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大会?”柳二小姐抱剑斜靠在门口,看着李易,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不觉得做武林盟主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吗?”李易正在整理新的算学教材,头也不抬的说道。

    “武林盟主,就凭你?”柳二小姐的语气很明显的表达了她的态度。

    “当然……不是我?!?br />
    自己有几斤几两李易还是十分清楚的,抬头看着她,说道:“不是还有你吗,做柳盟的盟主有什么好,武林盟主才霸气,说出去有面子多了……”

    柳二小姐眉头微皱,虽然这个提议她也很意动,但她到现在还没有触摸到那个境界门槛的她,可不认为自己能胜过宗师,万一真有像上次遇到那道姑一样的高手,她这些天来的努力,岂不是全都白费了?

    一个人的力量是极其有限的,尤其是在经历了某件事之后,她更加深刻的明白了这个道理。

    那一个位置至关重要,绝对不能落到其他人手里。

    因为这件事李易没有提前告诉她,她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向门外走去。

    今日的天气并不多么的炎热,李家的丫鬟们将院子扫了又扫,外面的廊柱擦了又擦,不允许有一片落叶,一?;页?。

    这个月的例钱能不能涨回来,可全靠她们之后的表现了。

    一棵大树下面的阴凉处,二叔公耷拉着眼皮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偶尔的翻动一下身子,身下的摇椅便开始摇晃,看上去颇为舒服。

    阳光透过树叶落下斑驳的光影,带来一丝暖意,在这暖意消散的那一刻,老人家睁开眼睛,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柳二小姐,懒洋洋的问道:“如意小丫头,怎么啦……”

    ……

    ……

    和前些日子引得全京城关注的文试相比,对于今日的武试,京都民众的关注度则要稍稍差了一些。

    即便是朝中百官,对此也并未有太多的关注。

    但朝中的武将,对于这两场比试却颇为的看重,毕竟文试已经赢了,要是输了武试,他们的老脸没有地方搁。

    不过此时,一张巨大的沙盘周围,老将们望着其上的局势,担心的不是输赢,因为其他事情有些目瞪口呆。

    “这真是你教出来的?”几位老者望着薛老将军,纷纷开口。

    薛老将军同样的一脸意外,李轩的确是他一手教出来的,但那是很早的事情了,刚才他所使的那些手段,就连他也闻所未闻。

    难道说,自己之前还是有些看走了眼,这小家伙在兵法一道的造诣,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对面的齐国年轻人额头上早就汗珠密布,只觉得今日之对阵,是他此生遇到过最为诡异的一局,对方的手段之玄奇,是他生平仅见,所幸眼前的一幕只是虚拟的推演,若是齐景两国交战,到了战场之上,齐国将士一定会吃大亏的。

    那年轻人深吸口气,抬头看着李轩说道:“耍这些阴谋诡计有什么本事,你若有胆子,可敢和我堂堂正正的推演一番?”

    李易撇了他一眼,说道:“兵者,诡道也,用兵之道在于千变万化,若是在战场之上,你早就死了十次八次了,哪还有什么堂堂正正的机会?!?br />
    薛老将军点了点头,看着几位老将,捋着胡须道:“怎么样,老夫教出来的学生,还不错吧?”

    “兵者,诡道也……,厉害,只此一句,便点出了用兵的精髓?!币晃缓炝忱辖醋叛辖?,说道:“你薛老匹夫读过几年书,能说出这样的话?”

    景帝看着眼前的局势,眼中异芒涌现,说道:“两位爱卿暂且安静,有什么事情,稍候再说?!?br />
    虽然两位老将很想当场交流一下“人生理想”,但既然陛下都开口了,也只能互相望了一眼,冷哼一声,继续将视线放在沙盘上。

    “堂堂正正,你确定?”李轩看着那齐国年轻人,再次确认了一句。

    “莫非你不敢?”那年轻人冷哼一声,心中暗喜,此人果然被他的激将法激到了,此局可胜矣!

    “有何不敢?”李轩淡然道。

    几位老将闻言,同时皱了皱眉头,战场可不是讲究堂堂正正的地方,胜利是唯一的目的,用最小的代价去战胜对方,才是一个将军需要考虑的,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更是要一鼓作气,斩草除根,讲什么堂堂正正,根本就是取死一道。

    那齐国年轻人心中冷笑,迅速的做了一番部署,看着李轩道:“请!”

    李轩将手中的一只小旗子扔在沙盘上,拍了拍手,说道:“你们已经全军覆没了,还比什么?”

    那年轻人愣了一下,随后便大怒道:“凭什么!别以为这里是景国,你们就可以不讲道理,难道你们就不怕传出去被天下人耻笑吗?”

    “凭我们有天罚啊?!崩钚涣橙险娴乃档?。

    “……”齐国年轻人脸上的表情一僵。

    “不是你说的堂堂正正吗,你说得对,在战场上,我们的确不会使用那么多阴谋诡计,因为我们有天罚?!崩钚耐怂谎?,说道:“而你们没有?!?br />
    “我们有天?!?br />
    “你们没有……”

    “没有……”

    齐国年轻人面色呆滞,一张脸迅速涨的通红,感觉胸口像是被人插了一刀。

    这句话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那恐怖的天罚,他才会站在这里用这样的手段和景国比试,只是想要挽回齐国一点点的面子------现在看来,这个梦想已经破灭了。

    ……

    ……

    “轩儿今天做的很不错?!?br />
    齐国人灰头土脸的离开之后,景帝拍了拍李轩的肩膀,欣慰的说道。

    李轩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像是想起了什么,立刻从怀中取出一物,说道:“轩儿有一物要献给皇伯伯?!?br />
    看到他郑重的样子,景帝心中也有几分好奇,笑道:“那皇伯伯可要好好看看了?!?br />
    他从李轩手中接过那本薄薄的小册子,封面和扉页都一片空白,再翻开一张之后,便有了字迹。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景帝念了一句,随后便有些意外的说道:“兵书?”

    听到这两个字,几位老将的精神明显一震。

    作为一国皇帝,景帝自然也懂用兵之道,但定然比不上在场的诸位老将,扫了一眼之后,便将其递给了薛老将军,说道:“薛爱卿也看看吧?!?br />
    薛老将军迫不及待的接过去,只看了几眼,眼中便精光大放,余光撇了一眼几位老将,又很快隐去,看着李轩问道:“此书何名?何人所著?为何老夫从未听说过?”

    李轩看着薛老将军,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此书乃是我和长安县子近日所著,还未命名,薛老将军在此之前自然不会见过?!?br />
    几位老将闻言顿时有些忍俊不禁,他们征战一生,也不敢说有资格著出兵书,只当他是一时胡闹罢了。

    薛老将军好一会儿才将所有的内容看完,脸色平静的其合上,递给其他几人,在他们还没来得及翻开的时候,快步走到李轩面前,揽着他的肩膀,小声问道:“说句良心话,老夫平日里待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