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一脸正气的汉子,听到某个路人善意的提醒,瞬时便愣在了原地。

    他之所以会当街教训这位纨绔子弟,只是想要小小的扬名一下,好让自己有资格登上侠义榜,岂料那人,居然是当朝宰相的之孙?

    这和他原本的计划,似乎有一点小小的出入啊。

    “大侠,你还是快逃吧,在京都,你是斗不过秦家的?!?br />
    向来嚣张狂妄,目无法纪的秦小公爷是京都一害,看到他当街被揍,众人只觉得心中痛快,对那位叫做郑勉的大侠也充满了好感,再次善意的提醒道。

    因为此地已经聚拢了不少人,躲在人群里说话,倒也没有人能够看到。

    “看来这京都是留不住了……”大汉心中也暗呼晦气,这狗*日*的京都,大街上随便一个人他都开罪不起,还想去拜会一下大名鼎鼎的柳女侠,若是有幸能加入柳盟,那自然是极好的,现在看来,这刚到京都的第一天,就得准备跑路了。

    不过,左右都是一个得罪,倒还不如让他好好的出口恶气。

    大汉挠头想了想,觉得是这个道理没错。

    京都待不了,老子去庆安府还不成吗?

    “哼!秦相又如何,秦相的孙儿就能无法无天?”大汉冷哼一声,一脸正气,大声道:“这里是京都,天子脚下,既然有人仗势欺人,某却偏要让他知道,仗势欺人的下??!”

    大汉一脚将地上的秦余向破布袋一样踢开,再一阵拳打脚踢之后,大笑几声,说道:“记好了某的名字,某乃宣州郑勉,豪侠地榜二十三!”

    说完之后,他便飞快的闪进人群之中,很快就没有了踪影。

    “英雄啊……”

    明知秦家势大,依然将秦小公爷得罪了个透,众人心中,再也不认为这只是一个莽汉,这是真正的英雄,当得上豪侠之称,登时对他肃然起敬。

    宣州郑勉,他们在心中默默的记住了这个名字。

    官差总是要在他们该出现的时候很久以后以后才出现,见到浑身是伤的秦小公爷,自然不敢怠慢,几人立刻去寻找那凶徒,另派遣一人在最快的时间通知秦府,其余人则抬着秦小公爷向最近的医馆跑去。

    “你们要找的地方,沿着这条路一直走,遇到的第二个勾栏就是?!?br />
    名叫吴二的汉子跟在他们身后离开,路过那名女扮男装的女子时,低声说了一句。

    男装打扮的年轻女子看着那大汉快步离去,周围众人开始将视线转移到她们的身上,立刻也牵着身旁的少年离开。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众人才收回视线,开始小声的交流起来。

    “哎,那英雄胆子可真够大?!?br />
    “敢在京都这么对秦小公爷的,除了那位李县子,也就这位英雄了,说实话,刚才看的真他娘的痛快!”

    “你们说,难道这些权贵人家都这么会玩,这秦小公爷不是喜欢他人之妻吗,什么时候也对这种俊俏的小公子感兴趣的?”

    “那明明是两位小娘子,你是不是瞎啊……”

    秦小公爷在京都大街上被人揍了个半死,实在算得上是一个超级劲爆的大新闻,连带那位名叫郑勉的豪侠,也在京都出名了。

    甚至有人还特意去打听了他所说的那个豪侠榜,发现居然真的有这么一个奇怪的榜单,就在城外的一处勾栏中,一时间便来了兴趣,当时便有数人结伴出了城……

    城内一处新建不久的勾栏,宛若卿面带疲色的从里面走出来。

    克服了重重困难,京都城内的几处勾栏,终于走上了正轨,这些天事必躬亲,也着实有些疲惫。

    前面有两道身影走过来,宛若卿站在一旁,为他们让开道路,冷不防被走进来的那位年轻公子抱住,顿时面色一变,正要开口,感受到胸前传来的一阵异样,似乎有些熟悉,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望了过去。

