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距离这里最近的剧院在哪里?”唇红齿白,长相标志的少年在街上拦了一位路人,怯怯的问道。

    “剧院?”那路人摆了摆手,说道:“什么剧院,没听说过?!?br />
    “打扰一下,请问……”

    “请问……”

    ……

    一连询问了好几个人,都是同样的结果,少年有些泄气的走到年轻公子身边,说道:“小姐啊,在庆安府好好的,我们为什么要来京都呢?”

    年轻“公子”撇了他一眼,说道:“所有人都走了,留我们在庆安府做什么,你连饭都不会做,我们迟早得饿死?!?br />
    “不会做可以在外面买啊……”少年吐了吐舌头,露出极为女性化的表情,小声道:“小姐你学了这么久不是也没有学会吗?”

    “你是丫鬟,你不做饭难道让我自己做啊……”年轻公子再次在他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先找距离这里最近的勾栏吧,也不知道这些天来,她们在京都怎么样了……”

    少年捂着脑袋,表情有些委屈的去问下一个路人。

    ……

    “怎么了,五少爷怎么了,你们是不是眼瞎,连公子爷都不认识,让你们跟着是你们的福气,别不知好歹……”

    青衣下人眼睛喷火的望着对面唾沫横飞,和他衣着相似的青年,刚要发作,却被身后的汉子拉了一把。

    那汉子憨笑了两声说道:“哎,我们做下人的,伺候谁都一样,既然公子爷有用得上我们的地方,哪能推辞?!?br />
    “你倒是有几分眼色?!鼻嗄暧迷奚偷难凵窨醋耪夂鹤右谎?,将手上拎着的一大堆东西一股脑儿塞给了他,说道:“还不快跟上?!?br />
    大汉嘿嘿笑了两声,对一旁的青衣同伴说道:“我跟着公子爷就行了,你回去给五少爷送东西,小心回去晚了少爷怪罪?!?br />
    看着大汉离开的背影,青衣下人脸上露出感动。

    吴二虽然傻了一点,贪吃了一点,但为人十分仗义,关键时刻总是能靠得住,大不了今天晚上再牺牲一下色相,从胖厨娘那里讨两只鸡回来,就当是报答他了。

    想到胖厨娘,他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一丝回味之色,回头大步离去。

    刚才还颐指气使的青年,此时走在一位年轻人的身边,一脸谄媚的说道:“公子爷,京都新开了一家群玉院,听说里面的姑娘还不错,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看到公子爷没有说话,目光在街上来往的行人身上打量,青年心中暗暗叫苦。

    作为下人,公子爷的爱好他自然是知道的,可现在是非常时期,相爷亲自下了令,如果公子爷再惹出什么事端,不仅他自己要受罚,他们这些下人也逃脱不了关系。

    秦余的视线已经在一位身材玲珑的小妇人身上停留了很久,脸上露出思忖之色的时候,身侧忽然有一道柔柔的声音传来?!?br />
    “打扰了,请问,你知道距离这里最近的勾栏怎么走吗?”

    被人打断思绪,秦余皱了皱眉,看向那少年------

    片刻之后,他的视线微微一凝,脸上浮现出了玩味之色。

    女扮男装,倒是有点意思,便看此时她扮相俊俏的样子,真实的样貌应该不会差才是。

    “去去去,一边儿去,别挡路……”没等秦余说出什么话,那青年便不耐烦的在少年的肩膀上推了一下。

    少年身体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不小心将发髻散乱开来,青年脸上的表情一愣,诧异道:“女的?”

    不远处的年轻公子急忙跑过来,将她扶起来,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没伤着吧?”

    少年有些慌乱的站起来,将发髻束好,委屈的说道:“我就是想问个路,他就推我……”

    秦余看着那位同样男装扮相的女子,面上玩味之色更浓,此刻倒是将刚才那小妇人忘在了脑后,被禁足在家近半年,这些天又被严加管教,早就有些控制不住某种**了。

    他看了那青年一眼,青年怔了怔之后,立刻会意,急忙笑道:“抱歉抱歉,刚才是我不对……,两位应该不是京都人氏吧,想要找这里最近的勾栏啊,小意思,我们带你们去……”

    “不用了,我们已经知道怎么走了?!?br />
    年纪稍长,男装扮相的女子见过了形形色色的人,又哪里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她们在京都人生地不熟,看对方的穿着打扮,显然身份不凡,不可纠缠。

    这时,青年急忙拦在他们面前,说道:“哎,别急啊,两位“公子”初来京都,人生地不熟的,万一遇到什么坏人,还是我们带你们去吧……”

    过往的路人鄙夷的看了这边一眼,便匆匆走过,坏人?敢当街抢人的秦小公爷就是京都城内最大的坏人,只是向来听说她喜好夺人妻子,这什么时候,居然对这些俊俏的小公子也感兴趣了?

    秦余身后的两名男子也玩味的站了出来,堵住了两人的去路。

    年轻公子脸色微变,怎么都没有想到,京都天子脚下,青天白日,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包括秦余在内,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站在他们身后,身上挂满了大小包裹的汉子,脸上露出了极其意外的表情。

    “小翠姑娘……”他小声喃喃了一句,再次看向那年轻公子时,已经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吴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踌躇之色,隐藏在袖袍下的拳头紧握,呼吸略有粗重,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经过一番盘桓,就在他叹了一口气,望向秦余,眼中凶光毕显的时候,一道惊雷般的声音,忽然在众人的耳边炸响。

    “呔,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天子脚下,尔等居然做出如此龌龊之事,眼中可还有王法?”

    秦余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眼中就有一只拳头猛然放大,随后便感到了剧烈的痛感,整个人飞出两丈远,在这一拳之下,当即晕死过去。

    吴二面露诧异之色,袖中拳头缓缓松开。

    那位年轻公子和娇弱少年也怔在原地,久久的无法回神。

    街边民众更是一脸的震惊,这是哪里来的愣头青,竟然连秦小公爷都敢打,不要命了吗?

    秦余的两名护卫终于反应过来,脸上先是闪过一丝惊慌,很快就回过神,一脸恼怒的向不知何时出现在场中的汉子扑了过去。

    只听得砰砰几声响,这汉子居然身手奇好,乍一交手,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两人便被打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你,你是什么人……”青年浑身颤抖,惊恐的望着那汉子说道。

    那汉子闻言,脸上闪过一丝喜色,立刻大声道:“你们听好了,吾乃宣州郑勉,豪侠地榜位列二十三,路见不平,故出手相助,尔等若要报复,尽管找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一刻,无数路人的心中忽然涌出了一种奇怪的念头。

    这大汉当街殴打秦小公爷,从始至终,目的似乎都不是路见不平,好像是------就为了喊出刚才的那一句话。

    如果他只是想要扬名的话,那他的确做到了。

    京都有无数人看不惯秦小公爷,但敢当街这么对他的,也只有眼前这一位。

    “这位大侠,你还是赶快走吧,你刚才揍的人是秦小公爷,他的爷爷是当朝宰相……”一位躲在人群的路人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什么?”名叫郑勉的大汉闻言,脸色大变,“宰相的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