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政殿,秦相从殿内缓步走出来,一位中年男子落后他半步。

    “只有十个,是不是太少了?”陈冲皱了皱眉说道。

    他此次代表的是陈家和另外几个家族,算学院招生一事,院监李易可以胡作非为,无法无天,但陛下,总得给他们这些人一个交代的。

    这多出的十个名额,就是交代。

    “朝中所有官员权贵加起来,也不过三十四人而已,十个已经不少了?!鼻叵嘁×艘⊥?,问道:“殿下近些日子如何了?”

    “昨日才拜见过?!背鲁宓溃骸暗钕律硖寤指吹暮芎?,性子似乎也改变了许多,听那两名内侍说,殿下这些日子,大多数时间都在看书,得知算学院一事时,也没有什么反应?!?br />
    “殿下他,总算是成长起来了,只是,还是有些晚了啊……”秦相悠悠叹了一口气,在心中这样说道。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欣慰,但更多的是惋惜。

    他从来都不认为蜀王会是一位英明的君主,但也没想到他竟是如此的不堪造就。

    如今秦家已经和蜀王绑在了一起,即便是他也无力做什么改变,可在这段时间之内,朝堂之上的风向却开始发生转变,陛下似乎无意立蜀王为储君,将门向来都是陛下最忠心的支持者,如今就连不少原本倾向于蜀王的朝中大臣,也都脱离他们而去……

    他有时候也在想,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蜀王从占尽上风,逐渐沦落到这个地步的?

    忽然间,像是心有所感,秦相抬起头,看到一位年轻人在两位内侍的带领下,向勤政殿的方向走过来。

    看到那道身影,陈冲的脸色沉了下来,眼中迅速的浮现出一丝凶芒。

    ……

    ……

    勤政殿内,景帝随手将一份奏章扔在一边,问道:“马上就八月了,如果朕没有记错的话,明珠应该也十八了吧?”

    常德站在他身后,回道:“是啊,已经十八年了?!?br />
    “这些人啊,倒是比朕还急?!本暗垡×艘⊥?,说道:“不过,这件事情也不能再拖了,待朕问过明珠再说?!?br />
    十八岁还未出嫁的公主,会让天下人笑话的,堂堂一国长公主,岂有嫁不出去之理?

    “明珠这两日在做些什么?”景帝又拿起一份奏章,翻了翻,忽然问道。

    “公主这两日常去太医署?!背5孪肓讼?,又补充了一句:“宫里面的几个产婆,也被殿下问过几次话,公主做的事情,似乎……,皇后娘娘也有参与?!?br />
    “太医署……,产婆?”景帝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还有皇后……”

    景帝话音刚落,有一内侍从门外走进来,说道:“启禀陛下,永乐公主求见!”

    ……

    ……

    “父皇,儿臣有一事要向父皇禀告?!崩蠲髦榻环葑嗾碌莞幻谑?,面上有些疲惫之色,显然这两日并不轻松。

    明珠虽是女儿身,但却比那些成年皇子更加的关心国事,也是唯一一个能在国事上为她分忧的子女,见她一脸正色,景帝神色微敛,说道:“呈上来!”

    常德走下去,从那内侍手中取过奏章,恭敬的递到了景帝手中。

    奏章并不长,景帝很快就看完了,他合上奏章,深吸口气,站起来看着李明珠问道:“此事当真?”

    “太医令就在殿外等候?!崩蠲髦樗档?。

    “宣~~~”

    “宣太医令~~~~”

    ……

    ……

    “李县伯,快进去吧,别让陛下等急了?!币幻谑炭醋爬钜?,苦笑说道。

    “急什么,急什么,没看到太医令才刚刚被宣进去吗,陛下这会儿正忙着呢,没眼色……”李易对他摆了摆手,走到长廊的拐角,看着双手抱胸,背对着他的那道身影,说道:“怎么,还在生气啊……”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寿宁公主捂着耳朵,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

    “这是谁教她的?”李易脸上的表情有些郁闷,萝莉难惹,更难哄??!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卑两柯芾蛑沼诜畔率?,抹了抹眼泪说道。

    看到她眼睛里面还残留着水雾,李易心中有些内疚,她也不过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懂什么,她可能只是贪吃,贪玩,对于能带她做这些事情的自己产生了一丝依赖而已。

    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女孩的幻想,就这样让她的梦想破灭,是不是有些太残酷了?

    “要不,今天带你去逛街买东西?”李易试探着问道。

    傲娇萝莉不为所动。

    “去看戏,《白蛇传》,《西游记》,《牛郎织女》?”

    寿宁公主身体扭了扭,回过头用一双红肿的眼睛看着他,说道:“你要向我道歉?!?br />
    总算让她说话了,李易心下一松,说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br />
    然后他就有些郁闷,他到底哪里不对了?

    “啪!”傲娇萝莉一巴掌拍在墙上,看着他,一脸“凶恶”的说道:“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够了吗?”

    李易怔怔的看着她,这一招,难道无论古今,不管长幼,所有的女人都是无师自通?

    他有些心累的蹲下身子,说道:“那你说,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要糖葫芦,我要喜之郎,我要巧克力,我要冰激凌,我还要大白兔……”傲娇萝莉掰着手指头,说道:“对了,还要芭比娃娃……”

    李易看着她一边泪眼朦胧,一边努力的回忆着什么东西的样子,不由的有些怀疑人生。

    他居然------被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给套路了?

    ……

    ……

    “回陛下,公主殿下说的一点儿都没有错,在我景国,女子生产,便如同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因此殒命者十有三四,年纪越小,便越易发生危险,《内经》有云,女子十四岁时“任脉通、太冲脉盛”,既女子十四岁之后,便有生产的能力,然破阴太早,会伤及血脉,最佳的生育年纪,还要延后……”

    太医令刘济民的解释很完全,很彻底,但景帝手中的那一份奏章上的数字,却更加的触目惊心。

    女子在豆蔻之年生育,竟有四成殒命的几率,而若是将之再推后几年,则会降低到一成不到。

    想到国朝之内,每年都有如此多的女子因此而无辜殒命,景帝看着刘济民,大怒道:“尔等既知此事,为何不尽早禀报,太医署都是干什么的!”

    太医令刘济民急忙拜倒,说道:“回陛下,若非公主殿下来太医署查证,臣也没有意识到此事,是臣失责,还请陛下责罚!”

    他此时也只能这么说,女子在桃李年华之后生产,是极少会发生因难产而殒命的,然而因为种种原因,国家永远都在发展人口,又怎么会让女子等到二十岁以后再成婚呢?

    若是他以此辩解,岂不是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陛下?

    “四成,四成……”景帝喃喃了几句,摇了摇头,说道:“太高了,太医署难道就没有想到办法,减少生产时的伤亡?”

    推迟女子成婚年龄,这牵扯到太多太多,并不仅仅是一道诏令的事情,与之相比,景帝还是希望能够从其他方面解决此事。

    刘济民想了想,说道:“此事,可否容许臣先请教李县伯?”

    景帝这才想起了某件事情,向殿门口的一名内侍招了招手,问道:“李易呢,怎么还没有到?”

    “回陛下?!蹦悄谑桃涣车目嗌?,说道:“李县伯-----在外面哄寿宁公主?!?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