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政殿之前载歌载舞,宫中的舞姬乐师在殿前的广场上表演节目助兴,百官放声笑谈,女眷们则是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讨论着她们独属的话题。

    长公主殿下现在很忙,忙着接受百官的轮流赞誉,脸上还不能露出一点不耐烦之色,李易还想问她太极是怎么回事呢,偷师可是武林大忌,怎么也得随便补偿个几千上万两银子……

    世子妃和如仪身边则聚拢了不少的女眷,就连李易和李轩都被从帐中挤了出去,要说整个京都城中,最受这些权贵夫人,千金小姐欢迎的女子,非两人莫属。

    作为香水的垄断商,公主殿下出人出力,坐在皇宫里收钱,自己却不会管这些事情,这些人自然将目标放在了如仪和世子妃的身上,若是不提前打点一下,怕是到时候出了新的香水,她们又得多等待数天才能买到。

    还是女人的钱最好赚啊,不知道曾醉墨那边的新式文胸做的怎么样了,有机会过去“鉴赏鉴赏”,再给她一些建议,蕾丝镂空什么的情趣型也可以试试,造福广大男同胞……

    如意坊这边,香水已经被京都的女性普遍接受,以后再慢慢推出化妆品全系列,怕是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全世界女人背后的男人,让无数男同胞恨得牙根痒痒。

    本来还想在比试结束之后,再和老常这个移动的知识库聊聊,可只是走了个神的功夫,他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由几个灰衣人代替他的位置站在景帝的身后。

    心中遗憾间,忽然察觉到前方似乎有一道视线落在他的身上,李易转头望去,看到一位宫装丽人坐在景帝下侧,正冷冷的望着自己。

    那妇人见他望过来,眼中浮现出一丝怨毒之后,才缓缓的收回视线。

    他拍了拍身旁李轩的肩膀,问道:“那位,陛下左边那位------是谁???”

    “谁?”李轩有些疑惑的望过去,怔了怔之后,脸色微微变的有些严肃,问道:“你问崔贵妃干什么?”

    李易目光一凝,“她就是崔贵妃?”

    崔贵妃是蜀王的生母,是在景国仕林乃至于朝堂中拥有极大影响力的豪族崔家嫡女,自己揍了蜀王,她自然不会对自己有好脸色。

    被一个贵妃惦记上可不是什么好事,但李易现在真的是虱子多了不痒,他又不在朝堂,整天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也就是晒晒太阳,教教小丫鬟,不管是陈家还是秦家,蜀王或是其他什么王,多得罪几个少得罪几个没有什么区别。

    常老头的再次出现转移了李易的注意力,本想招他过来,见他面色阴沉,快步的向前方走去,李易伸出去打招呼的手停在了空中。

    片刻之后,李易就罕见的看到景帝拍了桌子,朝臣大惊,没多久,便有一则让人震惊的消息扩散开来……

    齐国一位使臣死了,死在了鸿胪寺。

    对于同僚的死,齐国使臣自然是愤怒异常,向景国君臣表示了强烈谴责和严正抗议,责令景国尽快交出凶手,否则他们不确保齐国会不会采取什么措施,对景国这种不讲国际道义的行为实施制裁……

    据说当今天子闻听此事之后,大为震怒,命刑部和大理寺共同负责此案,限期破案,其后更是不知有多少密谍明察暗访,景国朝廷大有不破此案决不罢休的架势。

    此事一经传出,便迅速发酵,在京都引起了轩然大波,更是让别国使臣人心惶惶。

    两国交战尚且不斩来使,这是亘古不变的铁律,更何况这也不是在战场,是在景国都城,在景国为齐国使臣安排的住所之中,他国使臣死在了鸿胪寺,这是何等恶劣的事件,一个搞不好就要升级为外交冲突,景国和齐国刚刚打完一仗,如果又要开战,那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太好了!

    打吧打吧,齐国和景国,一个是周边诸国的霸主,没事了就欺负了旁边的弱小国家,一个是被欺压多年、忽然打了翻身仗,引得诸国艳羡的传奇,他们怎么打都无所谓,站在其余几国使臣的位置,是非常乐于看到这一幕的。

    然而,期待是一回事,好奇又是另一回事。

    景国为什么会弄死齐国使臣,这完全没有理由??!

    虽说齐国使臣的确不是东西了一些,这些日子在景国都城搞风搞雨,把整个京都搅的一团乱,下到朝臣上到天子都没少头疼,但至少在明面上,文试武试都是堂堂正正的,就算是景国君臣恨不得除他们而后快,也不会真的傻乎乎的选择鸿胪寺这个最不适合动手的地方。

    等到他们回国的时候,偷偷搞死几个,大家也都能理解,如此的明目张胆,可就有些太过分了。

    当然,对于景国这种做做样子的行为,众人也只是“看看就好”,至于真相,用脚趾头想也知道……

    ……

    ……

    出了这样的事情,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自然没有办法再继续参加宴会,两人亲自出马,当即便带人匆匆去鸿胪寺取证。

    死者是齐国一位使臣,脖子被人扭断,死在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房门紧闭,窗户大开,凶手应该是在房内杀人之后,从窗户逃窜的。

    只是鸿胪寺守卫极为森严,偷偷潜进来都难如登天,更别说杀了齐国使臣之后再逃出去,房间里面除了尸体,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眉头紧皱,这案子没头没脑的,偏偏陛下还下了死命令……

    房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的声音,看到有几人鱼贯而出,两位当朝大员眉头一皱,还未开口,当前一名身形消瘦的青年将腰间的牌子取下,递给两人,说道:“密谍司办事,闲杂人等退避,还请两位大人配合?!?br />
    密谍司之名虽然让无数朝臣听到都会颤上几颤,但两人位高权重,倒也不会畏惧,尤其是刑部尚书,眼前的消瘦青年正是因为他的慧眼识珠,从京城县衙中讨要过来,先是提拔为刑部主事,后来被陛下看重,才纳入密谍司做事。

    刑部尚书皱眉说道:“死者是被人用大力扭断了脖子,身上并没有其他伤口,除了窗口几个鞋印,现场没有凶手留下的任何线索?!?br />
    消瘦青年看了看地上杂乱的脚印,摇了摇头,喃喃道:“可惜了……”

    “什么?”刑部尚书挑眉问道。

    “没什么……”青年摇了摇头,对身后几人说道:“将所有的齐国使臣都带到院子里,让人在外面守着,从现在开始,这里不允许任何一人进出?!?br />
    “唯一的线索,就是窗口的鞋印,已经让人对照过,这鞋印不属于寺内任何一人?!毙滩可惺樗底?,正要走到窗口为他指出,消瘦青年立刻开口道:“大人且慢!”

    刑部尚书闻言,脚步停在原地,看到消瘦青年脱下鞋子,小心的走到窗边。

    他看了看窗户以及窗外的鞋印,打开后边的房门出去,在后廊走了一圈,视线在廊下的花园中略有停留。

    片刻之后,他走到屋内,指着和这处房间相邻的另一处房间问道:“那里住的什么人?”

    鸿胪寺的一名官员想了想,说道:“是另一位齐国使臣,也是此次齐国使团中的主事之人?!?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