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

    景帝转过头,看到李明珠从旁走出来,眉头皱了皱,说道:“不可?!?br />
    堂堂一国长公主,在满朝文武,京都权贵,他国使臣眼前和人比武,这成何体统?

    更何况,那年轻女子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也让景帝有些不放心。

    “宫中可还有年轻高手能胜过那女子?”景帝看着常德问道。

    既然连薛勇都败了,景帝自然不会将希望寄托在其余几位将门子弟身上。

    若是三场比试,对方只用了一人便轻易取胜,景国这个脸可就丢大了!

    常德惊疑不定的望了那女子一眼,说道:“回陛下,这女子如此轻易便胜了薛勇,想必一身功夫已臻至化境,宫中年轻高手,怕是也没有多少胜算?!?br />
    他看了某个方向一眼,见李易和那女子正在小声说话,最终没有将那个近乎完美的方法说出来。

    若是她肯出手,今日之比试自然没有任何悬念,但她并不是宫中网罗的高手,她是长安县伯的夫人,已为人妇,怎可在这种场合抛头露面,就算是真的胜了,又如何挡住京中的闲言碎语?

    就算是他将此事告诉陛下,恐怕李易那一关他就过不去,虽说一个县伯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但常德从来都没有以爵位看过他。

    连蜀王都敢殴打,这位李县伯发起疯来,宗师也怕。

    “我大齐已经胜了一场,不知皇帝陛下,这第二场,你们要派何人挑战?”齐国使臣终于捡回了一些面子,心中称赞三皇子殿下当真是英明,语气自然有些得意。

    百官终于又感受到了被齐国人当面侮辱的感觉,心中暗骂,这些齐国人都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些厉害角色,一个年轻女子,以碾压之势击败薛家那孩子,这一关,有些不好过啊……

    “请赐教!”

    随着一道清脆的声音落地,场中白影一闪,那齐国女子对面,已经多了一道身影。

    看清那身影之后,有许多人先是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随后才惊呼出声。

    “公主殿下!”

    “万万不可,这万万不可!”

    “公主殿下金枝玉叶,怎可以身犯险?”

    ……

    ……

    要说对公主殿下参战的反对,朝臣们可比景帝的反应要大的多,景国难道真的没有一个人了,这种比试,居然让身为金枝玉叶的长公主上???

    这简直就是一巴掌抽在他们脸上啊。

    对面那女子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眼中却浮现出了一丝异色。

    “那女子比之明珠如何?”景帝忽然转头看向常德。

    “不如?!背5吕鲜档幕卮?。

    在排除长公主的情况下,年轻一辈中很难找到人能够和那女子抗衡,但长公主,还包括那位柳二小姐,则是异类中的异类,不仅天赋异禀,并且从小就有名师教导,若非宗师亲临,她们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而那女子虽然也很强,但就刚才那一瞬间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差之宗师甚远。

    景帝点了点头,目光望向场中,没有再开口。

    朝臣也逐渐变的沉默,心中震动不已,长公主要和齐国人比武,陛下居然没有阻拦?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说,同为女子的她似乎更适合这一战,但她可是长公主??!

    若是赢了,以她的身份,自然会增添无数传奇色彩,公主殿下作为皇室贵胄,不顾自身安危,力挽狂澜,为国家挽回颜面------这绝对是值得人人称颂的。

    但若是输了,不仅皇家颜面无存,让公主置身险地,他们更是会被百姓唾骂。

    场中逐渐变的安静的时候,那女子的手终于放在了剑柄之上。

    “她握剑的姿势……”如仪轻声开口,李易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很奇怪?!比缫鞘栈厥酉?,说道:“从她握剑的姿势就可以看出,她平常定然不常使剑,这种比试,不用自己擅长的兵器,她应该是在掩饰?!?br />
    与此同时,景帝身旁,常德的脸上也露出了疑惑之色,喃喃道:“这是为何?”

    下一刻,场上便传来了两声剑吟,无论是朝臣还是她们身旁的女眷,都很少见到这样的比斗,尤其是场上其中一人还是一国长公主,这种机会可不多见,看到长公主招式凌厉,显然占据了上风的时候,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脸上甚至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还是明珠厉害……”李轩脸上露出笑容说道。

    李易点了点头,连柳二小姐都承认公主殿下的武功还不错,那就是很厉害很厉害了,这要是在天榜上排个位置,怕是能进前五,那女子就算是输了也不冤。

    “这女子不简单,公主其实并没有占上风?!比缫强醋懦∩系牧降郎碛?,开口说道。

    “???”李易回过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那女子明显是被公主殿下压着打,连他都看出来了,如仪怎么可能看错?

    此时的李易,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常德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

    “她虽然一直在退,但根本没有破绽,只是没有还手而已……”如仪目光惊异的看着那齐国女子,说道:“不对,她在找公主的破绽……,公主要输了!”

    如仪话音刚落,常德面色大变!

    只见场上,李明珠的剑招虽然依旧犀利无比,但某一个时刻,那女子忽然不再防守,似乎只是随意的刺出一剑,那一剑却从李明珠重重剑影中穿过,直取她的胸口。

    更重要的是,李明珠展现的一直都是凌厉的攻势,此时身体由于惯性前冲,直直的向着那剑尖撞了过去。

    景帝脸色一变,场上有无数惊呼声响起。

    一道残影闪过,常德的身影早已不在原地,但因为距离太远的原因,却也来不及阻挡。

    李易和李轩同时色变,桌上的一只白玉酒杯已经被如仪握在了手心,手臂微抬的时候,却稍稍顿了顿,脸上露出了一丝惊疑。

    场上,原本快要被那一剑刺中的李明珠,脚尖轻转,在地面上划出一道弧线之后,身体忽然诡异的向旁边偏移了半尺,同时,剑势不减,直取那女子的咽喉。

    常德的身影在场中浮现,望着这一幕,脸上的表情同样的惊愕无比。

    就在刚才,那女子和公主比试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方,即便是在刚才和薛勇比试之时,她也没有使出全力。

    她应该和公主一样,真实实力已经极为接近宗师,甚至还要超过公主,因为在两人比斗的时候,首先露出破绽的,居然是公主殿下!

    然而常德也没有想到,公主殿下居然能在那样的情形之下,完成如此漂亮的反转,虽然不知道她刚才是如何躲过的,但刚才那一幕,即便是在宗师看来,也堪称经典。

    “怎么会……”如仪看着李易,轻声说道:“公主怎么会懂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