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国居然死了一位使臣,难道又是哪一位拥有爱国之心的壮士干的?

    李易和如仪从宫中走出来的时候,心里面还在想着这件事情。

    为了能在豪侠榜、侠义榜上面占据一席之位,那些武林中的老实人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什么事情最能体现侠义就干什么,扶老人走路,救助流浪小狗这都是小儿科,要干就干一票大的。

    所以,秦相之孙,京都第一纨绔秦小公爷,到现在都还躺在床上爬不起来。

    弄死一位齐国使臣,可算是为国除害,通缉令肯定贴的满世界都是,要论扬名程度,可比揍秦小公爷一顿要划算得多??!

    走到宫门口的时候遇到了常德,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让李易意外的人。

    “刘一手见过大人!”

    看着对他躬身行礼的青年,李易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对于这位曾经的下属,李易其实是十分欣赏的,当初在庆安府的时候,传授了他不少有关刑讯和查案方面的东西,《洗冤录》,《大宋提刑官》,《少年包青天》,《施公奇案》,里面的经典案例没有给他少讲。

    可惜这小子最崇拜的人居然是名侦探柯南,幸亏这个世界上没有宋慈包拯狄仁杰这些人,不然可能会联手把这个崇洋媚外的家伙掐死。

    当然,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自己能够偷懒------为了为国家培养人才!

    前些日子才得知他被刑部调了去,连破数件大案,在那里混的风生水起,这才过了几天,怎么又和老常搞上了?

    “回大人,是陛下召见?!绷跻皇至λ档?。

    “我现在可不是你的大人了?!崩钜仔α诵?,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好干,陛下是不会亏待你的!”

    李易虽然举止随意,但刘一手却并没有放松下来,而是正色道:“大人的教诲,刘一手永远铭记!”

    “行了行了,快去吧,不要让陛下等急了?!崩钜装诹税谑?,对常德微微示意,和如仪走出了宫门。

    转眼间又是一年七夕,府上的护卫从昨天开始就在院里搭建高台了,今天答应了小环要给她的祈天灯上画画题诗,得早些回去。

    和老皇帝的约定也订在七夕之后,七夕之后的第二天李易就可以把永宁从宫里接出来,府上一切早就准备好了。

    常德目光深邃的看了一眼李易离去的背影,又看看身旁的刘一手,老脸上浮现出一丝动容。

    眼前这位看上去十分普通的青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能力,就连他也不会小觑,想到刚才在大理寺发生的事情,犹有些难以置信。

    没有动用任何刑罚,只是问了那几位齐国使臣一些不相关的问题,便将整件事情抽丝剥茧,一点点的剥离出来,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他的能力,常德甚至会怀疑,那位齐国使臣,是不是就是他杀的!

    可如此一位连陛下都非常重视的人才,却对李易如此的崇敬,这绝对不仅仅因为两人曾经是上下属的关系。

    对于发生在李易身上的奇迹,常德已经没有那么的惊讶了,带着刘一手去勤政殿的时候,忽然问道:“那位韩大人,果真是那位使臣杀的?”

    虽然那位主事的蓝衣使臣刚才对所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但常德并不认为,两人的私怨,足以到令他愤而杀人的地步。

    刘一手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他之所以会承认,只是因为对他来说,那位真正的凶手,比他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或者说------可怕?!?br />
    “你不是经常说,真相只有一个吗?”常德看着他问道。

    “这不是我说的?!绷跻皇忠×艘⊥?,说道:“这是大人曾经说过的,这句话当然没错,但是有时候,我们要的其实不是真相,不是吗?”

    ------

    “你很不错?!逼讨?,常德老脸上露出欣赏之色,点点头说道。

    人才难得,识时务,明事理的人才更加难得,常德似乎有些明白,为何陛下会将那件事情,交给他去办了。

    刘一手的脑海中浮现出某些画面,开口道:“都是李大人教得好?!?br />
    ……

    ……

    “一刻钟?”

    勤政殿内,景帝看着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再次确认了一遍。

    “回陛下,是的,他只用了一刻钟?!贝罄硭虑湮弈蔚目?,此时心中也仿佛有万马奔腾。

    那位刘一手的脑袋,一定和常人不一样,刚才在大理寺中,听他审讯齐国使臣,他堂堂大理寺卿,内衬都被汗水打湿了……,杀死齐国使臣的,居然是另一位使臣?

    这案子要是交给他们大理寺去办,怕是永远都不可能破案……

    “这件事,还是交给他们齐国人自己去办吧?!本暗刍恿嘶邮?,既然是齐国使臣窝里斗,就没有他们景国什么事情了,没有背上暗杀他国使臣的恶名,才是他在意的。

    片刻之后,景帝看了看殿内的几人,说道:“你们先退下吧,刘一手留下?!?br />
    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走出勤政殿,常德对殿内的几名宦官使了一个眼色,几人也慌忙退下。

    “这个刘一手,以后怕是要平步青云了?!贝罄硭虑渥呦碌钋暗奶ń?,感叹着说道。

    “前途不可限量……”刑部尚书点了点头,陛下向来看重人才,从近来的种种举动来看,他这位曾经的下属,明显是已经入了陛下的眼……

    ……

    ……

    勤政殿内,已经只剩下了景帝常德以及刘一手三人。

    即便这样的场合已经有多次,但怎么说对面也是这个国家唯一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刘一手心中还是免不了的忐忑。

    “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景帝从上面走下来,沉声问道。

    刘一手低着头,垂手而立,说道:“回陛下,刑部和大理寺的陈年卷宗,臣已经全都看过,目前只有一些细微的头绪……”

    “能有一些头绪,已经很不错了?!本暗厶玖艘豢谄?,说道:“毕竟,已经二十年了啊……”

    他看了刘一手一眼,看到他似乎有些欲言又止,问道:“可还有什么发现?”

    刘一手思忖了片刻,说道:“回陛下,臣发现,在臣开始着手调查这件事情之后,臣需要的一些证据,被人刻意抹去了?!?br />
    刘一手抬起头,说道:“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察觉到了?!?br />
    景帝眼中寒芒大盛,冷冷道:“这么多年了,他们依旧如此警惕吗?”

    “能查到是谁做的吗?”常德开口问道。

    刘一手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做的很小心,似乎是在刻意诱导,我也差点被蒙骗过去,险些走上歧路?!?br />
    常德眉头紧皱,说道:“相隔二十余年,此案本就艰难,如此一来,岂不是根本不可能……”

    “其实……不然?!绷跻皇趾鋈凰档?。

    景帝和常德同时望着他。

    说到这里,刘一手脸上浮现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说道:“大人曾经说过,做的越多,错的越多……,其实案子本来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如今又有了新的发现?!?br />
    “做的越多,错的越多?”景帝目光微微一闪,点了点头之后,忽而问道:“这是哪位大人说的?”

    看着刘一手脸上露出的一丝狂热,和刚才在宫门口的时候如出一辙,常德嘴角抽了抽,说道:“陛下,他说的应该是------李易李大人?!?br />
    【ps:周五考的那门试比较难,心虚,今天和明天都只有一更,不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