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胪寺中发生了命案,涉及到齐国使臣之死,兹事体大,所有无干人员,包括诸国使臣都被拦在了门外,除了办案人员之外,任何人不得出入。

    他们只能探着头从门口远远的向内张望,看到齐国几位使臣全都站在院内,大理寺和刑部的人站在他们前面,似乎是在询问着什么。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死者的,是何人发现的?”一位刑部主事手中拿着记录的册子,例行询问。

    “是我,在半个时辰之前?!币晃黄牍钩剂成醭?,咬牙说道:“从皇宫出来之后,因为比试输了,韩大人心情郁闷,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到了用膳时间还未出来,我去他房内叫他的时候,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应,于是让鸿胪寺的人撞开了门,才发现韩大人已经遇害了?!?br />
    他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语气再也不能保持平静,恶狠狠的说道:“我不管是谁害了韩大人,三天,三天之内,你们景国一定要交出凶手,否则,我等立刻动身回国,韩大人的冤屈,我齐国迟早会用血来洗清!”

    大理寺卿闻言面色微变,一国使臣在鸿胪寺被刺杀,这本就是一件极为严重的事情,换位思考,若是景国使臣死在了齐国,不止陛下和百官,怕是景国的子民也不会善罢甘休,这一次,他们是真的有麻烦了。

    “谷大人和韩大人相交莫逆,刚刚情绪有些激动,还请见谅?!逼牍魇碌睦兑率钩济媛侗?,说了一句话之后,话音顿转,看着大理寺卿说道:“不过,此事你们景国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否则,这个交代,就只能我们亲自来讨要了!”

    “这句话,你们那位三皇子也没有资格说!”一道阴测测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常德从门口大步走过来,问道:“刚才在皇宫参加比试的那女子呢?”

    蓝袍使臣闻言,脸色微变。

    “我齐国使臣死在了你们景国,我等为何没有资格出言?”这时,只见那位谷大人上前一步,一脸恼怒的问道。

    “老夫再问最后一遍,刚才在皇宫参加比试的那女子在哪里?”常德淡淡的撇了他一眼,语气变得森寒起来。

    谷姓使臣打了一个哆嗦,望着常德的目光,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其余几位使臣的目光纷纷望向了那位身穿蓝衣的领头人,那两人一直都是他在联系,说来也奇怪,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何她们没有在这里?

    “走了?!崩兑率钩嫉乃档溃骸八侵皇俏移牍昵峥〗?,受三皇子之命行事,并非使团中人,自然不可能长久的留在鸿胪寺,从皇宫回来之后就走了?!?br />
    “走了?”常德面色阴翳,刚才在皇宫之中,不便盘问,追出来的时候,又遇到齐国使臣身亡一事,只能先回去禀告陛下,没想到耽搁了一些时间之后,那位身份不明的宗师居然已经离开了……

    “见过常总管?!?br />
    一道声音从侧方传过来,常德转过头,看着从那边走过的的消瘦青年,微微点头,却是连大理寺卿刚才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有没有什么发现?”他看着消瘦青年问道。

    青年笑了笑,说道:“我先问他们几个问题?!?br />
    他走到齐国众使臣面前,问道:“从回到鸿胪寺之后,到发现韩大人身亡之前,你们都在哪里?”

    “回到这里之后,当然是各自回房了?!币晃皇钩剂⒖趟档?。

    “所有人都在自己的房间?”青年又问了一句。

    “所有人?!蹦俏皇钩枷肓讼胨档?。

    文试和武试都输了,三皇子多日的布局毁于一旦,不回到各自的房间反省,难道和你们景国君臣一样,摆上宴席庆祝不成?

    青年看着那位主事的蓝衣使臣,问道:“确定?”

    蓝衣使臣只觉得这青年的眼神锐利,似乎能看透人心一样,心里面不由的有些发虚,但还是点了点头,咬牙道:“确定?!?br />
    青年点了点头,挥手说道:“将所有齐国使臣,全都带走,暂时收押在大理寺?!?br />
    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闻言一怔,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怎么就把齐国使臣全都收押了?

    死的不是齐国人吗?

    刑部和大理寺的人是疑惑,齐国使臣在回过神来之后,就只剩下愤怒了。

    “凭什么?你们想要干什么!”

    “你们真的想要和齐国彻底翻脸不成,各国使臣就在外面看着,你们真的以为能够堵住所有人的嘴?”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韩大人的死,定然也是你们做的,现在终于轮到我们了吗?”

    ……

    ……

    消瘦青年不顾齐国使臣几欲喷火的目光,淡淡说道:“韩大人不是死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他的尸体是在后来被搬进去的,凶手的确是从窗户离开的,但顺序错了,他不是从外面进来,杀了韩大人之后,关好房门,再从窗户离开?!?br />
    青年看着众人,缓缓说道:“他是在别的地方先杀死了韩大人,再通过后廊,将韩大人的尸体从窗户搬进了房间,然后再从房间出来……,穿过两个房间的后廊要经过花园,这就是窗户下方为何会有泥土,花园里面的一行脚印比周围都深的原因……,如果你们都在自己的房间,那么很显然,你们其中一位,就是杀死韩大人的凶手?!?br />
    “具体的细节,等到了大理寺之后,我再向你们慢慢解释?!彼恿嘶邮?,说道:“全都带走!”

    青年说完之后,蓝衣使臣面上终于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那青年看了他一眼,大步的向外面走去。

    “这……”看着密谍司的人将所有的齐国使臣带走,大理寺卿看着刑部尚书,愕然无语。

    “别看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刑部尚书摇了摇头说道:“难怪陛下会对他如此提拔,本官办了一辈子案,也从未见过如此的奇才,此人简直就是为断案而生的!”

    等在鸿胪寺之外的诸国使臣看到景国派来查案的人这么快就从里面走出来,慌忙让开。

    而当他们看到所有的齐国使臣都被带走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有些难以形容了。

    弄死了一个还不够,他们这是想要将所有的齐国使臣都一锅端掉吗?

    今日之后,他们要如何堵住所有人的口,如何面对他国的指责,杀使臣------景国难道就不怕成为众矢之的?

    即便是最为强大的齐国,也不敢干出这样的事情吧?

    就算是杀了齐国所有的使臣,还有他们啊,景国此次的动作可真是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冒天下之大不韪,必须要将此事上报给自己的国家,将景国的此等恶行公诸于世……

    要想瞒天过海,除非他们能杀掉所有的知情者,但是这可能吗?

    诸国使臣心中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太对劲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