄衣使者,不知娘娘意下如何?”

    “此等小事,你自己做主……,英雄大会那里,继续关注?!敝心甑拦盟盗艘痪浔闫欢?,紫衣男子躬身道:“恭送娘娘!”

    ……

    ……

    “我与你……,与你生同枕席,死同穴……”

    名叫万旭的年轻御史哼着刚刚从勾栏学会的小调,走进家门,看到自家娘子衣衫规整,正要和丫鬟出去,脸色一变,忙道:“哎呀,娘子啊,你可不能再跟着那些人瞎闹了,公主殿下的事情,我们管不着的……”

    对面的女子摆了摆手说道:“不去,如意坊今日又出了一款香水,我去看看?!?br />
    万旭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去为公主请谏就好,去如意坊买香水,那就买……

    他瞪大了眼睛,“又有新款香水了?”

    年轻御史脸上露出悲戚之色,这个月刚发下来的俸禄??!

    “哎,算了算了,买就买吧,只要她不掺和进那件事就好,反正自己也喜欢闻那味道的?!彼荒茉谛闹姓庋参孔?,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那……,娘子早去早回?!?br />
    “你,就这样的去了……,再无,再无相见之日了?”年轻御史哼着小调,惋惜自己即将逝去的俸禄。

    “勾栏又有新戏了?”那女子却没有离开,看着他问了一句。

    “???哦,是??!”万旭回过头,点点头说道。

    “叫什么名字?”女子即将登上马车的时候,又问了一句。

    万旭想了想,说道:“好像是叫,叫……,《孔雀东南飞》?!?br />
    “恩,《孔雀东南飞》?!蓖蛐竦愕阃?,无比肯定的说道。

    【注:万御史哼的调子,出自越剧《孔雀东南飞》选段?!?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