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初七,继齐国三皇子离开京都之后,齐国留在景国的其余使臣也很快踏上了归途。

    此次两国的无形交锋,依然是以齐国的惨败而告终。

    战事失利,文试武试两战皆墨,一位使臣居然死于内斗,齐国使臣这一次可谓丢尽了脸面,无颜再留在景国都城,于第二日一早便匆匆离京。

    他们的车马出城的时候,京都城内虽不说万人空巷,围观的民众却也将城门口的几条街道堵了一个水泄不通。

    对于景国的大部分人来说,自从他们出生开始,景国似乎就一直在各方面被齐国压制,久而久之,他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然而这一切都在景和二年发生了改变。

    从年初开始,到现在所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与齐国有关的事情,细细想来,景国民众惊讶的发现,齐国,似乎也没有那么的可怕……

    不管是在战场还是在其他地方,齐国人也会败,也会输,根本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么难以战胜。

    在当今陛下耀眼的光芒照耀之下,景国似乎变的前所未有的强盛,文有李县伯,武有李轩世子,长公主殿下,他们三人虽然都还很年轻,但却在此次事件中大放异彩,走进了京都民众的视野之中。

    街头巷尾,勾栏瓦舍,到处都在流传三人的传奇故事,李县伯才华横溢,世子殿下用兵如神,长公主武功盖世,巾帼不让须眉……

    当然,这也并不排除朝廷的有意引导。

    输赢自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让京都甚至整个景国民众知道,他们赢了,他们赢得漂亮,要让他们知道,陛下是英明的,伟大的,在英明神武的陛下和能力出众的朝臣带领之下,这个国家正在变的越来越好,国力昌盛,人才辈出,已经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

    ……

    才华横溢的李县伯不知道他在京都已经很火了,此时正站在院子里,看着十余名宦官从外面一箱子一箱子的搬东西。

    小公主要出宫来这里治病,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吃的用的都有规制,哪能随随便便,虽然小公主明天才到,但今天一早,宫里面的人就在伯爵府门口忙活起来了,各种搬进搬出,来往于他为永宁腾出来的那一座小院子,看得人心烦。

    “李县伯,这是长公主殿下送来的礼物?!绷矫鹿僭俅伟峤匆桓龃笙渥拥氖焙?,没有将其搬到那座小院子里面,走到李易面前说道。

    李明珠没事送什么礼物,李易打开箱子看了看,也被那里面的珍宝给惊到了,无事献殷情,非那啥即那啥……,总之,公主殿下忽然间变的这么大方,他一时间还有些不太习惯。

    “公主殿下还有没有说什么?”李易看着两人问道。

    “没有?!绷饺肆⊥?。

    “那先搬进去吧?!崩钜装诹税谑?,送上门的礼物,哪有不收的道理,下次见面的时候再问问她送的哪门子礼,对了,还有太极的事情,昨天也还没有来得及问她呢。

    家里有李伯盯着,不会有什么问题,七夕是女子的节日,柳二小姐今天罕见的没有忙,和如仪小环去了庙里,回来也有一系列的活动,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他打算去看看曾醉墨的文胸做的怎么样了。

    走出府门,看到有一到身影在大门对面的几棵柳树下徘徊,走过去疑惑问道:“你怎么来了?”

    听到李易的声音,刘一手急忙停下脚步,张了张嘴,却也没有说出什么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

    “怎么,又遇到棘手的案子了?”李易看着他问道。

    这种状态的刘一手并不陌生,在庆安府之时,他每次遇到棘手而案子来找自己,也是这种表情。

    看着他脸上再次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李易摆了摆手,说道:“不要急,从最有嫌疑的人一个一个排查,查案这种事情,急不来,实在想不通了,出去走走,听听戏,心情放松下来,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br />
    说起查案,这种事情除了靠能力之外,也要靠运气和灵感,那些基础的东西,该教的都已经教他了,如今在这些事情上,李易也帮不了他太多。

    刘一手愣了一下,问道:“大人之前不是说,凶手往往隐藏的很深,要挖掘深层次的线索,不要被表象所迷惑,最有嫌疑的人,其实往往都不是凶手吗……”

    “我有说过吗?”李易看着他问道。

    “有?!绷跻皇秩险娴牡懔说阃?。

    “真的有?”

    “真的有……”

    ……

    ……

    “歪理?!崩钜卓戳怂谎?,说道:“以后少去勾栏听故事听戏,那都是为了吸引客人才故意编的曲折离奇,现实中哪有那么狗血,踏踏实实查案,相信你自己的直觉,你觉得谁的嫌疑最大,那就**不离十了……”

    刘一手愕然之后,说道:可大人刚才不是还说,“查案这种事情,急不来,实在想不通了,可以出去走走,听听戏……”

    “我有说过?”李易眯起眼睛看着他。

    “就在刚才……”刘一手张了张嘴,抬头看着李易,片刻之后,苦笑说道:“没有……”

    “这就对了……”李易满意的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真相是掩盖不住的,要相信你自己……,我还有事,就不多留你,走了?!?br />
    刘一手苦笑的看着李易上了马车,再次回头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思忖之色,不多时,这一丝思忖就变成了明悟。

    “多谢大人指点!”

    他向着府门的方向拜了一拜,转身上了另一辆马车,一名灰衣人轻轻挥鞭,马车很快消失……

    李易走进那处小院的时候,小翠和小珠正在一座临时的彩楼上爬上爬下,一边把五颜六色的丝带绑在木头上,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你们小姐呢?”李易站在彩楼下问道。

    “若卿姐姐出去了,我家小姐在房间里面作画?!毙〈湎蛳峦艘谎?,说道:“我们还没有干完活,李公子你自己去找吧……”

    她的话说了一半,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立刻闭上了嘴巴,匆匆的跑下彩楼,说道:“等一下,我去告诉小姐?!?br />
    这一次没有再发生什么意外,李易走进房间的时候,曾醉墨衣服穿的好好的,正在给祈天灯上作画。

    看到李易走进来,她头也没抬,说道:“什么事,说?!?br />
    “文胸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李易倒也没有介意她的态度,走过去说道。

    “呸!下流!”曾醉墨脸色一红,看了小翠一眼,见她仍然是一脸疑惑,这才说道:“等一会,我先把这些祈天灯画完?!?br />
    “现在距离晚上还有很长时间,急什么?!崩钜滓换岫勾蛩闳ス蠢缚纯?,说道:“一会再画也来得及?!?br />
    小翠站在他的身后,噘了噘嘴,说道:“牛郎织女每年才能见一次,好不容易才到七夕,李公子你就再等一下嘛,小姐很快就画完了,祈天灯可是很重要的,要是耽搁了,织女就不会保佑……”

    她本来想说要是耽搁了,织女就不会保佑她找到如意郎君了,话说一半才想起来和李易说这些话不太合适,立刻闭上了嘴巴,脸颊有些发红。

    “什么一年见一次……”李易摇了摇头,看着她说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七月一整月,在天上也不过是午时那一小会儿,织女天天见牛郎,说不定早就见的烦了,哪里会有什么心情保佑你们……”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听完李易的话,小翠脸上的表情怔住,勾栏里的老人常说这句话,眨着眼睛想了想,发现李公子说的------好像真的很有道理。

    她忽然有些泄气,对于期待了许久的七夕之夜,立刻变的没有那么期盼起来……

    【ps:明天应该就能恢复更新,这个月的月票加更等月末再说,算上这两天欠的两更,好像有十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