    “哈哈,被我吓到了吧!”年轻公子脸上露出开怀之色,却并没有松开她。

    “你们,你们怎么来了?”宛若卿脸上浮现出惊喜之色,看着她说道。

    ……

    ……

    “这些天勾栏事务繁多,还好有你来这里帮我?!比崛淼牟莸厣?,宛若卿和曾醉墨并肩而行,轻笑着说道。

    小翠和小珠两人,跟在两人的后面,神神秘秘的说着什么,更远一些的地方,还有数名壮硕的汉子远远跟着。

    “我可不像某人,甩手掌柜做的倒是舒服?!痹砟擦似沧?,说道:“这里看起来还不错,就这里了?!?br />
    宛若卿无奈的笑了笑,说道:“现在又不是春天,你怎么会想起来放风筝的?”

    “老早就想放风筝了?!痹砟行┓叻叩乃档溃骸澳歉鍪焙蛟谇彀哺湍忝蠢傅氖虑?,你都忘了答应了我多少次,却一次都没有兑现过,今天的天气不错,想放风筝便放了,和季节有什么关系?”

    “可你……”宛若卿看着她,脸色更加无奈。

    她想说就算是要放风筝,也没有必要将那风筝做成她的样子吧,醉墨的画功本来就惊人,又精于那种立体画法,画出来真实感十足,那风筝铺在地面上,宛若卿就像是看到另一个自己一样,心中面的感觉自然会有些难以形容。

    “我觉得这样很好啊,小翠求我了好几次,我才给她做了一个?!苯袢昭艄夂挽?,吹着微风,曾醉墨让小翠拿着那奇怪的风筝,自己小跑了一段,很轻易便将那风筝送上了天。

    “若卿姐,你真的飞到天上去了呢!”小珠一脸羡慕的走过来说道。

    曾醉墨有些得意的望着天空,说道:“怎么样,这样看起来,是不是很漂亮?”

    她这句话说完,还没有等来别人回答,忽然感到手上一空,低头看时,不禁惊叫起来。

    “怎么了?”宛若卿看着她,奇怪的问道。

    “哎呀,忘记在这后面打结了!”曾醉墨有些焦急的向前面跑去,“风筝飞走了,快去追……”

    几名负责她们安全的汉子见此,相视愕然,却也只能跟着她们去追那风筝……

    而此时,京都城外,一处普通的员外宅,虽是白日,但却大门紧闭,只在门外有两名灰衣仆人,目光略为警惕的望着四周。

    宅中一宽敞的庭院,黑压压的跪倒了一片,密密麻麻的人头,足有百余之多。

    看他们的衣着,大都是些普通的村民,不知为何聚集在此,表情极为虔诚的跪倒在地上,身体一动不动。

    在众人的最前方,架起了一左半丈高的台子,一名紫衣男子盘坐在那里,望着下方的人群,缓缓开口:“入我圣教之后,只要你们一片赤诚,笃信天后娘娘,娘娘便会降下福泽,保佑你们无病无灾,死后不堕阿鼻……”

    “现在,闭上你们的眼睛,本使者将为你们进行接引……”

    紫衣男子说完之后,近百人脸上的表情更加虔诚,闭上眼睛,大声道:“谢使者!”

    不知过了多久,紫衣男子才再次开口:“接引已经完成,从现在开始,你们便属于圣教,娘娘会庇佑你们……,现在,你们可以睁开眼睛站起来了?!?br />
    他的话音刚落,近百人同时抬头,动作整齐划一,缓缓的站起身。

    紫衣男子微微点头,正要开口,忽然从下方传来了一声惊呼。

    “你们看,那是什么!”

    当最前方的一人伸手指向远方的天空时,众人的目光纷纷望了过去。

    只见在高空之上,一位样貌极美的女子站立于云端,正看着他们微笑。

    如此奇景,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这是……,这是天后娘娘显灵!”

    忽有一人面露激动之色,高声说了一句,再次拜伏在地,不住的扣头。

    “天后娘娘,是天后娘娘……”

    “天后娘娘显灵了!”

    噗通!

    没多久,便有二人,三人,十人,百人……,所有人都跪在地上,面色庄严肃穆,前所未有的虔诚。

    紫衣男子猛的回头,恰好看到云端的身影一闪而逝,刹那间瞳孔骤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