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这公主殿下,她怎么能杀人呢?这还是女子吗?”佝偻着身体的老妇人挨着墙根走着,手中挎着菜篮,一边摇头,一边叹息说道。

    这个消息还是她刚刚买菜的时候听到的,听说人头都被砍下来了,血糊糊的滚出去几丈远,连秦相都被喷了一脸血,想想就可怕。

    走到某一个位置,被人群挡住,看到一群大姑娘小丫头围在墙根,探着头往凑,叽叽喳喳的说着些什么。

    “这是咋啦?”老妇人拉着一个年轻妇人问道。

    “是孙婆婆啊……”年轻妇人看了看里面,说道:“官府贴的告示,那上面说,咱们女子,最好在过了十六岁以后再生孩子,要不然啊,容易难产,听说那些十三四岁就生孩子的,十个有三个都活不成?!?br />
    妇人摸了摸胸口,心有余悸的说道:“可不是吗,我记得当年我生我们家明儿的时候,才十四,半只脚都踏进了鬼门关,好不容易才保住命,又病了大半年,你再看,再看陈家那丫头,十八岁才嫁,嫁过去三年才生孩子,为这没少被人嘲笑,可人家生完孩子第二天就能下地哩!”

    “还是长公主殿下好啊,为我们女子说话,说是让过了十六再成婚,这样好生养,还让太医帮着咱们想办法,以后这生孩子可就没那么可怕了……,不像那姓韩的,说我们女子的作用就是给人家生孩子,公主殿下气不过,就是拿刀吓唬吓唬他,还被陛下关了起来,你说这天底下,怎么就没有我们女人的道理呢……”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被旁边的人扯了扯,只见有一个妇人凑过来,小声道:“你少说两句,孙婆婆,孙婆婆十三岁的小女儿,前几天难产死掉了……”

    “啊……”妇人脸色一变,再也不敢说话了。

    那老妇人呆呆的站在原地,手中的菜篮掉在了地上,片刻之后,人群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嚎哭。

    “我那可怜的莲儿呀!”

    “我,我家小凤,我家小凤前些天刚怀上,她,她也才十三!”人群边缘,又有一妇人面色变化……

    ……

    ……

    今日对于京都的男子来说,注定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家中妻子不知为何,平日里温婉贤淑的,今日神色哀婉,言语颇少,平日里便暴躁易怒的,今日更是变本加厉,稍有不对,轻则招来斥责,重则打骂……

    听说城东那张屠户,被家里的悍妻当街骑坐,张屠户那妻子生的------比他家的猪都壮实,听说老张当场就被坐晕了过去,现在吵吵着要休妻呢!

    还有啊,刚才一群女子才从门前过去,走在前面的那个老婆子哭哭啼啼的,嘴里还说着什么“韩老贼,还我女儿!”,那些女人一个个气呼呼的看起来也都不好惹,这,这到底是要干啥??!

    莫不是那韩老贼糟蹋了老婆子的女儿,人家要上门去讨个公道?

    这可------可真的是有好戏看了!

    于是,不少人从家中走出,跟随那些女子而去……

    李府,室内游乐场,老方光着膀子,一只手晃着改良版摇摇车,脸不红气不喘,直看得门外的宫中禁卫眼珠子都瞪圆了。

    那玩意他试过,要两只手才能艰难的使其晃动,没多久就受不了了,可这汉子……

    这臂力------要是一拳砸下来,怕是狗熊都得死??!

    老方一只手摇着车子,已经有小半个时辰了,这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课,就算是那小姑娘不在,给上面随便扔上去一件重物,他一摇就是好几个时辰。

    此刻他脸上的表情有些郁闷,自家婆姨和老徐家婆姨几个人去街上买了一次首饰,回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要不是他见机不对溜得早,怕是就要像老徐一样被婆姨拎着扫帚从家里赶出来。

    “莫不是……,藏私房钱给小红买镯子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就在老方心里慌乱的时候,府上的几个丫鬟也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听说女子过了十六岁才能生孩子,是不是真的???”某丫鬟八卦的说道。

    另一位丫鬟撇撇嘴说道:“胡说吧,我一个远方的表亲,就是十三岁成婚的,没几个月就生孩子了呢?!?br />
    “没事吧,听说女子太早生孩子,对身体不好,容易落下病根的?!币桓鲅诀咚档?。

    那丫鬟摇了摇头说道:“病根倒是没落下……,就是人因为难产死了?!?br />
    小环躲在她们的身后,小脸煞白,听到这里再也听不下去了,轻咳了一声,说道:“都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干活,再偷懒,可要扣钱了哦!”

    众丫鬟和这位夫人的通房大丫头早就混熟了,知道她也就是吓唬吓唬她们,胆大的小晴凑过去,小声的说道:“小环姐啊,你说咱们家爵爷,什么时候把你收房呢?”

    “瞎说什么呀……”小环俏脸一红,抓着衣角,扭捏的说道:“我,我还要过几个月才十六岁呢……”

    ……

    ……

    公主殿下被禁足在晨露殿,不能踏出殿门一步。

    李易站在晨露殿门口,要进去的时候,被门口的侍卫拦下。

    “抱歉,李县伯,公主殿下还在禁足期间,谁都不能进去?!笔涛蓝运奶然故呛芎玫?。

    “不能通融通融?”李易拿出那块密谍司的牌子说道。

    “抱歉,大人,属下真的不能放您进去?!蹦鞘涛酪涣晨嘈?。

    “那好吧?!崩钜装诹税谑?,人家只是一个小侍卫,算起来还是自己的下属,还是不要难为他。

    不多时,那侍卫一脸难色,“公主,公主殿下,您……”

    傲娇萝莉小脸一扬,说道:“我不能进去?”

    “能!”那侍卫在心里权衡了一下,这位小姑奶奶自己能不能惹得起,下一刻就立刻点头。

    陛下只是禁足了长公主,并没有说不准别人探望,原则上来说,就算他放寿宁公主进去,也不算是违抗命令。

    他一回头,就看到了双手环抱,用戏谑的眼神看着他的李易。

    “禁足?”李易看着这侍卫,“谁都不能进去?”

    侍卫脸上满是尴尬之色,见李易已经走到了殿内,急忙道:“大人,大人……,您,您这酒不能带进去?!?br />
    “这是酒吗?”李易撇了他一眼,说道:“这是新式香水,拿给公主殿下试用的……”

    那侍卫看着他走进去,面色更苦。

    家里有那么一个败家娘们,什么时候出新款香水,出什么味道的香水,价格几何,会员价能省多少,他心里还没有点数吗?

    再说了,有用酒坛子装的香水?

    退一万步说,他另一只手上拎着,用荷叶包着的东西,远远的都能闻到香味,敢说不是前些日子风靡京都,老少咸宜的叫花鸡?

    晨露殿,后殿的宽敞院中,长公主殿下一身修身的劲装,将玲珑的身材显露无疑,手中的剑舞的李易都看不到影子,动作行云流水,潇洒随意,一点都不像被禁足的样子。

    看到李易进来,她放下剑,径直的走过去,接过他手中的酒坛,开封之后,仰头便灌。

    “蛋炒饭不好带,将就着吃吧?!崩钜姿合乱恢患ν鹊莞?,另一只早就被傲娇萝莉抢去了。

    自从在李易那里得知她这几天里怎么吃都不会胖,一张嘴就很少有闲着的时候。

    【ps:今天第三更,还欠八更,看在这几天还算勤奋……,求……,忘记这个月不求票了,月票不求,求了还要加更,推荐票求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