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李易想象的不一样,不用半个月,也不用一个月,小环只用了七天的时间,就彻底的和两位公主打成了一片。

    之所以是两位公主,是因为傲娇萝莉已经把出宫当成了家常便饭,家常便饭的意思就是一天要吃三顿,每天都吃。

    下水摸鱼,上山追兔子现在已经满足不了她的玩心,室内游乐场有限的几个设施也厌烦了,倒是让老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天天晚上回家累的趴到床上连动动指头的力气都没有,自家婆姨疑心疑鬼的问了好几次,得知真相之后------碎碎念着二叔公多管闲事,脸上的怀疑之色却少了许多。

    同样松了一口气的还有李易,自从傲娇萝莉学会了翻花绳,却怎么都翻不过小环之后,就和这项游戏杠上了,大有不赢一把绝不罢休的架势。

    李易以前觉得日后要是生了女儿,一定要当公主养,现在这个信念有些动摇。

    好在有小环陪着,她总算不再折腾自己,永宁也和她们一起,前两天又加进去了一个小端午,李易难得的闲下来。

    如仪这几天似乎有心事,问她总是摇头,老婆最重要,不管那几个小家伙了,硬拉着她出去看了几场戏,又视察了一番二小姐的事业进展,看了看家里近乎开遍京都的店铺……散心攻略似乎并没有什么成效。

    如仪不像是柳二小姐,她不想做武林盟主,也不想当山贼王,李易以为她是想家了,想着等这两个月过去,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之后,再回庆安府住些日子。

    每当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不知为何,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

    看到常德和几名宦官模样的人站在院子里,李易有些好奇的问道:“常总管,你怎么又来了?”

    常德眼皮跳了跳,说道:“李县伯,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李易疑惑的看着他。

    常德冷冷的问道:“李院监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吗?”

    “你说谁太监呢!”李易恼怒的看着他,这老家伙什么时候说话这么阴损了?

    常德身上的衣袍无风自动,有些抑制不住体内的真气。

    许久之后,他深吸口气,缓缓说道:“两日后参加考校的两百名官宦子弟,八百名寒门学子,国子监已经全都甄选完毕,这一次的考校题目,李县伯想好了吗?”

    “哦,原来是这件事情啊?!崩钜装诹税谑?,说道:“算学院招生一事是何等的重要,怎可轻易决定?这些日子,我日夜冥想,呕心沥血……”

    “所以,试题已经有了?”常德看着他问道。

    “没有?!崩钜滓⊥返?。

    ……

    ……

    “老常啊,那两百人的名单你带没带?”李易坐在桌旁,随口问常德道。

    “你若是再用那种理由糊弄陛下,老夫都护不住你?!背5麓有渲腥〕鲆桓霾嶙?,放在桌上,看着李易,淡淡的说道:“陛下力排众议,定下那八百名寒门仕子的名额,已经很不容易了,此事不能再出任何差错?!?br />
    “那哪能啊……”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不能搞封建迷信,要相信科学……,对了,你跟着陛下这么多年,对于京中的官员和权贵,一定都很熟悉吧?来来来,麻烦常总管介绍一下,这些人都是哪位大人家的?”

    小本本上虽然记载了一些,但是这两百人中,绝大多数都是陌生的名字,只有一个小本本也不够啊。

    老??戳怂谎?,很不负责任的走了,李易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不过也不要紧,他看了看留下来负责抄试卷的几名宦官,对他们招了招手,“你们几个,过来……”

    这些宦官虽然都身处深宫,但是对于朝堂之事也一点都不陌生,对小册子上的名字更是如数家珍,半个多时辰之后,常德拿过来的册子上已经被李易标记的密密麻麻。

    老常其实完全不用担心试题的问题,李易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试题。

    “六年级数学习题册,这种程度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太难了?”

    “算了,还是选三年级上册吧?!?br />
    一刻钟后:“恩,搞定一套?!?br />
    “上次看到的高数在哪个架子上来着?”

    “只是求个极限是不是太简单了?”

    “算了,三重积分不要了,只出一个二重积分不过分吧?”

    ……

    ……

    京都总是不缺新闻,便是曾经引起所有人关注的两国比试,在短短的数日之内,热度就消减下来,近乎无人提起。

    除了朝中某位侍郎和某青楼女子的花边新闻之外,近几日最热的话题,应该属陛下决定在国子监之外另开算学院,为寒门学子大开方便之门一事了。

    只要能通过入学考试,就能成为算学院真正的学生,地位等同国子监诸生,并且从前途上讲,进了算学院,前途之宽广,还要远远的胜过国子监。

    毕竟,精通算学的人,如今可是稀缺人才。

    众学子寒窗苦读十余年,为的不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谋得一官半职,光宗耀祖吗,现在有一条捷径摆在他们面前,怎能不令人激动和痴狂。

    通过国子监第一轮筛选的考生激动异常,积极的准备着马上要进行的最终考校,没有通过第一轮的人则是捶胸顿足,懊悔不已。

    但凡读书人,多多少少都会接触一些算学,但是每个人对其的重视程度不同,算科一直备受冷落,没有人愿意去费时费力的深研此道,却没想到国家的政策变的这么突然,无人理睬的算学一夜之间成了香饽饽,实在是打了他们一个猝不及防。

    当然,对于那些官宦子弟来说,则是没有这样的担忧。

    这只不过京都权贵和朝中大员的博弈而已,所谓的考校,也只是一个形式------至少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常德将一个紧锁的箱子放在了马车里,又回头看着李易说道:“考试流程,评分细则,全都在里面了,让他们照做就行?!?br />
    常德放好箱子,回头看着李易问道:“作为院监,此次招生考校,你不到场,怕是不太合适吧?”

    李易指了指不远处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傲娇萝莉,说道:“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我早就答应了今天要和寿宁公主去钓鱼,你要不去和她说说?”

    “走!”

    常德很干脆的转过头,翻身上马挥鞭,丝毫不拖泥带水。

    【ps:和老师请了两天假回家,折腾了一路,下午才到家,码字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今天就一更。又欠一更,总共十一更了,明天要搞出一篇论文出来,周三开始还更,这个月不求月票,大家别投了……

    以上?!?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