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美景,三月天呐,春雨如酒,柳如烟呐……”

    五爷今天很高兴,至少吴二是这么觉得的。

    从他唱的这句词就知道,他今天去勾栏看戏了,看的是这段时间风靡京城的《白蛇传》,这曲子他老早就会哼了,那部戏里,他最喜欢古灵精怪的青蛇,对于娘里娘气的许仙没有什么好感。

    不过今日,西湖美景不重要,戏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五爷不是去催促官府,尽快把伤了小公爷的恶徒捉拿归案吗,怎么会有闲时间去勾栏看戏?

    难道看着小公爷被包的跟粽子一样的躺在床上,他很高兴?

    想到在府里下人中的流传的一个传言,吴二的脸色逐渐变的古怪起来。

    “吴二……”心中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听到秦五爷叫他的名字,吴二连忙道:“五爷,有什么事情吩咐?”

    “听说那天大少爷被殴的时候,你在???”秦五爷走过来,带来一阵浓烈的酒气。

    吴二连忙说道:“小的当时的确在场,只是五爷,实在不是小的不帮大少爷,是那贼人太厉害,我也打不过??!”

    秦五爷摆了摆手,说道:“不怪你,来,你再详细给我说说,那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吴二看着秦五爷,目光闪了几闪,脸上却露出了憨厚之色,说道:“是,是,那天是这样的……”

    ……

    ……

    “姑娘,今日官府又来人询问有关那位郑勉大侠的事情,我们是不是把他的名字暂时从豪侠榜上撤下来?”孙老头看着宛若卿,皱眉问道。

    “不用?!蓖鹑羟湫α诵λ档溃骸拔颐呛椭C愦笙烙置挥惺裁垂叵?,那件事情全京都都在传。更何况,豪侠榜事宜,最近一直是那位柳二小姐经手,我们也不好说话?!?br />
    “那,那好吧……”孙老头叹了一口气说道。

    京都不比庆安府,城内的纨绔子弟可没有那么好教训,那些侠客们无牵无挂,京都待不住了,最多换个地方继续逍遥,反正他们的勾栏已经渗透进了许多州县,这些榜单也是共通的,但官差抓不到那些人,却会将一部分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孙老头觉得,他们根基尚浅,在这京都城内,还是要处处小心的。

    豪侠榜如今已经近乎从勾栏彻底的剥离出去,虽然还是要勾栏加以宣传,但却不再是他能够插手的了。

    不过,既然宛姑娘都说不用了,他也不再去想,又将勾栏近日里的一些状况告诉了他,很快便告辞。

    小翠扯着一只小风筝在院子里跑,风筝是自家小姐为她做的,上面有她的画像,可惜院子太小,她跑上十几步就要再折回来,风筝只能飞过屋顶,让她心里稍稍有些郁闷。

    不过,对于这幽静的小院,她还是挺喜欢的。

    虽然用来放风筝显得有些小,但其实要比她们在庆安府的时候住的地方大了一倍有余,听小珠说,这是只有勾栏的元老才能分到的院子。

    想到小珠当时得意的表情,她的心里顿时有些不忿。

    宛姑娘的确是勾栏的元老,但是她们家小姐也算啊,小姐也为勾栏出过力流过汗,虽然比不上宛姑娘,但宛姑娘有被那个人看过------总之,自家小姐拥有这么一座小院子,应该不过分吧?

    当然,院子不能距离这里太远,不然她们两个人过来吃饭不方便。

    她心中想着这些的时候,自然算是有些走神,脚下的动作慢了,风筝便从天空栽下来,砸在了从外面走进来的一道身影头上。

    李易摸了摸脑袋,倒吸口气,再看看躺在地上面带微笑的少女,表情愕然。

    ……

    ……

    “前,前天到这里的?!毙〈浔ё欧珞?,低着头,迈着小碎步跟在李易后面,不敢抬头看他。

    “你们家小姐呢?”李易揉了揉刚才被砸到的地方,一边走一边问道。

    “小姐在房间里面作画?!毙〗阕骰氖焙虿幌不侗淮蛉?,小翠低声说了一句,然后走到一处房间外,轻轻的敲了敲门,说道:“小姐,李……”

    “进来吧小翠?!毙〈涞幕盎姑挥兴低?,曾醉墨的声音就从里面传出来。

    “哦?!毙〈淇戳丝蠢钜?,说道:“你自己进去吧?!?br />
    小姐可没少抱怨李公子从来都不管勾栏的事情,才让宛姑娘那么累,见到他可能会生气,她打算避避风头。

    李易点了点头,推门进去,想着这次一定要把洛水神女留下,能画能唱,还懂炒作包装,这样的人才哪里找,他踏进屋内,抬头望向前方,看到一段光洁的没有任何瑕疵的玉背。

    曾醉墨背对着他,两只手费力的够向身后,没有回头,说道:“小翠,你来的正好,快帮我把肚兜从后面系上?!?br />
    李易面色变化,觉得好不容易才重新建立起来的友谊小船,就要再一次翻了。

    见身后没有动静,曾醉墨转过头来,皱眉道:“快点啊,还愣着干……”

    她脸上的表情怔住,要说的话也堵在了喉咙。

    何等熟悉的人,何等熟悉的场景,区别是上一次的她不着寸缕,此次好歹有一个粉色的肚兜遮着。

    但不知为何,这却让她感觉到更加的羞耻。

    李易闭上眼睛,无奈的说道:“这,还是,还是……你自己系吧?!?br />
    少女蹲在门外的长廊下,心道里面怎么没有一点动静,下一刻,饱含怒意,足以刺破耳膜的声音就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小翠!”

    小姐果然很生气,可是这也不能怪自己,她生的明明是李公子的气,喊自己的名字干什么?

    她有些不情愿的站起来,走到屋内,看到小姐望着她,像是要吃人的眼神,再看看她的穿着,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尖叫的跑向了门外。

    “小姐,是你让我进来的,这不能怪我??!”

    不多时,两人坐在廊下,李易回头望了望从刚才开始就紧闭的房门,给嘴里塞了一块刚才厨房偷出来的桂花糕,将剩下的一块递向旁边的神助攻少女,问道:“要来一块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