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蓝袍男子说三皇子走的时候早有安排,几人对视一眼,脸上迅速的浮现出一丝喜色,终于放下心来。

    既然是三皇子的安排,他们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胜负输赢,且看就是。

    不多时,众人各自散去,蓝袍人一声不响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抬头看到堂内站着的两道身影,立刻面色一变,将房门关好,回头躬身说道:“属下参见娘娘,参见紫衣使者!”

    “都安排好了吗?”紫衣男子看了他一眼,淡淡问道。

    “回使者,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崩兑氯思泵Φ阃?,说道:“明日便是与景国武试的第二场,届时娘娘可跟随使团一同进宫?!?br />
    “娘娘的身份……”紫衣男子再次开口。

    “三皇子早已安排好此事,不用担心其他人,至于景国朝廷,比试期间,他们不会对我们使团过多的盘问?!崩兑氯私馐土艘痪?,又犹豫道:“只是,两国早已将比试限定在年轻俊杰之间,娘娘怕是……”

    “此事娘娘自会有安排,你先下去吧?!弊弦履凶影诹税谑?,蓝衣中年人立刻退了出去,却也没有走远,坐在院中一处石桌旁,时刻关注着这边的动静。

    等到蓝衣人走出之后,紫衣男子才再次说道:“娘娘,皇宫戒备森严,皇帝身边更是高手众多,娘娘明日可千万要小心?!?br />
    穿着宽大道袍的中年道姑自然知道皇宫守卫森严,高手众多,就算她身为宗师高手,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潜进去,没有正面应答,却在片刻后开口问起了另一件事情。

    “这两日,京都信众都在传那位“天后娘娘”?”

    紫衣男子脸上的表情一怔,立刻说道:“是的,那日足足有近百人看到了“天后娘娘”显灵,根本隐瞒不过去,其中又恰有一人精通画技,为那位“天后娘娘”画了画像,在信徒之间传扬,怕是要不了多久,不止京都,就连其他地方的信众也会听闻此事?!?br />
    想到那日自己亲眼所见的画面,紫衣男子脸上也浮现出一丝难以置信,随后又道:“此事是属下考虑不周,才有今日乱象,还请娘娘责罚?!?br />
    此事若再继续下去,怕是圣教之中,就会出现一位新的娘娘了。

    中年道姑摆了摆手,说道:“观音千面,天后娘娘自然也可不止一面,此事无妨?!?br />
    紫衣男子闻言一愣,随后脸上便露出敬佩之色,说道:“娘娘高明!”

    虽然忽然冒出来一位新的天后娘娘,在某种程度上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也使得那些信徒更加的虔诚,达到了他们之前使用了无数手段都没有达到的奇效。

    “那件事情如何了?”中年道姑顿了顿,忽然问道。

    “回娘娘,属下近日派了不少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一切顺利,英雄大会在两个月后举行?!弊弦履凶恿成下冻黾ざ?,说道:“娘娘亲自出手,那武林盟主还不是囊中之物,若是能号令那些人,圣教必然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则大事可期!”

    想到在庆安府遇到的那位年轻女子,中年道姑淡淡道:“不要大意,这两个月,随时收集重要消息?!?br />
    “是!”

    紫衣男子应了一声,看着娘娘的身影消失在房内,心道那些宗师神龙见首不见尾,怕是不会出现在那场英雄大会上,这样一来,还有谁是娘娘的对手?

    ……

    ……

    武试第一场李易没有关注,只知道李轩最后还是胜了,胜的颇为轻松,天罚一出,齐国使臣心服口服。

    对于这第二场比试,他倒是颇感兴趣,一早就到了皇宫。

    这一次,他倒不是孤身一人。

    皇后娘娘母仪天下,心念今年夏天糟了旱情的两个州府,在国库拨款之后,召集京城的大部分名媛贵女在皇宫进行慈善捐物活动,如仪也受到了邀请,早上和他一同进宫,刚才和世子妃两个人一起去了皇后那里。

    这是以皇后娘娘为首的女流之辈为国家尽心尽力的一种方式,自然和李易李轩没有什么关系。

    李易到了宫里才发现来早了,距离武试还有挺长的时间,百无聊赖之下,蹲在角落里和寿宁公主下棋,永宁则坐在他旁边看着。

    上次教给她石子木棍棋之后,两人下棋的结局很不理想,李易这一次当然不会继续找虐,重新教给她了一种兽棋。

    因为这种棋规则简单,极易上手,在不太熟悉规则的情况下,寿宁公主输了几场,之后很快就找到了门道,和李易杀得难解难分。

    某一个时刻,傲娇萝莉脸上忽然露出笑容,将纸片做的棋子移动到了某个位置,说道:“我赢了!”

    李易拿起了自己被逼到死角的棋子,淡定的从寿宁公主的棋子头顶上飞过,说道:“不要得意的太早……”

    傲娇萝莉一脸呆滞,惊叫道:“为什么你的象可以这样走?”

    李易撇了撇嘴,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这是小飞象,可以从你的棋子头顶上飞过去的……”

    寿宁公主看了他一眼,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片刻之后,小脸上再次露出得意。

    “这下总该死了吧?”

    “忘了告诉你,我这是钻地鼠?!崩钜自俅纹擦诉肿?,淡定的将棋子从她的棋子下面穿过去。

    “……”傲娇萝莉眼睛瞪大,然后便咧了咧嘴,露出森森白牙。

    ……

    ……

    李易决定以后再也不和傲娇萝莉下棋了,下不过就咬人,输不起就别下啊……

    “松开,快松开……”

    “你是堂堂公主,这成何体统!”

    “快松开,要不然下次不和你玩了……”

    就在寿宁公主咬着李易的胳膊不松口的时候,宫门之外,齐国使臣在接受了守卫的检查之后,缓缓的踏入宫门。

    蓝衣男子走在最前面,面色平静,视线偶尔瞥向身侧,目光略有尊敬。

    几位齐国使臣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时而回头看上一言,面上皆有疑色。

    最后方是一对陌生男女,年纪很轻,看起来都在二十出头的样子,年轻男子视线四下里望了望,目光深处有一丝隐藏很深的恨意,那女子则脸色淡然,目光深邃,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