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小翠瘪着嘴神情郁郁的出去,怕是没过多久小珠也会知道织女每天都会和牛郎吃午饭,根本不是什么一年一见,曾醉墨抬头撇了李易一眼,说道:“小翠你也骗,她从上个月就念叨着七夕了?!?br />
    “外面的世界很残酷,像小翠这样未经世事的小姑娘一直都生活在温室里面,很容易被这些美好的事物所欺骗,让她们提前感受一下事实的残酷,没有坏处?!崩钜卓戳怂谎?,说道:“这件事情本来是你们这些做小姐的人应该做的,我只不过是在帮你,谢我就不用谢了,勾栏里有几个还不错的新人,你费心捧一捧……”

    “那种新式胸衣,我打算试试?!痹砟擦怂谎?,放下手中的画笔说道。

    “没问题?!崩钜拙偷人饩浠?,说道:“需要银子或者人手,你尽管开口,若卿姑娘解决不了的,可以来找我?!?br />
    如意坊,香水作坊,制冰作坊……,以及勾栏名下的一系列商铺,其实每天的进项已经是一个十分庞大的数字,但勾栏要运作,要扩张,还要有足够的钱给柳二小姐折腾豪侠榜,包括两个后将要举行的英雄大会,都需要大笔的银子,就目前来说,还需要占据更多市场,创立景国第一个高端内衣品牌,在别人还没有发现这方面的商机之前,狠狠的赚上一笔是很有必要的。

    “还有……”曾醉墨脸色微红,犹豫的说道:“我这两天设计出了几款新的样式,你看看行不行?!?br />
    “那就快点拿出来??!”李易看着她,自己还赶时间呢。

    曾醉墨剜了他一眼,从一个小箱子里面取出几张图纸,放在桌上,自己却坐在床边,不再去看。

    李易翻看了几下,皱了皱眉头,虽然曾醉墨的画功了得,但这几款文胸设计的------略保守??!

    看到他皱起眉头,曾醉墨脸上浮现出失望之色,为了这些东西,她昨夜只睡了一个时辰,却还是被否定,心底自然失落。

    “我画几款你看看?!崩钜滋崞鸨?,脑海中一本厚厚的《文胸图鉴》迅速翻动,开启了复制粘贴模式。

    “好了,你看看这些……”时间有限,李易只画了几张,走过去将稿纸递给她。

    曾醉墨接过来,视线在上面停留了一刻,脸色立刻就由微红变的涨红,将那几张纸揉成一团,愤然道:“无耻!”

    ……

    李易摇了摇头,从曾醉墨的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心里还有些不忿,人家夫妻之间的闺房之乐,怎么就无耻了呢?

    未来的经验告诉我们,内衣这种东西,布料用的越少越值钱,这女人虽然长得漂亮,却没有一点点的超前的商业头脑,李易有些怀疑,把这笔生意交给她来做,是不是压根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下流,无耻……”房间里面,曾醉墨面红耳赤,怔怔的坐在床头,恨恨的骂了几句,又将被她揉皱的纸张铺开,想着若是自己穿上这纸上画着的胸衣,脸色不由的更红了。

    ……

    ……

    孙老头天生就是干勾栏这一行的,京都那些贫苦的伶人们现在几乎把他当做神来看待,怕是当今天子都没有他在伶人们心中的地位高。

    京都的勾栏不少,也有不少是以小团体的形式存在着,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孙老头就将勾栏做到了全京都甚至是全景国最大,成就不可不畏惊人。

    规模虽大,秩序却也是众多勾栏中最好的,文明买票,文明进场,如果有人诚心捣乱,立刻就会有几位野兽一般的巨汉将其拖到墙角,好好的教他们规矩。

    李易在城内的一处勾栏转了转,对于当前的情况很满意,勾栏中上演的剧目已经有了几分院线的意思,每月便会有一次大规模的更新,各种新奇的故事剧本层出不穷,不知有多少人成为了固定的???。

    “李县伯?”

    李易正要去后台看看的时候,忽然从身后传来了一道惊异的声音。

    他转过头,看着对面那位陌生的年轻人,疑惑问道:“恕在下眼拙,阁下是?”

    年轻人急忙说道:“下官万旭,只是一位小小的御史,李县伯不知道下官并不奇怪,当日李县伯在金殿之上大胜两场文试,下官就在殿上看着?!?br />
    “万旭?”李易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略一思索,脸上露出诧异之色,看着他问道:“上次弹劾蜀王那位御史?”

    年轻御史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之色,微微点了点头。

    “不错不错?!崩钜滓幌伦佣杂谡馕唤凶鐾蛐竦哪昵嵊沸郎推鹄?,左右望了望,说道:“不过,身为御史,你不去做该做的事情,在这里做什么?”

    万旭连忙说道:“下官正是奉马中丞之命,才来这里的?!?br />
    李易看着他皱眉问道:“御史台也管勾栏?”

    万旭怔了怔,摇头说道:“李大人误会了,是马中丞说这些勾栏瓦舍,才是百姓们畅所欲言的地方,中丞大人说御史的眼睛不能只盯着朝堂,民意舆情同样重要?!?br />
    李易想了想,如果勾栏成了御史们经常流连的地方,那么只要前一天傍晚传出蜀王和秦小公爷断袖分桃的消息,那么第二天早朝的时候,景帝就能发现他的儿子是个弯的,文武百官也知道以后要离这两个人远一点------岂不快哉?

    “马大人很有远见啊?!崩钜孜薇热贤乃档?。

    名叫万旭的御史对他微微躬身,说道:“下官只是偶然看到李县伯,便上前拜会一番,稍候还有公务要忙,就不打扰李县伯了?!?br />
    李易摆了摆手,他也没有多少时间和这位御史聊天,转身向勾栏后台的方向走去。

    直到李易的背影消失,万旭脸上的激动之色才逐渐消失。

    李县伯在很多人眼中,已然成为了一个传奇,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留住国家颜面,使得齐国使臣大败而归,仅凭这一点,就让他在京都吸了不少粉,自然也包括这位叫做万旭的御史。

    当然,他的身份特殊,自然也能知道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消息,心中对于这位和他差不多年纪的李县伯,更加的敬佩。

    心绪稍稍平静,万旭才想起今日还有重要的公务。

    《梁山伯与祝英台》讲到第七回了,他得赶去听一听,勾栏这种地方不是她一个女人家应该来的,但外面手抄的最新一期话本要到明日一早才有得卖,晚上回去要是不能讲给自家娘子听,怕是又要睡在书房了……

    想到她一边哭的稀里哗啦,一边要自己讲下去的情形,万旭顿时感觉到有些头大,却还是在门口买了票,怏怏的走了进去……

    【ps:第二更晚,作息规律的书友等不了先睡,修仙党当我没说?!?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