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不要?!泵行〈涞纳倥×艘⊥?,她可不像小姐一样永远都吃不腻桂花糕。

    李易松了口气,心安理得的将最后一块也扔到了自己嘴里。

    “怎么办?”少女苦着脸说道,她已经能够预料到接下来她将要面对怎样的狂风暴雨。不由的有些担心。

    李易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虽然看上去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意思,但这样的事情每次都能被自己撞到------也算是老天爷安排的缘分?

    那老天爷对自己还真是不薄。

    看到她愁眉苦脸的样子,李易安慰道:“放心吧,我一会儿和你家小姐解释,不会让她难为你的?!?br />
    虽说在如今的时代,男女礼教大防,别说被看到后背,就算是不小心瞅到女子的脚,心眼死一点的贞洁女,指不定回头就去跳了井,但之前又不是没有看过更刺激的,刚才这种程度的,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小翠撇了他一眼,一点都没有因为刚才的安慰而露出轻松的表情。

    小姐当然不会难为她,上次在群玉院都……,都那样了,小姐也没有怎么骂过她,倒是李公子自己,还是-----还是自求多福吧。

    似乎是听到了院内的动静,宛若卿从房间里面走出来,便看到对面廊下,李易和小翠两人并排坐着,同样的单手托腮,面有苦色,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房间里面,曾醉墨已经穿好了衣服,将头深深的埋在被子里。

    想到刚才她穿着贴身的亵衣被看到的样子,呼吸便有些急促,脸颊也开始发红。

    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了。

    她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摸了摸胸口,发现心跳没有加快,脸上的表情一怔,再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脸色开始变幻不定起来。

    她从床角取出一块小镜子,看了看之后,银牙紧咬,恨恨的说道:“曾醉墨啊曾醉墨,难道你真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

    ……

    “你在这里多留一会儿,我去做些桂花糕,待会儿走的时候带上?!笨吹嚼钜琢稚系墓鸹ǜ馑樾级汲缘母筛删痪?,宛若卿脸上露出笑容,轻声说了一句,便向厨房走去。

    就冲着这些桂花------因为一会儿还要和曾醉墨解释,李易决定再在这里多留一会儿,如果桂花糕做好了曾醉墨还没有出来,他就过去敲门。

    他心中这样想着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转头看去,刚才紧闭的房门已经打开,曾醉墨却没有从里面走出来。

    小翠向他努了努嘴,顺便躲远了一些,意思是你自己惹上的事情自己解决。

    撇了一眼那个没义气的小丫头,李易深吸口气,大步的迈进了房间,颇有些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势。

    少女双手合十,为这位李公子祈祷,生起气来的小姐也是很可怕的,李公子可千万不要被吃了才好。

    李易走到屋内,看到曾醉墨侧对着他坐在床边,手中没有拿剪刀也没有拿花瓶,首先松了一口气。

    “误会,我发誓,这次和上次一样,还是一个误会?!彼吖?,态度十分诚恳的说道。

    曾醉墨本来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听到他说起“上次”,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某些画面,双颊再次飞上一丝不正常的红晕,胸口也微微有些起伏起来。

    李易见她似乎有发作的倾向,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说道:“不对,这次和上次不一样,这次还隔着肚兜……”

    “闭嘴!”曾醉墨终于忍不住,猛的站起来,胸口不停的起伏,说道:“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真的,我刚才也只看到了那条粉色的肚兜,其他的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崩钜紫衷诘比徊荒茏?,不然以后更解释不清了。

    这个念头再下一刻就发生了改变,因为她看到女神姑娘开始四下张望,明显是在找什么东西,视线扫到旁边凳子上那只巨大花瓶的时候,眼睛明显亮了一下。

    李易抬腿就往外面走,小声的嘀咕道:“真的只是看到了肚兜啊……”

    “滚!”曾醉墨终于忍不住大声吼道。

    门外,坐下廊下的小丫鬟哆嗦了一下,满脸担忧,完了完了,连“滚”字都说出来了,这次小姐怕是真的生气了!

    “肚兜有什么了不起的,虽然穿着舒服,但是没过几年就会下垂,一点不都塑形,效果和文胸比差远了……”李易再次嘀咕了一句,就要迈出房门。

    “等等!”

    听到身后传来声音,李易脚步一顿,看到曾醉墨站在床边,看着他,脸上充满杀气,咬牙道:“回来!”

    愣了一下之后,他不仅没有回去,步伐反而更快。

    看她现在的样子,傻子才回去啊,指不定她袖子里就藏着一把剪刀准备和他同归于尽呢。

    名叫小翠的丫鬟从廊下的台阶上站了起来,还是决定去看看房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一刻,他就看到李公子快步的从房间里走出来,刚迈出门口,就被自家小姐一把拽了进去。

    随后,房门紧闭,里面就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了。

    从小便在青楼长大,虽然好****,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她都知道,望着紧闭的房门,少女的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蹑手捏脚的走到门口,耳朵贴在门上,眼珠不停的转动。

    ……

    ……

    “喏,就是这个样子?!崩钜追畔卤?,指着画卷上两只碗状物说道。

    若是没有此前的铺垫,曾醉墨自然不会联想到其他方面,但此刻却脸色通红,狠狠的瞪了李易一眼,嗔骂道:“无耻!”

    然后才看着他,俏脸上浮现出狐疑,问道:“此物------真的有用?”

    “你试试看就知道了?!崩钜姿档?。

    到底好不好用,用了才知道,古代女子的亵衣到了现代被文胸取代,自然会有它的道理。

    “呸!谁要试给你看!”曾醉墨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赶忙将那画藏在了其他画下面。

    “无耻!”她再次看了李易一眼,咬牙道。

    李易瞪眼看着她,他什么时候有这个意思了?

    想到生气的女人智商为零,自己不和她计较,决定先暂避锋芒,等到她冷静下来再说,快步向外面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才回过头,认真的说了一句:“其实,说句实话,粉色的……,不太适合你?!?br />
    曾醉墨脸上先是浮现出一丝疑惑,下一刻就想到了他指的是什么,俏脸刹那间变的殷红如血,抓起床上的枕头就扔了过去。

    “滚!”

    房门忽然打开,小翠的脸还贴在门上,失去支撑,不由的向房间里倒去。

    砰!

    虽然枕头很柔软,但是砸在头上还是有些发懵,小翠从地上爬起来,手里拿着那只枕头,看看自家小姐,再看看背影已经消失的某人,一脸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