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伯伯居然真的答应让永宁出宫,你是怎么做到的……”李轩大步的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跟着的护卫手里拎着两个食盒一样的东西,刚说了一句,看到站在对面的年轻人时,面色一怔,脱口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齐国三皇子赵颐同样愣了一下,不过随后便拱手笑道:“李轩世子,好巧?!?br />
    ……

    ……

    厅内的一张方桌旁,李轩指了指他带过来的,准备和李易聊天时的下酒菜,看着齐国三皇子说道:“吃吧,今天之后,我们就互不相欠了?!?br />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郁闷,显然对于被齐国三皇子欺骗感情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赵某似乎没有什么地方得罪李兄吧?”赵颐并没有先动筷子,看着李轩说道。

    “那天在群玉院,你为什么不说自己就是齐国三皇子?”李轩看着他,还有些愤愤的说道。

    他恼火的不是对方的身份,齐国那么多皇子,他哪有闲时间一个个的去讨厌。

    他气愤的是,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够合眼缘的家伙,可到头来对方却是齐国皇子,一手策划了针对景国的一系列事件,差点使得皇伯伯和朝臣丢了颜面,而在这之前,李轩对他的定义还是一个充满爱心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爱心青年------前后反差之大,世子殿下有些接受不了。

    赵颐看着他,有些无奈的说道:“当时赵某也不知道,两位李兄,一位是世子,一位是子爵???”

    李轩其实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问的很没有道理,但心中着实郁闷,他也并不想讲道理。

    他眼神略有警惕的看着赵颐,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赵颐站了起来,笑着说道:“赵某明日便要离开这里,这次来,是向李兄告别的?!?br />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动筷子,说完之后,深深的看了两人一眼,便向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脚步忽然一顿,没有回头,说道:“这一顿饭,还是先欠着吧……”

    “他来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齐国三皇子的背影消失,李轩立刻转头看着李易问道。

    “就像他说的那样?!崩钜姿合铝艘恢患ν?,咬了一口,说道:“好鸡,下次来的时候,记得多带两只?!?br />
    李轩摇了摇头,再次看了门外一眼,说道:“这个家伙虽然还不错,但到底是齐国皇子,最好还是离他远一些……”

    ……

    ……

    “殿下要走,为何要告诉那李易?”

    京都内某处院落,不少人进进出出,里里外外的忙碌着,蓝袍中年人站在齐国三皇子的背后,疑惑的问道。

    “我觉得,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赵颐微微仰头,望着天边,说道:“若是父皇没有催的这么急,便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安排,只可惜……”

    中年男子点头说道:“我们此次过来,最重要的还是商议两城的问题,三皇子的确在景国逗留的时间太久了,怕是朝中也会有不同的声音,陛下能拖到现在,想来也并不容易?!?br />
    “怕是皇兄也在其中出了不少力?!闭砸锰玖丝谄?,说道:“吩咐下去,大家尽量精简行囊,粮食带够五天的就行,一路之上,务必小心?!?br />
    “那武试……,我们不比了吗?”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会,开口问道。

    “比,当然要比,事已至此,输赢已经不重要了,但正如景国之前的选择,就算是明知会输,我们也避无可避?!逼牍首右×艘⊥?,说道:“此事我自会安排,不必担心?!?br />
    “属下还有一事不明?!敝心昴凶釉俅喂硭档溃骸暗钕挛尾恢苯幼プ∧抢钜?,逼迫他说出天罚的秘密,只要离开了京都,我们……”

    齐国三皇子摆了摆手,说道:“这里到底是京都,我们派去那个地方刺探消息的探子一个都没有回来,可见景国对于天罚是何等的重视,便是我们真的逼问出了配方,也定然无法安然逃回齐国,更何况,李兄的价值,可远远不止一个天?!?br />
    ……

    ……

    京都的百姓这几日总算在齐国人的压制下扬眉吐气了一回,赢了国与国之间的比试,听说那什么齐国三皇子,机关算尽,却没有算到景国还有李县子这样的俊杰,已经没脸在京都待下去,今天就要滚回齐国了。

    一大早,便有京都民众在城门口等待,等着看齐国人的笑话。

    “嘿,那就是齐国三皇子的马车啊,真想看看那三皇子到底长什么样子?!?br />
    京都街头,一位青衣下人看着正驶过城门的一排排马车,忍不住开口说道。

    “能长什么样子,还不就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别看了,少爷要买的东西还没买呢,要是回去晚了,可没有你的好果子吃?!鼻嘁孪氯松砼缘耐榕牧伺乃募绨蛩档?。

    那下人被拍的龇牙咧嘴,使劲的揉着肩膀,恼怒的说道:“我说吴二哥,我知道你力气大,可你也不用每次都在我身上证明啊,这几天被你拍的骨头都要散了!”

    “行了行了,你这身子骨太虚,得好好补补,快走吧,晚上记得偷偷让厨娘帮你炖只鸡……”

    青衣下人撇了那汉子一眼,心中暗道,说的好听,每次自己牺牲色相才能从胖厨娘那里得到一点好处,到头来还不是全都便宜了他,一整只鸡自己只能吃只屁股,连汤都喝不上……

    当齐国使臣的车马穿过城门,消失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围着看热闹的京都民众散开,却也三三的聚在一起,嘴上倒是没有停止议论。

    这时,只见两道身影从城门口走进来,左边一位生的唇红齿白,俊俏非常的少年回头望了一眼高大的城墙,再看看川流不息的车马人群,转过头,看着那位年纪稍长的年轻公子,惊叹的说道:“公子,这里就是京都??!”

    年轻公子站在街道中央,望着眼前隐隐有些熟悉,但又和记忆中大为不同的景致,摇了摇头,在那少年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说道:“土包子一样,别光顾着傻看,快点找人!”

    【ps:接下来会有十天左右特别忙,大家别投票了,这两天实在有点虚,3000票之后的,可能要到七月初再补?!?br />