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子嗣被算学院院监李易刻意刁难,得知这件事情之后,这些权贵官员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愤怒。

    此次参加考试的官宦子弟有两百人,为何不为难别人,偏偏为难他们?

    这么的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分明是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即使这位李县伯有陛下的圣眷加身,但有圣眷的人多了,有哪一个不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恃宠而骄到这种份上,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愤怒归愤怒,虽然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但这件事,对他们来说也不是坏事。

    他如此的破坏规矩,就算是陛下也不能无限制的庇护和纵容,到时候,众人在朝堂之上集体发难,或许可以在算学院掌握一些更多的筹码。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李易李县伯认错的态度是如此的诚恳。

    不抵抗,不辩解,我有错,我辞官,和那些犯了错之后,到处走动,巧言令色,用尽各种方式以求避祸的人相比,李县伯简直是朝臣的榜样。

    可为什么还是忍不住想要骂人呢?

    陛下为什么要在国子监之外另立算学院,院监为什么是这位李县伯而不是其他人------还不因为整个景国,除了他,根本没有人懂新算学!

    他要是辞官了,这算学院还开个屁!

    看着站在前面,刚才还在弹劾李县伯,现在却变得哑口无言的几人,不少朝臣心中都叹了一口气。

    李县伯显然根本不稀罕这个算学院院监的位置,之所以会有今日之事,就是因为前些日子他们的弹劾,当日的朝堂和今日是何等的相似……

    现在好了,他的态度也很明显,要么你们走,要么我走,你们慢慢弹劾吧,我先回去了……

    而且众人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似乎对于辞官------很期待的样子?

    景帝眼角抽了抽,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平静下心情,说道:“这么说,你承认是你故意刁难考生了?”

    李易摇了摇头道:“那一套试卷是臣用来挑选算学天赋极强的学生,臣对这些学生心存希望,若是他们能够解出其中一道题,臣必会将他们纳入算学院,认真培养……,是臣没有考虑周全,没想到此举竟造成如此严重后果,臣已无颜再留在算学院,还请陛下容许臣辞官?!?br />
    这一番话说的恳切至极,百官------自然是不信的。

    实在是这件事情太巧了,拿到难题的,全都是曾经得罪过他的人,说这不是报复,谁信??!

    可不信归不信,他们也不能拆穿。

    如果李县伯辞职了,算学院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谁为国家培养优秀的算学人才?

    他们家中已经被算学院录用的子弟,岂不是白考试了?

    这时,一位国子监博士忽然站出来,躬身说道:“陛下,李大人也是求才心切,一切都是为了我景国,若是因此责罚于他,岂不是让朝中臣子寒心?”

    “韩大人说的对,此事不能怪李大人?!绷⒖逃钟幸晃还蛹喙僭闭境隼?。

    一旦没有了算学院,重??删脱乖诹怂堑募缟?,这可万万不行。

    “陛下,臣附议?!庇忠晃还僭弊叱?,“李大人一心热忱,为国纳贤,何罪之有?”

    朝堂之上忽然多出了很多声音,那些朝臣纷纷劝谏,意见出奇一致------李县伯无错,想要为国家挑选出高层次的人才,这有错吗?

    在上朝之前,他们就已经看到了那百名算学院学生的名单,自家子侄赫然在列。

    算学院是个好地方,户部,工部……,朝中很多要害部门都稀缺算学人才,陛下对于新筹建的算学院如此重视,怕是要不了多久,朝堂上就会有一番改革,到时候,从算学院出来的,可都是香饽饽,这个时候,算学院院监怎么能辞官呢?

    朝堂之上,风向陡变,刚才还弹劾李易的那些人默默的退了回去,再也不说话了。

    显然,无论是朝臣还是陛下,都不会觉得,几家的纨绔,要比算学院院监更重要。

    也就是说,这个亏,他们吃定了。

    ……

    ……

    “好一个以退为进?!鼻叵啻庸抛叱?,赞叹的说了一句。

    “可锋儿怎么办?”秦相身边一位男子犹豫着说道:“本来已经安排好了,等他从算学院出来……”

    秦相摆了摆手,说道:“名单已经张贴出去,怎可轻易改变?会让好不容易才考进算学院的寒门仕子怎么想,让天下人怎么想?”

    男子哑口无言,狠狠一拳击在一旁的墙上,说道:“他怎可如此明目张胆?”

    “这其中,怕是也有陛下的意思啊……”秦相望了远处,喃喃了一句,背着手走远了。

    男子留在原地,眼中闪过一丝凶厉之色。

    “李县伯当真就不在乎院监的位置?”朝臣从大殿走出来,一位官员疑惑的问道。

    “这是以退为进?!迸员咭蝗怂婵谒档溃骸熬退闼娴拇枪?,陛下会同意吗?除了李县伯,那个位置还有谁能胜任?”

    “秦家,陈家和崔家这一次是倒霉了?!蹦枪僭备刑舅档溃骸俺录液屠罴液茉缇陀谢?,秦家小公爷和李县伯也结仇不浅,至于崔家,似乎没有听说过他们和李县伯有什么恩怨……,总之,以后可千万不要招惹李县伯?!?br />
    “你难道还没看清?”身旁那人忽然看着他。

    “什么?”那官员一脸疑惑。

    “蜀王?!蹦侨搜沟蜕羲档溃骸笆裢醪攀钦庖磺械囊??!?br />
    那官员愕然了一会儿,脸色顿变,“不可能吧……,他年纪轻轻,又无背景,如何参与此等大事,更何况,也从未听说他和某位……”

    “听说陛下会将几位皇子也放在算学院,一同学习……”

    听到这个消息,那官员的声音忽然止住,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脸色变的有些苍白。

    “晋……”

    没有背景,陛下便是他最大的背景,这一次他故意针对亲近蜀王的权贵官员,陛下竟然不管不问,一句话就将此事轻描淡写的揭过,让朝臣们不由的开始怀疑,蜀王和李县伯,到底哪一个才是陛下的亲儿子……

    不管是谁,参与到夺嫡之争的,一般都没有好下场,前提是能够赌对人。

    秦家,崔家,陈家以及某些大大小小的权贵官员,显然是赌在了蜀王的身上。

    而这位圣眷到了一种夸张地步的李县伯------细思极恐。

    在这之前,百官为了算学院的名额几乎争破了头,足见它的重要性。

    然而,处于某种不可告人的原因,作为算学院院监的李县伯,将和蜀王有关系的人,统统排除在了算学院门外。

    某位官员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