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李易诧异的看着景帝,连连摇头:“这,这臣也不会??!”

    景帝瞪了他一眼,说道:“没人让你生孩子,朕问你,有没有办法,降低女子因生产死亡的可能?”

    李易想了想说道:“女子的骨盆在二十岁以后才能发育完全,陛下若是将女子婚龄推迟到二十岁以后,自然可以大大的减小难产的概率?!?br />
    景帝眉头微皱,刘济民面露苦色,此法虽然有效,但却根本就是不可行的。

    若是陛下现在下旨,景国女子都在二十岁以后生育,那么国家的人口数量,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必定会锐减,人口与税收徭役、国力密切相关,到时土地无人耕种,没有足够的兵士,如何抵抗强敌?

    景帝脸上浮现出一丝失望之色,人口与国力息息相关,不仅仅是他,满朝文武也不会同意将女子婚嫁年龄延后到二十岁之后,这会动摇国本啊……

    他看着那一张年轻的脸,终于意识到李易也不过弱冠之龄,纵然多次解他之忧,但他不是无所不能,总不至于连女子生产之事都懂。

    “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景帝叹了一口气,延迟女子婚假年龄到二十岁是不可能的,但稍稍延后几年,虽然会遇到些阻力,却也未必不成。

    既已知道此事,他便不能坐视不管。

    “当然……有啊?!?br />
    李易心道古代女子难产,生育年龄太小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但是也不是没有别的因素,营养不良,卫生条件不足,接生婆不够专业……,原因太多了。

    妇产科你们有吗,知道什么是产科学及护理吗,知道什么是助产学吗,知道孕妇营养食谱200例吗?

    连这些都不知道,这要是放在后世,敢问保大还是保小的问题,孕妇家人一拳就能打死一个接生婆!

    刚才白叹息了,景帝捂着胸口,呼吸略有急促------已经多久没有过这种想要动手打人的冲动了?

    “说!”他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

    “注意卫生,注意消毒,避免产褥热和婴儿脐带感染;接生人员集中培训,持证上岗,打击取缔黑接生婆;太医署之外成立医学院,设立妇产科,深入学习产科知识……”

    太医令刘济民将李易说的暗暗记下,消毒是怎么回事,他已经知道了,在缝合伤口的时候也会用到,至于培训接生婆------还有人比她们更懂如何生孩子吗?

    刘济民转头看了看还在娓娓而谈的李县伯……

    恩,有。

    李大人刚才说不懂生孩子,怕只是谦逊之言,这也符合李大人低调行事的脾性。

    至于在太医署之外设立医学院、妇产科,太医署似乎没有人懂这些,不过……

    刘济民再次看了看李县伯------恩,这个也不是问题。

    景帝的心绪已经平静下来,神情有些恍惚。

    生产本就是一个与天争命的过程,宫中妃子因难产而香消玉殒的例子也不是没有,甚至在二十年前,皇后也差点因此殒命,两位皇子亦都是出生不久夭折,时隔二十年,每当他想起这些事情,心中依然会有痛楚。

    如果,如果李易二十年前告诉他这些,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些事情发生了?

    二十年前……

    景帝摇了摇头,二十年前,李明翰还在京都做他的李家大少爷,自然不可能有李易的。

    “臣知道的,就这些了?!?br />
    李易看了看公主殿下,偷偷的给她使了一个眼色,自己能帮她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李明珠立刻上前一步,说道:“父皇,此事虽然严重,但天底下还有许多女子被蒙在鼓里,儿臣想在宫中举办一场宴会,邀请京都还未出阁的名媛贵女,作为女子,这些事情,她们本该知道的……”

    景帝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情,你和你母后商议便可?!?br />
    终究是女子的事情,由皇后和长公主出面,要比他一个皇帝更加合适。

    提出解决办法不难,难的是推行此法,并且让所有人都接受,这件事,李易办不了,只能交给公主殿下了。

    对于全天下的女子来说,这是大功德一件,公主殿下本来就在京都的名气极高,如果做成了这件事情,怕是会立刻得到京都乃至于全天下女子的支持,成为站在所有女人背后的女人。

    而他,就默默做一个站在所有女人背后的女人背后的男人吧……

    再说,搞搞香水,内衣,化妆品卫生巾什么的,也算是为广大女同胞做贡献不是?

    景帝实在是抑制不住心里的疑惑,看着李易问道:“朕很好奇,你为何------连女子生产之事也懂?”

    李易心道你管我懂不懂,我懂得事情多了,你能全都知道吗?

    “回陛下,这是因为,有一年苦寒的冬天,北风凛冽,大雪封山,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倒在李县伯的门口……,据老臣猜测,那位教给李县伯医术的老者,应该是一位隐世名医,心肺复苏术,伤口缝合术,都是他传给李县伯的,只是,这位神医没有留下其他的著作,实在是可惜了……”

    太医刘济民是知道这一个典故的,立刻开口说道,语气不无惋惜。

    景帝摆了摆手,他已经彻底明白,只要李易不能自己生孩子,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奇怪的,想到另一件事情,他看着李易说道:“算学院招生一事,朕终究不能像你那样肆意妄为,已经录取的百人不可更改,朕给了秦相等人十个名额,你想办法安置进去……吗,以后记得,不要这么明显?!?br />
    李易想到刚才在外面遇到秦相,难道,他刚才在殿内和陛下商议的,就是此事?

    十个名额,好大的胃口!

    京都所有权贵子弟,加起来才不过三十四人,蜀王一系,就想多要十个?

    从他们能在陛下这里再要来十个名额,足见秦相和蜀王一系在朝堂之上的影响力,想将算学院当成一个跳板,他日学成之后,成为蜀王的又一大助力?

    如果让他们如愿,那自己做的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不行,这不公平。

    为了凑出那一份试卷,他晚上可是比平时多熬了半个时辰,又受到了多少人的弹劾,才有当日朝堂之上的结果。

    随随便便就想要十个名额,真以为算学院院监是吃干饭的?

    景帝看着他说道:“你还年轻,不宜在朝堂上树敌太多?!?br />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臣知道了,若是陛下没有其他的事情,臣先告退?!?br />
    景帝摆了摆手,李易走出殿门,下一刻又转过头,问道:“敢问陛下,若是他们主动退出算学院呢?”

    “秦相等人为此大费周章,他们怎么可能主动离开?!本暗劭戳怂谎?,说道:“若是他们主动离开,任何人都无话可说?!?br />
    “臣告退!”既然如此,李易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奇怪,居然没有对朕提什么条件,这不像他啊……”景帝疑惑的喃喃了一句,随后便摇了摇头,说道:“经次一事之后,倒是变的沉稳了许多?!?br />
    常德站在他身后,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

    片刻之后,他走到殿外,望着远处,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躲之尚且不及,偏偏自己送上门来------这又是何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