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想一步登天,想要进入算学院的学子何其之多,就算是国子监景经过层层筛选,参加最终考校的,也有整整一千人。

    如此多的人数,考试地点自然不能选在皇宫,但考场的守卫之森严,比起皇宫也一点都不逊色。

    便是正经的科举考试,也不过如此了。

    一千名考生,足足有十套不同的试题,每个考场一百人,任何一个考生,前后左右,四面八方,都是不同的考题,这使得他们相互作弊抄袭的可能变得极低。

    常德也曾就这种方式的公平性对李易提出了置疑,得到的回答是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这十套题目里面,的确有一些极难,但总的来说,难度系数是相当的。

    常德不知道什么是难度系数,却明白了李易的意思。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偏偏拿到了难题,那只能说明他的运气不好,运气不好的人,还是不要入朝堂的好……

    就是不知道,运气不好的会是哪些人?

    不过这不是他应该担心的,他要做的,只是按照李易的安排,一步一步的做下去就是了。

    距离考试正式开始还有一个时辰,考场门外的一座高墙之下,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众多考生对着高墙上贴着的红纸指指点点。

    “我被分在第十考场,第三十五号?!?br />
    “找找我的,找找我的……”

    “好多名字啊,看的眼睛都花了?!?br />
    ……

    ……

    一旁的考试规则上写的很清楚,众人需要在考试之前,找准自己的考场和座位,无数人对着这堵墙探头探脑。

    “我也找到了,第五考场,一号?!?br />
    “居然是一号,佩服佩服,我也是第五考场,不过是二号,就差兄台一个数字?!?br />
    “承让,承让!兄台其实也很厉害了?!?br />
    看着两个互相恭维的年轻人,礼部某主事走过来,淡淡的看了众人一眼,说道:“考场和座位号都是随便分配的,你们佩服什么?”

    装&逼失败的两人羞红脸去了别处,同一考场,只差一个作座位,想必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之内,他们会有很多的共同语言。

    “敢问这位大人,为何没有第一考场和第二考场呢?”一名衣着普通的年轻人好奇问道。

    礼部主事看了他一眼,说道:“怎么,这上面没有你的名字?”

    年轻人连忙摇头,“已经找到了,在第十考场?!?br />
    “那就别问那么多?!崩癫恐魇轮魇吕淅涞乃盗艘痪?,抬脚离开。

    年轻人愣在原地时,有人叹息说道:“这位兄台,刚才其实不必问的,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这第一第二考场,全都是官宦子弟,哪里有我们什么事情?!?br />
    在场的全都是寒门学子,并没有什么厉害的背景,因此才格外的珍惜这一次的机会,早早的便来到考场门口,人群中有不少人都摇头叹息。

    那些人的父辈,无一不是当朝权贵,一方大员,又岂是他们这些人能比的?

    甚至这其中也有不少人心知肚明,此次算学院招生,怕是绝大部分名额都会在那些人之中产生,至于他们,能有几人能够进去,还是未知。

    “既是任意分配,为何前面两个考场,全是官宦子弟?”一名学子面有不忿的说道:“这一次,怕又是他们的独角戏!”

    “不可能吧,听说这一次,陛下为我们寒门学子争取到了不少的名额,今日考校,李县伯更是只给了官宦子弟两百个名额,怎么看都是我们的机会多一些……”

    要说寒门学子心中最感激的人,便是当今陛下和算学院院监李县伯了。

    陛下这些年对于寒门学子实在是不薄,各项政令举措,不知道让多少寒门仕子看到了希望,而李县伯,虽然和他们年纪相仿,但他所做的事情,却让他在这些人心里得到了绝对的崇敬,尤其是此次算学院招生事宜,明显是在有意的扶持寒门学子,使得众人对他的崇敬已经变成了感激。

    对于那年轻学子的疑问,众人都沉默不言。

    这件事怎么可能如此简单,权贵们明显不会将这些重要的位置让给别人,他们自己尚且争抢不来,有哪有这些出身寒门的什么事?

    他们想要得到哪些名额,实在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距离考试开始还有一刻钟的时候,便允许考生入场。

    而此时,一座座轿子终于出现在远处,一些衣着气度皆是不凡的年轻人三五成群,有说有笑的向这边走来。

    “秦兄,你怎么也来了?”

    “没办法,家里没人愿意过来,老头子就直接指定我了……,你也想进那算学院?”

    “唉,我也是啊,二叔说算学人才稀缺,算学院日后必将腾飞,让我无论如何也得考进去?!?br />
    ……

    ……

    远远的有人迎上来,将这些人带到考场,按照早就排好的顺序安排他们坐下。

    “考场之内,不得喧哗!”十余名宫中禁卫表情冰冷的站在考场之中,就算是这些官宦子弟平日里如何的嚣张跋扈,此刻也只能乖乖的闭上嘴巴。

    连宫中禁卫都派来了,足见陛下对于这次招生的重视。

    不过,他们对于结果却是不怎么担心,能被家里派来这里的,自然不会是草包,要论教育资源,他们比起寒门不知道丰富了多少,在公平竞争的前提下,便是不用权势压人,也能轻易胜出。

    一声锣响之后,便有礼部的官员拿出还未启封的试卷,由宫中禁卫检查了一番,按照上面的标号,给众人一一发了下去。

    寒门学子中,翻开试卷,有人面露喜色,更多的人则是愁眉紧锁,题目并不是他们担心的新算学,但也比他们往日见到的要难上不少,大概扫了一眼之后,就觉得一个时辰的时间,怕是解不出来几道。

    类似的题目,前两个考场的官宦子弟,比起寒门学子,表现则要稍微好上一些,已经有不少人开始信心十足的作答,然而也有一些人,表情和所有人都不太一样。

    陈家二公子陈立森,望了一眼自己的试卷,顿觉一阵头晕,再也没有勇气去看第二眼。

    这些鬼画符一样的,到底是什么?

    整张试卷,他居然没有一个能够读懂的题目!

    极限,二重积分,导数……,这些字倒是认识,但他们放在一起,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公子脸上的表情茫然到了极点。

    有如此表情的人还有不少,秦家四公子秦锋,崔氏次子崔习新,工部侍郎之子李健仁……

    拿起笔却无法落下,他们转头四顾,看到周围正在提笔书写的众人,短暂的愕然之后,开始有些怀疑人生。

    他们------都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