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之中,宛若卿看着李易飞快的跑过来,将她手中的食盒拿走,说了一句“谢谢”之后,身影再次一闪,便消失在了门外,不见了踪影。

    “这是怎么了?”

    她的脸上满是诧异,看着门口的方向许久,才摇了摇头,向曾醉墨的房间走过去。

    “小姐,我……,我刚才也不知道……”小翠抱着枕头,回过头,看着宛若卿,可怜兮兮的开口。

    看到她扬起了手,立刻将枕头拿起来护住头,飞快的说道:“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小姐你在换衣服……”

    “小翠怎么了?”宛若卿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她将枕头顶在头上的样子,疑惑问道。

    曾醉墨的手到底没有落到她的脑袋上,瞪了少女一眼之后,说道:“没什么,小翠你先出去,我和若卿姐姐有话要说?!?br />
    “哦?!?br />
    自知罪孽深重的少女回应了一声,顶着枕头走了出去,不忘将房门关上。

    “小翠又惹你生气了?”宛若卿看着她,笑问道。

    她知道小翠的脑袋是有些迷糊的,经?;嶙龀鲆恍┤萌颂湫苑堑氖虑?,然而醉墨和她名为主仆实为姐妹,大多数时候都是吓唬吓唬她,其实也并不会有什么责罚。

    “不说这个了?!痹砟×艘⊥?,即便她和宛若卿再亲密,刚才发生的事情,也不能让她知道,看了看房门的方向,有些神秘兮兮的说道:“你过来,我让你看样东西?!?br />
    看到她做贼似的从几张画作下面取出了另一幅画,宛若卿看了一眼,疑惑道:“这是什么?”

    曾醉墨凑过她的耳边,红着脸说了几句,宛若卿怔了怔之后,颈间也蒙上了一层粉色,说道:“你,你怎么会想到这个,这要怎么穿出去,岂不……”

    “当然不会穿出去了?!痹砟擦似沧?,说道:“但是家里又没有外人,整天绑着束胸多辛苦,你也不是不知道,这样下去没过几年,就会,就会……”

    “可我们女子……,不都是这样吗?”宛若卿脸上的粉色还没有消退。

    “凭什么我们女子就要这样?”曾醉墨眉头挑了挑,说道:“真的到了那个时候,还算什么女子,正因为我们是女子,才要懂得?;ぷ约骸?br />
    曾醉墨开始说这句话的时候,想到这些话刚才居然是作为男人的李易说的,心中也觉得有些古怪,直到她将那些话复述一遍之后,才发现自己都被自己说服了。

    这本就是造福天下女子的事情,作为女子,她又有什么不好意思?

    “这……,真的能行吗?”宛若卿脸上羞意稍减,看着她问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彼档秸饫?,曾醉墨脸上的表情稍微有些不自然,银牙轻咬。

    宛若卿想了想,说道:“既然你喜欢,那就去做吧?!?br />
    除了那些供人消遣娱乐的节目之外,勾栏名下还有不少的生意,虽然其中大多数都是李易安排的,但其实一直是她在把控全局,曾醉墨刚才说的,其实她也有些意动,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可以想象,这种新式的亵衣定然会大受欢迎,甚至还要超过如今的香水。

    “只是,我们要把它卖给谁呢,怕是京都的女子,也不太可能立刻接受……”

    曾醉墨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说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

    群玉院搬到了京城,只要她告诉老鸨,姑娘们穿上这些新式亵衣,能够吸引到更多的客人,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她愿意免费提供十几件,向来把银子看的比命还重的老鸨岂不是要疯?

    到时候再向外面放出消息,群玉院有了吸引客人的法宝,那些满春院、金凤楼、燕来楼的,还不得一个个的找上门来……

    不得不说,这种亵衣,可比肚兜对男人的诱惑要大多了。

    等到那些经常流连青楼的男人们习惯了这种新式亵衣,若是得知京都有这样的店铺,还不得怂恿家中妻妾前去购买……,此后的事情,便都顺理成章。

    等到宛若卿从曾醉墨的房间里面走出来,小翠才抱着枕头走进房间,看到她坐在床头,将平日里最喜欢的粉色肚兜叠起来,放在箱子里,脸上表情微愣……

    ……

    ……

    教会小环翻花绳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才过了一天,家里的丫鬟们就都学会这项新游戏了。

    一有空闲,她们就两人三人的凑在一起,手上缠着丝线玩的不亦乐乎,院子里的那几片落叶已经存在了半个时辰------这简直是**裸的偷懒。

    李易开始反思,别人家的丫鬟,稍微偷一点懒,轻则打骂,重则------不可描述。

    自己之前是不是对她们太纵容了?

    “嘿嘿,我又赢了!”

    名叫小晴的丫鬟一脸的得意,现在的她,已经是除了小环姑娘之外,整个伯爵府翻花绳最厉害的人,就在刚才,连第一个学会这个游戏的小荷都被她打败了。

    “小晴挺厉害嘛!”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几位小丫鬟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是自家爵爷,顿时放下心来。

    谁都知道,整个府上,最严厉的是李管家,对下人们最好最温和的是爵爷,不仅给她们加例钱,还教她们玩游戏,不是她们吹牛,这样的主子,整个京都城,根本找不出第二个。

    要是府上有一个受欢迎程度评选,爵爷一定是第一名,李管家一定是最后一位。

    “嘻嘻,都是小环姑娘教得好?!泵行∏绲难诀哂行┎缓靡馑嫉乃档?。

    居然还知道迂回战术,变着法子的讨好小环,李易笑了笑,说道:“既然小晴翻花绳这么厉害,那么这个月的例钱……”

    小丫鬟闻言愣了一下,脸上露出喜色,眼睛立刻就眯成了月牙。

    其他几位丫鬟见此,也纷纷露出羡慕和懊悔的表情,羡慕的是小晴的例钱又要涨了,懊悔则是因为要是早知道花绳翻得好也能涨例钱,她们就拼命的学了……

    “既然小晴翻花绳这么厉害,那么这个月的例钱------就减半吧?!崩钜仔ψ趴醋偶肝谎诀咚档溃骸盎褂心忝?,这个月的例钱统统减半,下次要是再这么偷懒,就全都扣掉?!?br />
    “谢……”小晴的话说了一半,眼睛就猛然瞪大,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李易。

    看着丫鬟们脸上的表情僵住,傻傻的站在原地,李易背着手踱回自己的房间,虽然他也不喜欢家里死气沉沉的,但必要的时候,该有的威严还是要有的。

    走到廊下的时候,恰好和从房间出来的柳二小姐撞上。

    “我去勾栏,晚上吃饭不用等我?!绷〗愕乃盗艘痪?,就快步向外面走去。

    “等一下,我也去?!崩钜足读艘幌轮?,便立刻转头跟了上去。

    最近几天的柳二小姐表现极不正常,早出晚归,不知道她到底在外面忙些什么。

    十七岁的柳二小姐,正是处在叛逆期的时候,作为她的半个监护人,李易觉得自己有权利也有义为她把控好人生的方向,不能让她误入歧途,要不然他都不好和如仪交代……

    “稍微走了一会儿神,柳二小姐的身影已经快要消失,李易急忙大声道:“你慢一点,等等我……,哎,哎,别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