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姑爷叫她,小丫鬟急急忙忙的跑进来,没一会儿,又有些莫名其妙的走了出去。

    “这是哪里的兵法书?”李轩看着李易,无比诧异的问道。

    说起经史,他可能会有些头疼,但兵法一道,虽然没有亲自实践过,理论知识却极为充足。

    想当年,他和十余位皇子以及将门子弟一同学习,薛老将军偏偏对他最为严格,稍有差错便会重重的责罚,直接导致他的兵法成绩比起那些将门子弟还要高上一筹,虽不说熟读这世上的所有兵书,但也不至于有这么多他连名字都没有听过的。

    既然已经勾起了李轩的好奇心,这件事情便不可能揭过去了,李易叹了一口气,说道:“此事说来话长……”

    “又是一年苦寒的冬天?”李轩总觉得这个套路有些熟悉,脱口而出道。

    “不……”李易摇了摇头,说道:“那是一个酷热的夏天,比今年还要热。有一天正午……”

    李轩看着他问道:“然后那位老人家就留了几本兵书给你?”

    “……”

    李易想了想说道:“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换一个故事,要不背景再换成冬天?”

    李轩点了点头,说道:“还是冬天吧,数九寒天,大雪封山,老人家在饥寒交迫之下,倒在你家门口,后来为了感谢救命之恩,便赠送你如此重要的东西------这么讲更容易让人信服?!?br />
    经过了上次的两场比试,李轩更加深刻的意识到,李易读过很多很多书,所以他的脑子里面才总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能作诗,懂经义,知道石头同时落地------就算他说他真的懂兵法,这有什么稀奇吗?

    李轩再次看着他说道:“这一次武试的第一场就是比战阵推演,武试和文试不同,总不能让那些声名赫赫的老将亲自下场,所以我们和齐国已经达成一致,武试之人,需要是年轻一辈,将门第二代已经都过了而立之年,不符合条件,最小一辈也和你我年纪相仿,上过战阵的没几个……”

    李易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看着他惊讶问道:“不会是你要上吧?”

    李轩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想,可薛老将军说文试都赢了,要是输在武试一关,他们几个老家伙的老脸没地方搁,说我比他们家那几个不成器的家伙要强一点?!?br />
    “你确定看这些东西有用?”李易看着他问道:“哪位大将军是看兵书看出来的?”

    李轩摇了摇头说道:“这一次又不需要上战场,我想齐国人如此有自信,对手应该也不简单,看看总比不看好?!?br />
    既然李轩都这么说了,李易也不好再推辞,《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应该是后世最为著名的兵书之二,内容精简,就算是加上《六韬》,《三略》,也不过两万字出头,现在写下来给他,让他回去慢慢琢磨吧。

    “小环,进来磨墨!”看到李易拿出笔墨,李轩急忙向门外喊了一句。

    “自己磨!”李易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这家伙,还真越来越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小丫鬟从门外探出头,看到那位世子殿下还没有走,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

    姑爷本来答应一会儿教她翻花绳的,现在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

    ……

    “兵者,诡道也……,好!”李轩本来就有深厚的兵法知识,一边磨墨,一边看李易书写,看到某处时,忍不住开口叫好。

    不过片刻之后,他就皱起了眉头,说道:“《孙子兵法》,为什么要叫孙子兵法呢,这不是自己骂自己吗?”

    他还是认为没有什么大雪天,也没有什么晕倒在李易家门口的老者,对于李易给这本书起名叫做《孙子兵法》,表露出来极大的不解。

    “那你觉得应该叫什么好?”李易随口问了一句。

    在另一个世界,《孙子兵法》的作者是春秋时期吴国将军孙武,这个世界有没有孙武这个人并不清楚,但《孙子兵法》肯定是没有了,这样一来,这个名字就没有了什么意义,反倒会让人觉得奇怪。

    “我觉得……”李轩看着纸上的内容,脸上思忖了片刻,忽然指了指纸上某处,说道:“这个字写错了?!?br />
    李易看着他指着的地方,才意识到刚才写的太急,下意识的写出了一个简体字,在上面打了一个叉,把如今这个世界通行的文字写在上面。

    李轩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是我们两个共同完成的,那不如就叫《李子兵法》吧!”

    李易手中的笔一顿,抬头看着他,表情有些不可思议,问道:“共同完成?”

    李轩点了点头,指着刚才的地方,说道:“我指出了你一个错字啊?!?br />
    说完似乎又觉得这样有些不妥,想了想又道:“当然你的贡献大一些,名字可以写在前面……”

    李易愕然之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写完了?”李轩看着他问道。

    “没有?!崩钜滓×艘⊥?,将手中的笔递过去,说道:“笔给你,你来写?!?br />
    ……

    ……

    “姑爷,你怎么了?”

    教小丫鬟翻花绳的时候,李易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引得她眨着大眼睛,好奇问道。

    “好好一个人,不知道和谁学的,怎么现在就变的这么不要脸呢?”

    李易感慨万千,想当年初次见到世子殿下的时候,他是多么正直,多么的纯洁,多么的……

    可现在呢?

    要不了多久,怕是景国的众位将军以及皇帝陛下就能见到《李子兵法》、《李子三十六计》、《李子六韬》、《李子三略》、《李子怎么做才好吃》、《糖炒栗子的一百二十八种做法》……,等一系列李子著作集。

    千百年后,人们在研究古代军事文化遗产中的璀璨瑰宝、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李子著作集》的时候,或许也能想象到景和二年七月,景国著名诗人,文学家,剧作家,发明家,军事家……,一手推动争议近千年的“大事件”,拉开新时代序幕,被誉为古往今来影响世界十大人物,最有可能是穿越者的那位,和另一位同样名流千古的存在,两大启蒙者之间,究竟有过怎样的思想碰撞,才能写出此等流传千年之久的皇皇巨著?

    当然,此方面的专家也会就《李子著作集》中为什么会有《李子怎么做才好》这本书,以及《糖炒栗子的一百二十八种做法》一书中,糖炒栗子为什么不是糖炒李子,而且书中并没有真的记载一百二十八种方法,这到底是两人的疏忽,还是此书在流传的过程中有所遗漏展开激烈的讨论……

    “花绳新,变方巾,方巾碎,变线坠,线坠乱……”

    景和二年,七月,当小丫鬟手指上缠着丝线,去找几个相熟的姐妹进行这项刚学到的新游戏时,也不会想到,“翻花绳”到底是不是那位伟人家里的丫鬟所创,会在千百年后,会成为世人极具争议的问题……

    【ps:解释一下,我不是在写正经的历史,无论是金手指还是这个世界的设定,一切都为主角服务,看着轻松就好,所以不用纠结某些细节,能让读者在繁忙或是有压力的时候笑一笑,我就成功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