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昨天十一点已经更新了,更新之前删除了那条说明,qq阅读那里就要重新下载才会有章节,看不到的点到目录页长按章节名,是我没有考虑到,抱歉!】

    傲娇萝莉就像是母老虎一样咬住了就再也不松口,李易无奈之下只好使出了杀手锏,挠痒痒**,寿宁公主终于在惊叫一声之后松开了口,跳到一边,双手抱胸护住自己,恶狠狠的瞪着李易说道:“父皇说,你要带永宁出宫……”

    李易这才知道,原来小老虎发怒的症结不在于她输不起棋,揉了揉被她咬到的地方,说道:“出宫是给为了给永宁治病,带她去街上逛,去勾栏看戏听曲子,去河边捉鱼,去山上追兔子,能够缓解她的病情,这是陛下答应的……”

    “去街上逛,看戏听曲子,捉鱼追兔子……”傲娇萝莉喃喃的说着,这些,这些……,她长这么大,这些事情可一件都没有做过??!

    愣了片刻之后,她的眼睛里面满是期待,大声说道:“我不管,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捉鱼追兔子!”

    “可是------陛下是不会答应的?!崩钜滋玖丝谄?,为了把永宁带出宫,他已经付出“很大”的代价了,不得已彻底高调了两回,才好不容易才让老皇帝改变主意,要是再拐带一个公主出宫,老皇帝不把他大卸八块才怪。

    “我去求父皇!”寿宁公主小脸上闪过一丝坚定之色,飞快的跑远了。

    李易刚刚松了一口气,肩膀就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回过头,看到薛老将军一脸笑意的望着他时,心中忽然涌出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还没等他见礼,薛老将军就揽过他的肩膀,生生拖着他来到墙角某僻静处,笑容灿烂的说道:“李小子不错啊,陛下最宠爱的两个……,三个公主都和你这么亲密,你小子身上到底有什么吸引公主们的地方?”

    薛老将军这种没话找话的行为让李易很担忧,思忖了片刻,说道:“薛老将军有什么话,还是直说吧?!?br />
    “那本兵书,真是你写的?”

    薛老将军眼神灼灼的看着他,倒是没有再提李轩的名字,毕竟自己一手教出来的学生有多少斤两自己当然清楚,只是犹不能相信,李易造天罚,懂诗词,通经义……,这还远远不够,居然连兵法造诣都让他们这些百战猛将汗颜,直让几个老家伙感觉这几十年都活在狗身上去了。

    “不是?!毙岬搅艘凰柯榉车奈兜?,李易很干脆的说道。

    “不是?”薛老将军一愣,脸上浮现出一丝了然,又有些失望。

    是啊,这一本堪称经典的绝世兵书,怎么可能是两个没有任何作战经验的小辈能够写出来的,他心中对此本来就存有怀疑,此时疑惑终于得到印证,至于失望,则是因为对于一名将军来说,能够在传世兵书上留名,哪怕只是提及一句,也比打十场胜仗要有意义的多。

    “既然如此,那此书是何人所著,你可曾知道?”这一刻,薛老将军已经不想着留名的事情,只想认识一下那位隐世的兵法大家。

    “此事说来话长……”李易叹了一口气道:“晚辈依稀记得,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

    “……”

    薛老将军怔怔听完之后,脸上的表情忽然轻松下来,再次拍了拍李易的肩膀,说道:“老夫还没有不要脸到和小辈争功,老夫只有一个要求,在那本兵书里面,加上老夫的名字,只要提及一次就好……”

    到底是老将,眼光之精准,是李轩远远比不了的。

    第一次看到薛老将军如此认真的眼神,李易在心里暗叹说道。

    《孙子兵法》能够流传两千余年还有着极大的名气,足以说明它的意义,必将成为后人研究的经典,哪怕只是提及一个名字,也会被当成典故,怕是那些研究者连薛老将军的生平都会被深挖出来,或许数千年后,还会有人记得一位名叫薛万城的将军,在某一个消失已久的朝代,有着“军神”之称。

    薛老将军待他不薄,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李易自然不会拒绝,点点头说道:“此事不难,薛老放心?!?br />
    “不错,老夫没有看错你?!毖辖α肆缴?,说道:“听说你与你家夫人到现在还没有子嗣,老夫家中还有位孙女,年方二八,云英未嫁,和老夫长得八分相似,生的膀大腰圆,绝对好生养,虽然不可能嫁与你做妾,但若是老夫恳求陛下下旨……”

    “八分相似,膀大腰圆……”李易眼睛瞪大,看了看薛老将军,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了某种画面,打了一个哆嗦,连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薛老将军,真的不用了……”

    薛老将军大袖一挥,说道:“老夫的孙儿比你还小两岁,如今已经抱上了第三个孩子,此事就这么定了,你小子早就在京都打出了名气,我那孙女可是对你倾慕已久,老夫明日便奏请陛下,成全这桩好事,我们两家以后可就更加亲近了,老夫的名字,你可要多提几次!”

    一番话说罢,他就大笑着向殿前的方向走去。

    李易满目愕然,下一刻便追了上去,大声道:“薛老将军,留步!刚才的事情我们再谈谈,晚辈忽然觉得,您的名字没有地方加啊……”

    ……

    ……

    好不容易打消了薛老将军恩将仇报的想法,李易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站在殿外,忽然心有所感,。、向某个方向望了一眼,看到曾经见过的那几位齐国使臣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今日的武试是身手的比试,自然不能在殿内进行,殿外的广场之上,已经被围出了一块巨大的空地,两边分别摆放着一排桌案,桌案之上摆满了瓜果时蔬,可见老皇帝还百官,压根就没有把这当成是比试来看待,倒是表演的成分更多一些。

    和那几位齐国使臣打过两次交道,李易撇了一眼就没有再关注,他们还要去殿内先拜见老皇帝,正式的比试,还要一会儿才能开始。

    齐国人从他身旁经过的时候,像是发现了什么,李易目光再次望了过去。

    只见在那些使臣后方,还有几位年轻人,李易的视线在那些人的身上一扫而过,落在了最后一位年轻女子的身上。

    那女子的年纪不大,看上去应该在二十岁左右的样子,长得也非常一般,姿色只能算是中等,十分满分的话打五分不能再多了,可不知为何,他看着这女子,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具体又说不出来。

    更奇怪的时,除了怪异之外,他还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他又能百分之百的确定,在今天之前,他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见过她。

    这种既熟悉又陌生的矛盾感觉,让李易的视线在她的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似乎是感受到了李易的目光,那女子转过头,视线望了过来。

    两人目光对视,李易心中微震。

    这种眼神……,他一定在哪里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