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轩被薛老将军忽然的这句话问的有些发懵,下意识的回想到之前的事情。

    当那些皇子和将门子弟都下学之后,只有他一个人被薛老将军留在空荡荡的大殿里,艰难的啃着一本本的兵书,只有弄清楚每一句话的意思才能回去。

    每一次考校众人的时候,他的题目总是比其他人的要难上许多。

    当自己和蜀王他们打架的时候,他和几位将军在一边大笑着看热闹……

    这样想来,薛老将军之前对他------其实还算可以?

    他叹了口气,无比违心的说道:“承蒙薛老将军照顾,李轩铭记于心?!?br />
    薛老将军显然没出听到他语气中的感慨,大笑了两声,又看着他说道:“你看,你和那李小子到底还是年幼,也从未上过战场,虽然能写出这样的兵书实属不易,但其中定然还有许多缺陷……,不如这样如何,这本兵书就让老夫带回去,帮你们斧正斧正,老夫也不要什么报酬,到时候,只要在后面加上老夫的名字即可,你看如何?”

    “放屁!薛老匹夫,你还要不要脸!”李轩还没有回答,那位红脸将军的声音就从后面传了过来,鄙夷的看着薛老将军道:“此等旷世之作,也是你能够斧正的?”

    薛老将军的脸色一黑,一时间忘记了景帝还在场,怒道:“姓马的,废话少说,敢不敢和我出去干一??!”

    能动手绝对不动嘴,是将门一直以来奉行的真理,这一次,红脸将军却没有理会薛老将军,说道:“薛老匹夫不要脸面,世子不用当真,老夫可是记得,当年世子殿下被他折磨的很惨……”

    李轩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却见这位马老将军的脸上也浮现出激动之色,看着他说道:“世子殿下可还记得,你小的时候,老夫还抱过你呢!有一次你和蜀王打架,也是老夫帮你出的头……”

    “马老将军的意思……”李轩试探的问道。

    红脸将军大手一挥,说道:“这兵书,老夫帮你斧正!”

    ……

    ……

    “薛老匹夫,为了在这本书上留下你的名字,连脸面都不要了,你羞是不羞!”

    “呵,姓马的你还有脸说,要说不要脸面,你称第二,谁敢称第一?”

    “你们两个不要脸的家伙,不要再争了,两个人年纪加起来已经超过了百岁,居然想占两个小辈的便宜,老夫就说一句------能不能多加我一个?”

    看着殿内几位老将为了一本兵书争的面红耳赤,如果不是他还在场,怕是早就打了起来,景帝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莫非那本兵书,真有什么奇特之处?

    “几位老将军,不要争了……”李轩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私下里找个场合将这本书拿出来,急忙道:“此书,此书……,大部分都是长安县伯的功劳,几位将军若想斧正,还需得到他的同意?!?br />
    反正李易现在不在这里,这个难题暂时扔给他,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争来争去,正主没有在这里,几位老将逐渐不再争吵,回头看到景帝,怔了怔之后,立刻说道:“老臣君前失仪,还望陛下恕罪!”

    景帝摆了摆手,并不介意此事,反正他们君前失仪也不是十几二十次了,说道:“几位爱卿觉得此书如何?”

    “妙!”薛老将军朗声说道。

    “精妙绝伦!”红脸老将军补充了一句。

    “臣等可以直言,此部兵书的意义,要远超我国现存的所有兵书,若是齐人也从未见过如此兵书,更是可以在战场上起到奇效?!奔肝唤档?。

    景帝看着李轩,狐疑的问道:“这兵书------真是你和李易所著?”

    “那是前几天的一个正午,比平时的正午要更热一些,那天我和李县伯正在把酒言欢,偶然谈到兵法……”李轩用了半个时辰,简明扼要的描述了一下这本旷世奇书是如何出世的,末了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当然大部分都是李易写的,我只是,只是起到了重要的作用?!?br />
    他的作用的确挺重要的,要不是他指出那一个错字,这一本足以流传后世的著作就有了难以抹去的瑕疵,那就太遗憾了。

    李轩点了点头,在心里如是说道。

    “此书还未命名?”薛老将军皱眉道。

    “也不是……”李轩思忖片刻道:“要不然就叫《李子兵法》吧?!?br />
    “李子?”

    景帝愕然之后,再次揉了揉眉心,几位老将满脸黑线,真以为一个县子,一个世子就能称“子”了?

    古往今来,能够称“子”的,又有几个?

    别说李易现在已经成为了县伯,就算他成为县候,县公,也不可能被人如此称呼……

    不多时,李轩如释重负的走出了立政殿,薛老将军叹了口气说道:“老夫早就说过,让那小子进兵部是最适合的,可惜,可惜啊……”

    景帝摇了摇头,说道:“以他目前所展现出来的才能,三省六部,有哪一个不能进?可他却偏偏想要当一个闲散的勋爵,他若无心,就算朕逼他也无用……”

    薛老将军连忙说道:“李小子的性情是懒散了一些,但关键时刻,却总是能站出来为陛下分忧,足见他对于陛下,对于我景国,也是赤诚一片的?!?br />
    “赤诚?”景帝差点忍不住告诉薛老将军,为了让他站出来,自己是用什么条件交换的……

    不再去想这件事情,景帝又问道:“明日的比试,都安排好了吗?”

    “若只是年轻小辈之间的切磋,几个将门子弟都可?!毖辖档溃骸叭盟侨タ甲丛怀?,争勇斗狠一个个的都是好手?!?br />
    齐国人将武试限制在年轻俊杰之间,这就意味着无论是战阵推演还是比武切磋,他们都不能上场,当然,宫中诸高手也被限制,不过这最后一场也不用担心,若是将门子弟不成,宫中收拢的年轻高手也不少,无论如何,那一场齐国人都不可能赢的。

    景帝点了点头,目光望向了殿外。

    武试的最后一场结束,齐国使臣便再也没有了任何机会,与齐国的交锋接连取胜,这是数十年来都没有过的盛况,至此,景国民众必然会士气大振,若是在他有生之年,能够为景国除此威胁,就真的没有什么遗憾了。

    鸿胪寺,齐国使臣居住的院落。

    那年轻人一脸灰败,几位留京的使臣脸色同样不好看。

    一位身穿蓝袍的中年男子面色阴翳,说道:“文试我们已经输了,武试也输了一场,下一场,只能胜,不能输!”

    一位使臣提醒道:“别忘了这里是景国皇城,皇宫之内,高手众多,下一场……,我们如何能胜?”

    蓝袍男子脸上浮现出一丝阴狠,说道:“放心吧,此事三皇子走的时候,已有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