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只是看了李易一眼,便移开了视线,并没有什么表情波动。

    “奇怪……”

    李易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没有想起来那种熟悉的感觉到底源自哪里,只当是自己记错了。

    再次看了一眼站在殿外等候的那几人,终于移开视线。

    这时,只见寿宁公主气呼呼的从侧殿走出来,看来在和老皇帝的交涉中,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结果。

    她站在李易对面,瞪大眼睛,气鼓鼓的看着他,眼神幽怨至极。

    “把你带出宫外两个月是不可能……”李易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你可以让你明珠皇姐带你出来,这样你父皇就不会说什么了,到时候我再带着你们一起玩?!?br />
    没有成年的公主是不能随便出宫的,但身为长公主的李明珠却不在此列,她甚至都可以孤身一人去往庆安府,在安溪县衙做一名小小的捕快,带傲娇萝莉出宫去李轩的世子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寿宁公主的小脸上稍稍露出了满意之色,撇了李易一眼,走过去拉着永宁的手说道:“不理他,我们去那边玩!”

    终于搞定了小萝莉,李易松了一口气,此时早朝刚刚开始,虽然因为还有一场比试的原因,持续的时间不会很长,但不用上朝的他,此时则显得有些无聊。

    “这便是我和你们说的李易?!闭馐?,李轩带着几位年轻人走过来。

    “原来这位就是李县伯?!崩钚聿嘁桓雎婧?,样貌粗犷的年轻人拱了拱手,说道:“我爷爷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br />
    李轩介绍道:“他叫薛勇,薛老将军家的长孙?!?br />
    看着这位薛老兄的样貌,李易再次觉得他刚才拒绝薛老将军的好意到底是多么正确的决定,按照薛老将军的描述,这位薛老兄的长相,怕是和他那位妹妹也相差无几了。

    “薛兄……”李易同样的拱了拱手,两人便算是认识了。

    李轩又一一的介绍了其余几位,全都是将门子弟,今日参加比试的人选,就从他们中间选出。

    对于李轩的人际圈子,李易觉得颇为奇怪。

    他是亲王之子,也算得上半个皇室中人,却和当朝的诸多皇子没有多少交情,反倒和将门子弟打成一片,可以明显的看出,薛老将军与那几位老将,对他似乎也颇为照拂。

    不过,不管怎么说,朝中百官,除了李家之外,他最亲近的,也是那几家将门,不失热情的和几人寒暄了几句,没多久,就看到常德和几名灰衣人向这边走来。

    “常总管!”

    几个将门子弟在看到常德的时候居然纷纷躬身,甚至眼神深处还有一丝惧色,看得李易大为惊奇。

    常德点了点头,在经过几人身边的时候,忽然伸手向薛勇的肩膀抓去。

    薛勇面色一变,身体灵活的闪躲,却还是被常德稳稳的抓住了肩膀。

    常德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些日子是不是又松懈了?”

    薛勇面露苦色,刚要开口,却见常德摆了摆手说道:“好好准备一会儿的比试,不要丢薛将军的脸?!?br />
    常德说完便快步离去,几名灰衣人也很快便在殿前的广场上散开,也有宫中护卫分散在各处,负责场内的安保工作。

    看到常德就站在不远处,几位将门子弟也不敢继续闲聊,灰溜溜的找了一个离他远一些的地方……

    看来嫌弃老常的人不止一个两个,李易缓缓的走过去,还未开口,常德便撇了他一眼说道:“老夫没有听过葵花宝典,也从来不说“咱家”,更不知道辟邪剑谱是什么东西……,你还有什么问题?”

    “常总管……,是宗师高手吧?”李易走过去,看着他问道。

    常德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便是默认了。

    虽然心中早有猜测,但证实之后,李易的心中还是有些讶异。

    连柳二小姐都没有达到那个境界,想来他这辈子估计也没有什么希望了,但这却并不阻碍李易对此的好奇。

    如仪虽然也踏入了这个境界,但她毕竟年轻,其实也没有多少经验,常德则不同,活了这么大岁数,又是在皇宫之中,想来应该知道很多事情,让他的好奇心又开始泛滥。

    他看着常德,好奇问道:“常总管,宗师之上是什么境界?”

    武林中似乎一直都默认宗师便是最强者,但不都说武无止境,按理说宗师也不应该是终点,或许下一个境界,就是破碎虚空,去往另一个世界呢?

    比如说,二十一世纪的地球?

    经历了穿越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李易觉得无论怎么脑洞大开都不为过。

    常德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宗师只是对于那些近乎消除自身所有破绽,武功大成者的称呼而已,并不是一种境界,武林之中其实并没有明确的境界划分,无非是被人强行冠上名字,当不得真?!?br />
    “武功大成,都没有破绽?那就是宗师的实力都差不多了……”李易喃喃道。

    常德摇头道:“当然不是,宗师也有高下之分,只是对于这些早已跳出那一层桎梏的高手来说,若非生死相搏,不容易分出胜负罢了。更何况,实力的高低,也和所修心法与所学武学也有极大关系,越是上乘的心法,越是厉害的武学,自然也要更强一些?!?br />
    常德撇了他一眼,说道:“那些普通的武学,心法,能和八荒**唯我独尊功,降龙十八掌,六脉神剑相比吗?”

    李易面色一动,猛的看着他问道:“真有这些武功?”

    “没有?!背5掳诹税谑?,说道:“老夫只不过用你的《天龙八部》举个例子而已?!?br />
    李易有些失望,还以为是柳二小姐见识不够,没听说过这些厉害武功,没想到老常也是一个闷骚老宅男,连这种yy武侠小说也看……

    “不过,武学虽然没有你臆想的那么厉害,但有些功夫,也的确和那些“神功”有异曲同工之妙?!?br />
    常德看了他一眼,说道:“虽然没有武学能够像八荒**唯我独尊功一样,每隔三十年便能返老还童,实力又能更进一层,但宫中有典籍记载,武林中有一种奇功,能够易容换貌,便是耄耋老朽,也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年轻样貌,只不过这只是一种皮相功夫,不能增长丝毫寿元?!?br />
    李易摇头道:“习武之后,身体康健,灾病不侵,倒也算得上是延年益寿了?!?br />
    常德看着他道:“那并不算是延寿,真正延年益寿的功夫倒也不是没有,老夫便听说有一种名为“龟息功”的功法,据说修炼这“龟息功”之人,在睡梦中便能增长功力,可以轻松活过两个甲子,只是练此功法,便会经年嗜睡,极少有清醒的时候,就算是真的睡上两个甲子,又有什么意义?当然,也只是听说,至少老夫是没有见过的?!?br />
    李易连连点头,心道老常果然见多识广,这些都是柳二小姐和如仪不知道的,有时候忍不住好奇去问二叔公,老人家回答不了几个字就睡着了,李易心中的许多疑惑,都在老常这里得到了解答。

    可惜,当他想要问更多感兴趣的东西时,有不少人影,开始从殿内向外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